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安然赴死/独占君心:爱妃好神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天武帝没有回答,但箫瑞轻笑了一声,显然已经猜到了答案:“果然自古美人关即是英雄冢,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懂了!”

天武帝沉默的看着性子大变的箫瑞,并不知箫瑞如今的这句话,既是对他说的,也是箫瑞说给自己听的。

“朕从未对不起你过,要你的命,朕会赔给你!”天武帝道,他活不长了,不是吗?

“你说的对,你是从未对不起我,那又到底是谁对不起咱们兄弟两个?生在皇家,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而已!”箫瑞神色迷茫了一瞬,原本二十年来似要凝在脸上的阴狠冷厉露出点缝隙来,钻出几缕可怜相来。

“这是朕最后一次问你,说与不说,朕都会赐你一死,这是作为皇兄,唯一能给你的!”天武帝道。

可惜呀,皇兄,我还要最后对不起你一次了,那是我的孩子啊,我原来竟然是有孩子的,箫瑞心头虽略浮上愧疚,可这对天武帝的愧疚之心并不长久,当了一辈子九五之尊,受点苦算什么?

心里这般想着,箫瑞缓缓开口道:“死的那人,我之前并不认识,但她拿了信物来,说自己是母妃的手下,既然没本事救我出去,索性便结果了我,也免得我受罪!”

“淑太妃?”

“是!”箫瑞道:“皇兄不管信不信,那人掐着我脖子,这位……”他眼皮略向着站在天武帝侧后方的斗篷人掀了掀:“你后头那位,可是亲眼所见的,难不成本王还会替想要我命的人开脱不成?”

箫瑞说了谎,这不是他的本意,若没有发生今日的事,他原本打算对天武帝和盘托出的,可是那般英勇过人的孩子居然是他的,即使是他带兵围剿的他。

天武帝临走时问:“还有什么需要朕做的吗?”他知道这是兄弟两人的最后一面,即使这非他所愿。

箫瑞毫不吝啬的露出个笑意,好似这些年在心底积攒的阴郁都似浮云般往周围拨了拨,他还是那个心思简单的少年皇子,他看着天武帝:“我想见见赵玉典,你知道,这些年,能记得我的,大概只有他了。”

“好,朕会安排。”天武帝十分平淡的道,没有什么事是死亡偿还不了的,箫瑞放下了仇恨,天武帝心中也有了宽容。

朝堂上已有了赵玉典即将出任户部尚书的传言,若同样的年纪,上任的是旁人,大臣门少不得酸上几句,或使些绊子,但赵玉典虽然于部堂高官的职位上,着实有些年轻,但手段家室样样都是顶尖,且肃王萧凛元又算得上如今户部的地头蛇,朝堂上反对的声音倒是连苗头都未露一个,倒是不用上任三把火的烧上一烧,户部的大臣们亦老老实实的未作什么怪。

皇帝召见,但为何带自己来此?

赵玉典看着眼前重兵把守的听竹宫,心头隐约有了猜测,难道……只是虽是如此想,但他面上的疑惑与忐忑还是做足了的。

“大人,老奴只能送您到这里了,皇上吩咐您与里头那位告个别,不得超过半个时辰,请吧!”李德广微弯弯腰。

“公公!”赵玉典鼻翼微缩,告别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终究还是逃不过么?

李德广对如赵玉典这般有风骨的人向来有着敬重之心,但这敬重之心并不能盖过他对皇帝的忠诚,温和又不为所动的道:“您请吧!”

虽然有二十年没有到过这听竹宫,但赵玉典少年时不知有多少次被箫瑞拖到了这里,如今物是人非,心头感慨的同时脚步却是不慢,他的问问清楚。

皇上即便要下杀手,但箫瑞毕竟是他当半子养大的,只要求一求,方法得当,说不定会有一向生机。

“子书,你来了!”箫瑞迎了出来,他衣着整洁,形容沉稳中带着活力,站在一根柱子旁,含笑看着赵玉典。

这样陌生又熟悉的箫瑞让赵玉典有些怔楞,眼神几不可查的闪烁一瞬,专注的看着箫瑞道:“皇上让我来同你告别,只有半个时辰,所以你……”

“只有半个时辰,皇兄还真是小气,不过也够了!”箫瑞快步上前去拉赵玉典的胳膊。

箫瑞可算称得上快活的神情举止让赵玉典惊骇,但不待他开口,箫瑞便打断了他。

“什么都不要问,即使就是你想的那样!”箫瑞笑笑:“我这一辈子出生算得上尊贵,但活得却比谁都混沌,唯一能拿出来说一说的,便是有你这个朋友。”

赵玉典点点头:“我明白,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知道劝不动你。”

少年的趣事,中年的坎坷,看到的世情,随意聊上那么一两件,一刻钟走的飞快,殿外的扣门声提醒里间的人,时辰到了。

“走吧!”箫瑞站起身来,双臂伸展痛痛快快的伸了个懒腰:“二十年没有这样尽兴过了,如此可算是知足了!”

赵玉典沉默的看着面上带笑的箫瑞,神情很是感伤,少顷后对着箫瑞快速的施了拜别之礼,疾步往殿外走去。

“子书,你答应我一件事!”待赵玉典打开殿门之前,箫瑞喊道。

听到这句话,赵玉典猛的回头,希冀的看着箫瑞,只要他想活着,即使拼了这官位性命,他也要去搏一搏!

在听竹宫内潜藏的暗卫在此刻亦是神情一凛,只等从箫瑞口中得出幕后之人的消息,而后回报于皇帝。

“我的皇兄皇弟们,如今还好生生的活着的没有几个。皇兄子嗣虽少,但个个是人中龙凤,你看护着些,好歹是皇子龙孙,总得留下条命来。”箫瑞豁达一笑:“这一辈子,我算是看明白了,皇位虽只有一个,江山却广袤的很,哪里不能活人了?!”

“我答应你!”赵玉典扬声答道。

赵玉典离开不久,暗卫便将两人在殿内的一举一动回报给了天武帝,天武帝独自呆了一个时辰,随后吩咐李德广:“赐酒于端王箫瑞,念其最终由悔改之心,去后以,以番王之礼下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