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各有心思/冲喜王妃:残王,别太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寇一愣,随即想起什么似的,她合上书,然后跑到晒书的台阶上,找啊找的,找了半天,终于拉出一本半干的书,然后边走边看,来到林子宁身边,她还笑,“你看看,这本书能看不?”

林子宁皱着眉,接过来一看,顿时容光焕发,精神大振,“《筋络易解》”林子宁有些不可思议,她看向司寇道:“你去哪儿找来的这本书。”

“之前改建八王爷府时,不是有个藏书阁吗,搬书的时候,殿下看有些书已经发黄了,就让宫人帅选出来了,我想着反正都不要了,自己收起来漫漫看,看着看着就瞄到了这本书,当时就想告诉你来着,后来给忘了。”

“这可是好东西,以后我要是了解了人体穴位,奇经八络就可以……嘿嘿了。”

看着林子宁迫不及待的看起来,司寇也不甘落后。

正当两人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声极具嘲讽的声音从荷花池的另一边高调传来:“哟,还真是用功啊,你们看看,上次我好心帮她们扔掉的书,她们也不嫌鱼腥又给捞上来了,本来就发黄霉臭的东西这下又渲染了鱼腥味儿,也只有她们这种没有身份,没钱买书的野种才能忍受。”

说话如此刻薄的自然是南宫悦,她这次没有带着大批丫鬟,却带来了两个知交好友,其中一个林子宁认识,她上次也跟着南宫悦来过,她是周太守的嫡女,也是南宫悦的表妹,叫做周映雪,也是个没什么头脑的人,这次想必是来南宫家做客的。

而另外一个比较文静的女子听到南宫悦这么说,脸色有些难看。唇也紧紧地抿着,这个丫头的反应让林子宁觉得有些趣味。

而周映雪也学着南宫悦矫揉造作的样子,做出多看一眼那些书就会吐的样子,拿出名门贵女的金贵,十分嫌弃的道“可不嘛,人家连饭都要讨来吃,更何况书呢?”

司寇看到她们来了,干脆从袖子里掏出两个棉团将自己的耳朵堵起来。然后她又拿了两个给林子宁,接着如若无人的继续看书。

林子宁看了眼石桌上的小棉团不禁一笑,她很自然的拿过然后塞进耳朵里,心里想若是她们今天敢再过分一点,不要怪她赏她两巴掌。

南宫悦见到她们此景十分恼怒,鼻子都气歪了,这半月以来,不管她怎么整,怎么收拾这对姐妹,她们都跟吃了定心丸似的,横竖不生气,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跟个跳梁小丑似的,不管怎么卖力,她们倒好权当看表演了,想想她就生气,她们越是摆出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就越想征服她们,她提着裙摆三两步穿过荷花池的平桥,来到凉亭里,指着林子宁司寇破口大骂:“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住着?知不知道这以后是我的地盘?知不知道看到女主人要有个下人的觉悟,要有个讨饭吃的态度!你们信不信我跑回去让八王爷哥哥赶你们出去!你们什么都不是,凭什么这么高调?所有人都顺从我,你们凭什么不在我面前低头,你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我在说话,你们听到没有!”

她都骂得嗓子冒烟了,她们还是装着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她们越是一副心如止水样子,她就越是抓狂,最后她终于按耐不住了,走上前去一把掀翻林子宁的书,林子宁手脚快,她没掀成,她跺了跺脚,又转身去掀司寇的,哼,大的收拾不了,这个小的,总逃不出她的手掌,可她的手还没伸过去,林子宁终于忍无可忍的站起来一巴掌拍在石桌上道:“你闹够了没有!”

林子宁没有司寇那么好的脾气,逆来顺受,由着她们胡闹,可她是谁?她是林子宁,她长这么大就没忍过谁。之前若不是看在司寇的面子上,她早就扇了她两巴掌,闹也要有个度,哪有这样一直闹的!你有心情表演,她还没功夫欣赏呢!要耍横去冲着你家八王爷耍啊,跟她们耍算个什么事儿?

林子宁也是一肚子火,妈的,要不是你家那该死的八王爷跑到山上来躲着,她们一家会遭受那样的飞来横祸吗?你以为她想赖在这里吗?受尽冷眼!虽然以前的日子苦了些,但她们过得很开心,哪受过这种气,她生来就不是受气的,想着想着林子宁好不容易才搁置下的悲伤,一下子喷涌而出,她双眼猩红,面如寒霜,阴冷桀骜宛如一条毒蛇似的盯着南宫悦,用手指着她道:“我警告过你,不要来惹我们!”

突然喷涌而出的强大气势一下子就把南宫悦怔住了。她甚至有些害怕看着林子宁的眼睛,此刻她的手都有些斗,可她仍然不知死活的道:“哼,惹了你又怎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欺负人你有快感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南宫悦脸骤然一红,有些气急败坏。

“我胡说?我看你是寂寞了吧?哟,思春了整天见不到情郎心情自然不好了,呵呵,我能理解的未来八王妃!”

“你再敢乱说,我就叫人打你!”

