第一百六十七章 涟妃救命/独占君心:爱妃好神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大辰三年一选秀,每年这个时候总有数千宫人放出宫去,当然进来的人更多,还有些人进得来,却永出不去。出不去的宫人中,有那么一小撮,曾有幸得见天颜,只是宠爱若流星一般逝去,恩隆不再阴谋却存,运道差些的一张席子卷了埋于荒凉处,运气好尚保了一条命在的,亦多贬斥于无人问津之地。

无人问津之地的其中一个,名曰繁逝宫,后世的人多以冷宫称之。

对于繁逝宫来说,冬日并不是个好时候,缺衣少食尚且可以挺上一挺,但京都冬日严寒,稍有不慎,可是会冻死人的。

今日是个好日子,前几日繁逝宫的总管太监便宣了消息,常年向佛的涟妃娘娘今天会来此发放衣物,赠衣施药,失宠的妃子们比地位底下的宫女太监尚且不如,早早便候在了院子里,深怕来的晚了些便什么都得不到。

“涟妃娘娘心善,这才有你们今日的好处,一会儿都守些规矩,若是惊了娘娘,仔细你们的皮!”太监总管沉着眼阴沉沉的训话,站在空地上的女子们俱瑟缩而立,年纪最大的已白头佝腰,年纪小不及双十的也有。

“温公公辛苦了,将东西都给大家发下去吧,若是有病重的,早早回报,本宫明日派太医过来。”涟妃温温柔柔的道。

“是,娘娘心善,这些年一直记挂着这里,若不然,这繁逝宫里的日子……”温公公生了一张干瘦偏黑的脸,此刻感激的又是下跪,和气的不得了,与晨起在院子里训话的样子判若两人,当然黑瘦刻薄的脸一样难看就是了。

涟妃面色不变,只是眼眸深处有厌烦闪过,只是旁人看不出来罢了,面婉言贤道:“公公的难处本宫也瞧的出来,日后若是有了难处,也可来寻本宫。”

温公公欢天喜的谢了,他在宫中几十年心狠又奸猾,但见好就收这一条却贯彻的最为得心应手,甭管这位涟妃娘娘真向佛还是假心善,只要有好处拿,他巴不得她这善心能散播的更勤些。

“娘娘,今年这雪下的大,奴婢方才看着,有间屋子都被雪压塌了一半呢!”引月在一旁道。

温公公忙回道:“引月姑娘慧眼,咱这一宫是个不受待见的,许多屋子都年久失修,若是往年倒是也能凑和,只是前几日雪太大了,压垮了不少。奴才想着宫里旁的地儿想必也差不多,内务府估计忙的很,所以尚未报修。”

这些不受人重视的地儿,便是报上去,也不会有人理会便是了。

涟妃点点头:“引月,咱们去瞧瞧,塌的屋子怎能住人,若是你所言不虚,本宫给内务府递个话也不算逾矩。”

“谢娘娘!”温公公打了个千儿便引着人往里头走,心里头的小算盘却打的飞快,盘算报修多少才能不引起上头的注意,自己还能捞上一笔。

只是与温公公预想的不同,涟妃一行人脚力好的出奇,这一走便看遍了大半的繁逝宫也未停歇,他只得硬着头皮往最前带路,越靠近西边,心跳的越发有些快,暗自念叨被他关着的那几人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来。

关着的那几个,是入冷宫后尚未缓过神来的,所谓未缓过神来,乃是尚未接受自己恩宠全无,转眼便被践踏在泥境况的失宠妃子,若是往日里他自然能慢慢调教,只是涟妃来的太突然,这才不好动手。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走过屋子倒塌最严重的一处时,内里隐约传出些难以以言语概之的动静来,温公公心下一紧。

“什么人?”站在涟妃身旁的引月最先反应过来:“来人,保护娘娘!”

引月一只胳膊横在涟妃前头,宫女太监们飞快的将涟妃护在中心。

温公公亦做赤胆忠心状挡在涟妃前头,硬着头皮道:“娘娘,这一带收拾的不齐整,总有老鼠,小猫之类的做窝,没什么稀奇的,咱们还是上前头看看吧!”

“猫可没有这么大动静!”引月在一旁道,若是平日里,宫女抢在自个主子前头说话有些逾矩,只是大家都关注着那屋子中的动静,竟未特别在意。

“去看看!”涟妃吩咐道。

有胆大的太监上去开门,没有老鼠小猫,亦不是什么鬼怪妖孽,但许多人都变了脸色,便是强忍着,有几个宫女甚至呕吐出来。

温公公脸色惨白,屈膝跪在涟妃面前:“娘娘饶命!”

破败的屋子中,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俱披头散发,衣服上瞧,能看得出是女子,只是周身血迹斑斑,看到门打开,皆竭力伸手往门外的方向够,只一眼就知受到了不少虐待。

“狗奴才!”看到这情形,涟妃哪里有不明白的,当下便恨恨的朝着温公公骂道。

这也太心狠了!围观的宫人们心有凄凄,冷宫中的妃子受苦楚是常有的事,但到底也是皇帝的女人,放在这里自生自灭便罢,何苦残害成这个样子,温公公也太胆大了!

“涟妃,涟妃,救我!”最靠近门的一个女子,原本趴在地上一点点的往外挪,注意到来人,确切的说是看到涟妃的脸,停下动作,拼命的将遮挡脸面的头发拨开,尖利的喊道。

“你是?”涟妃被吓了一跳,只是地上的女子看上去有些眼熟。

“娘娘,那不是昭……”引月惊恐的捂住嘴。

“这……”显然因着引月喊出的那个字,涟妃认出了匍匐在地的女子,只是以这女子的身份,万万不该在这里。

温公公被暂时看押,这屋子中的人都被抬出去救治,唯有这个女子,涟妃派人将她好好的看管了起来,甚至叫了太医来治伤,同时派了人往天武处回报。

没有人看到,在某一个时刻,那原本状若疯癫,只知道喊:“涟妃,救命!“的女子,在某一刻与涟妃四目相对的时候,涟妃对她轻轻点了点头,而她回以一个诡异的微笑。

【作者题外话】:今日一更,大家不要等了,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