“喔,意思是你不想八王爷殿下了?”

“不是的,不是的……呸!少来套我的话,我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野种来管。”

“哼,野种?高贵的南宫小姐,你的教养呢?被狗吃了么?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除了仗势欺人外,一无是处!简直就是个饭桶,草包,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说得就是你这种人。”

“你敢辱骂八王妃!你不要命了!”

“哼,你也知道是八王妃啊?只是这个未来嘛,到时候还不知道以你这个德行坐不坐得稳呢?我记得娄相也有个女儿吧?听说长得也亭亭玉立的,就连周映雪我看着也是处处比你强,别到时候帮别人做了嫁衣还帮人做嫁妆那可真是笑死人了。”

“你别特意,等我当了八王妃,第一个不放过你们!”

“你这种没有头脑的八王妃,说实话,我林子宁还不曾放在眼里。”

“你!”

“我要是你啊,就学乖一点,把名声留好一点,多个朋友总比四处树敌强,不是每个人都卑微到自己受了屈辱也不懂得还手的。”

“你……”

“你什么你,你胸大你就了不起啊?”

“林子宁!你太过分了!不知羞耻!”南宫悦说完,脸已经红透了,连说个话,都说不顺畅,林子宁见状,倒是怒气消了,但是嘛,她突然生出一计,想整整她。

“是么,更过分的你还没见过呢。”

林子宁话落,纵身闪到南宫悦的身后,本来林子宁就比她高一点,她冷笑一声,然后伸出脚伴她一跤,然后快速伸出手一把搂住她的腰,姿势十分暧昧的搂着她,南宫悦已经吓傻了,林子宁勾着冰冷的弧线,伸出手从她的脸一直逶迤着摸到她的胸,再从胸往下滑,之后又把手收回来捏住她的下巴,带着侵犯和审判的相对位置,极尽挑逗的道:“想不想,来个吻?”

南宫悦心跳如擂,呼吸凝促。好不容易才从鼻腔里挤出一声:“你……”

眼看林子宁抱着她就要落下一个吻,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极有磁性的声音:“林子宁。”

林子宁背脊一僵,手一丢,随后赶紧站起来,接着“嘭!”一声巨响,南宫悦硬生生摔在地上,原就惊魂未定的现在八王爷殿下又突然出现她更是觉得十分难堪,想到竟然被林子宁摸了,南宫悦竟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他什么时候来的?”林子宁背着司寇沉声问道。

“额,这个嘛,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司寇也是僵着一张脸,跟林子宁打着哈哈。

林子宁站得笔直,然后又随手整了整自己的衣襟,很随意的指着地上的南宫悦道:“她眼睛进了沙子,我帮她吹吹。”

“是么?正好本宫的眼睛也进了沙子,你不如也来帮本宫吹吹吧。”湘八王爷嫣然一笑,背後乌黑的青丝和轻飘飘的纱质衣袂一齐在微风中飞舞。让他看上去有点翩然若仙。

林子宁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冷冷道:“殿下还是先哄好你的未婚妻吧。”

八王爷眉头一皱,随即无奈道:“悦儿,起来吧,地上凉。”

南宫悦这才停止了哭声,随后湘八王爷俯身将白玉雕琢般的左手,南宫悦先是被他的美色所迷糊了一阵,随后反应过来又不好意思的将小手放到他的手中,感受到他手掌里面温润的温度,她不惊心跳加快,脸更是在一瞬间就红到了脖颈处。

湘八王爷一脸淡然,随后象征性的问了问:“眼睛里的沙子哭出来了吗?”

“啊?”难道你还真相信林子宁的鬼话么!可她也不要直说什么,本来就是她来找林子宁的茬,她还要在八王爷哥哥面前留下好一些的印象呢。随后她温吞道:“已经好了,谢谢八王爷哥哥关心。”

“嗯。好了就回去吧。”说着湘八王爷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他转过身又将拉着的小手递到跟他一起过来的那位女子手中,眉宇樱舒展开意外的给了她一个淡笑,“本宫记得不错的话,你是悦儿的妹妹,南宫雪吧?”

刚才林子宁同南宫悦争执的时候,和南宫悦一起来的那两人并没有急着过来,想必是远远的便看到八王爷来了,便等着同八王爷一起过来,竟不想看了一出这样的戏。

南宫雪微微点头,刚才隔得远,看不清她的五官,现在走近了,林子宁静静打量了她一番,整个人温婉含蓄,倒是跟南宫悦天壤之别,只听说南宫府有两位嫡女,想必这位是庶出了,难怪这脾气秉性都有着大家闺秀的典范,南宫雪头一低脸一红,层层有如胭脂般的红晕染得她本就白皙的脸,栩栩光彩,倒是有种娇羞的含蓄美,不禁让林子宁看着都想抱着她亲一口。

而南宫雪自持身份卑微接过湘八王爷递过来的手,拉着姐姐行了一个礼便带着南宫悦快速的走了。而周映雪也随着一同走了,她早就巴不得走了,刚才那一幕,她都看得无地自容了。

看到她们都走了,司寇终于放下书,站起来一把拉住湘八王爷的衣角一脸天真的问道:

“湘哥哥,你怎么会来?”

而湘八王爷正用一双充满笑意的长眸注视著司寇,眼中流露出的竟然是比月亮还要温和的清光。“本宫也是刚处理完政事,想着来看看你们,不想却看到一出好戏。”

湘八王爷说得有些温软香玉,就连看林子宁的眼光也带着一丝玩味,这不禁让林子宁黑完了一张脸。

湘八王爷觉得太有趣了,林子宁这个冷冰块竟然好的这一口么?

湘八王爷看她的眼神太过诡异,林子宁有些承受不住,最后冷着脸道:“司寇,你乖乖呆在这里看书,我有事与殿下谈。”

司寇点点头,什么也没问,便真的坐下去看书了。

林子宁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湘八王爷身上穿著月白色的长袍,风姿卓绝,他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便一起出了凉亭,走在荷花池边,林子宁说出了入宫以来最强烈的想法:“殿下,我在勤学殿已经学完了礼仪,也在青乐殿习了一月琴技,虽然不能弹得很好,但勉强还算过得去,而现在,再过两月又要转至柳司计学账务,说实话,这些根本就不是我想学的,我想请殿下给我物色一位武学造诣很高的师傅,人嘛发挥所长才不会辜负了自身的天赋,殿下你觉得呢?”

“林子宁你想好了么?”

湘八王爷看着林子宁脸色有些沉重,“你要知道现在你们已经贵为郡主,虽然手里无权无势,但是凭着这个头衔,将来嫁个三品左右的侍郎不是问题,皇家也会给你准备大笔嫁妆,所以你确定要弃文习武吗?”

“这有关系吗?不学女红,将来嫁给将军也不错啊,虽然现在的将军位阶比文臣高,但兴许哪位将军就不介意我的出身呢。”

“嗯,既然你这么想,好吧,那么司寇呢?”

“司寇,她一心想做文官,你还是多花心思栽培她吧。将来指不定八王爷殿就出了一位大名鼎鼎的女官呢。”

湘八王爷但笑不语,林子宁的意思很明显,让他大力栽培司寇,以后成为他的心腹,为他所用。

“林子宁,找师傅这事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信,如果你实在不想继续学宫规了,有个地方你可能会感兴趣。”

十二章太医署的麻烦

“哪里?”

“太医署。”

说完湘八王爷和她相视一笑。

就这样林子宁与司寇分开了,司寇彻底的投入司计殿学习内务,而林子宁则是去了太医署,她先被打发去了太医署的司药局,去认识药材以及最为简单的配药。

每天干的最多的事就是碾磨药材,很多时候,她都是脚踩在药碾上慢慢磨,手上捧本书一边看,一边记,看到不懂的地方她就用笔记下来,然后等着老太医过来抓药的时候,顺便问问他们。

他们很多时候也会很耐心的跟她讲。她自己也讨人喜欢,叫人叫得甜,喊人喊得利索,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而她在这里呆久了,自然也听闻了很多后宫秘闻。

比如,哪个妃子不能生育啦,他们又得保密,不敢说出去啊。又比如,哪位后宫小主才刚进宫就中毒死掉啦,还有,哪个太医喝醉酒配错药导致娘娘小产啦,不过这些都不是最瘆人的。最恐怖的是,听说监狱里关了一个失心疯,那个失心疯身上有个皇上很想知道的秘密,但苦于他疯掉了,一直无从下手,而这就成了太医们的梦魇。因为那个失心疯的人总是动不动就咬太医的手腕脖颈,已经有两位太医死在他的嘴上了,所以太医院的人人惶恐,就怕被指派去医治那位失心疯的人。不过现在他们不用担心了,至少暂时不用担心,因为皇上已经从宫外聘请了一位神医,这神医自诩医术天下第一,还夸下海口,若是不能医好失心疯,他就自裁以谢圣恩。

不过相处几天下来,大家都觉得他不过就是走投无路来皇宫混口饭吃,简直就是一江湖神棍,不过大家都很聪明,没有人去揭发他,甚至大家都恭维他,因为大家一直默认为,这人也是个失心疯。

有些时候举止怪异就算了,偏偏还喜欢喝酒,这可是太医的大忌。连太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他都不知道,不是神棍又是什么?

而这位风头正盛的太医就叫孙一胜,因为众太医彼此默契的心照不宣,也就把这人撂在司药局了,反正除了让他去给那个失心疯请脉之外,他们几乎不会要求他再多做哪怕一件小事。

所以这个小事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林子宁身上。

林子宁扫完地,又开始擦桌子,桌子擦完她又慢慢地按着书上的描述将药材分类,这样虽然慢了点,但是却能学到很多东西,假以时日,她相信她很快就能把这些药材的形状以及功效都熟记于心,可是不管她做什么,她都忍不住偷偷去打量她前面那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老头,

林子宁看着躺在藤椅上那个个子不高,头发花白,消瘦而憔悴的老人,捏了捏手里的巴豆,计上心头,哼,想知道他是不是神棍那还不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