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冰释前嫌/盛宠重生小毒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傅瓷提到周义,沈梓荷的眼珠间或一转,显然比方才多了些生气。

“傅瓷,那种亲手杀了自己丈夫的苦,你体会不到”,良久之后,沈梓荷才说了这么一句。

傅瓷叹了口气,拍了拍沈梓荷的肩膀。的确,她心里有多苦,没有相似经历的人都体会不到,也没有资格说“感同身受”这个词。

“好好活着,权当为了孩子”,傅瓷说完之后出了房间的门。

傅瓷推开门的一刹那,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看她。

季十七停下手里的斧头,问道:“她怎么样了?”

傅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解铃还需系铃人,她的系铃人已经不在了。”

季十七也叹了口气,没再多说话。

相处了这么久,季十七心里清楚:沈梓荷的系铃人不是周义,而是她自己!

见季十七不言,桂雨给傅瓷倒了一碗茶水,气呼呼的说道:“主子你管她干嘛!这位四皇妃向来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听桂雨这火气,傅瓷就知道这两人是又出岔子了,遂而问道:“她怎么招惹你了?”

傅瓷这么问了,桂雨愈发觉得委屈,干脆小嘴一撅,说道:“方才我进去给她送鸡汤的时候,想抱抱孩子她都不让!真真浪费了我熬了两个时辰的老母鸡汤!”

见桂雨这么较真,傅瓷握着她的手道:“她这孩子来的不易,生怕在磕了碰了,你该体谅她做娘的这一颗心”,见桂雨的气消了些,傅瓷开玩笑道:“再者说,你一个未出阁的丫头如何会照顾孩子?若是真的喜欢孩子,我早日把你嫁出去,自己生一个,让你整日里抱着玩!”

“就是呀,桂雨姐!”雁儿也随声附和。

听着傅瓷与雁儿说这话的时候,桂雨的眼神是不是往季十七那处瞟。季十七知道桂雨在看自己,却依旧当没事人一样劈柴。

桂雨是姑娘,脸皮薄些,再加上雁儿起哄,桂雨将自己的手从傅瓷的手中抽离,羞红着脸跑远了。

见桂雨跑了,雁儿急忙追上去。见两人都跑远之后,季十七才停下手里的活。

“你明知道她对你有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傅瓷说道。

季十七将斧子往地上一扔,说道:“你也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这本就是两码事,何苦要放到一起说?”傅瓷问道。见季十七不说话,傅瓷把语气放柔和了许多,接着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也到了该娶亲的年纪。桂雨这丫头好歹是我身边的人,信得过!”傅瓷叹了口气,言道:“你若是瞧不上桂雨丫头,日后有好姑娘我再多帮你留意着便是。”

季十七点了点头,没再多言。此事就当作罢了。

袁凯与红玉的脚步很快,刚刚入夜就赶到了苍玺带领的军队驻扎地。

袁凯与红玉进军营后直奔苍玺的营帐。守门的士兵见红玉手中有令牌,赶紧进屋禀报。

此刻,苍玺正在与苏佑谈论下一步的军事情况。

听闻士兵禀报说袁凯与红玉正在门外,苍玺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遂而赶紧对士兵道:“速速有请!”

士兵朝苍玺行了个礼,一刻也不敢耽搁的请了袁凯与红玉进门。

不等这两人行礼,苍玺就问道:“途中一切可还安好?”

“一切安好,并无一人受伤”,闻言,苍玺悬着的心总算是完完全全的放下了。

“属下还有一桩事情想要向王爷禀报,请王爷屏退左右”,红玉拱手说道。

苍玺环视了苏佑身后的三位将军一圈,目光最后落在苏佑身上。

“这四位不用回避,都是自己人”,苍玺说道。

红玉打量了苍玺身后的四个人一眼,其他三位她不认识,但有一位她却是看的真真的——苏佑。

见此状况,红玉仍旧犹豫,不肯多言其他。

苍玺如何猜不出红玉的心思,她不肯多言必定是因为苏佑的缘故,遂而说道:“苏老将军对本王忠心耿耿,这三位是他信得过的将士。”

听苍玺这么说,红玉从袖子里掏出傅瓷交给她的东西,郑重其事的交到苍玺手里,“这是王妃让我亲手交给您的。”

自红玉把玉龙头放到苍玺的手心之后,苍玺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它。

“这、这是她让你亲手交给我的?”苍玺确认似的又问了一遍。

红玉点了点头,“王妃说:如今京中这情形,该是玉龙头发挥它用途的时候了。”

见苍玺还没反应,红玉又冲着苏佑行了一礼,“王妃也让我给您带句话。”

苏佑闻言,赶紧还了红玉一礼,言道:“姑娘请讲。”

“王妃说:您的女儿苏侧妃王妃帮您照顾的很好,先前关于这玉龙头不和谐的事情王妃也愿意一笔勾销,还希望您能竭尽全力的助王爷一臂之力!”

得红玉这话,苏佑如蒙大恩,一个健步朝营帐门口跪下,“老臣多谢王妃恩惠!”

红玉上前扶起了苏佑,苏佑连连给红玉拱手作揖,口中还不忘道谢。红玉是性情中人,见苏佑迷途知返自然也欣慰。

苏佑看着苍玺手里的玉龙头,双眼已经布满泪花。他颤颤巍巍的手轻轻的碰触在苍玺掌中的玉石上,生怕一用力就把它弄碎了。

“这。这就是玉龙头?”苏佑问道。

苍玺应了一声。苏佑手有点发抖,声音也带着颤,“我、我能看看它吗?”

苍玺把玉龙头交到了苏佑手里,苏佑双手捧着这枚玉石,盯着看了好久。他浑浊的双眼泛着泪光,对着苍玺嘟哝道:“就是它!就是它!敢问王爷,它的主人呢?”

“祖母已经离世了”,苍玺言道。

听闻苍玺说仇氏已经离世,苏佑整个人往后跌了一步,哭喊道:“与我斗了十多年的这个老太婆也走了?”

苍玺不知道苏佑与仇云柔到底有什么渊源,但看到苏佑这么伤心,想必两人交情很深。

见苏佑落泪,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没吱声。苍玺是不愿,其余人是不敢。

直到苏佑自己把情绪平复好之后,整个屋子里的氛围才缓和了许多。

“王爷恕罪,老臣失态了”,苏佑意识到后冲着苍玺拱手请罪。

“无妨”,苍玺言罢后,苏佑再次将玉龙头交到了苍玺手中,苍玺盯着苏佑看了片刻后,淡淡开口道:“本王有些好奇,岳父大人与我妻祖母有何渊源?”

苏佑叹了口气并不远多言,只说道:“仇夫人是个值得让人尊敬的奇女子,想来她肯把守护了一声的东西交给王妃是对王妃有足够的信任。不瞒王爷,虽说世人都传如今玉龙头在摄政王妃手中,但老夫却觉得王妃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先前派人去盗玉龙头,一则是害怕;二则也是想看看这玉龙头的虚实。恕老夫眼拙,先前对王妃多有得罪!”

说着,苏佑再次拱手行了个礼。

苍玺见苏佑避重就轻的讲了这件事情之后也不再多言。毕竟,他眼巴前儿的这个人虽然滑头了些,好在心与他是一致的。

想到此,苍玺言道:“岳父不必介怀。当务之急是如何进入金陵城。”

闻言,营帐内再次沉寂。

半晌之后,苍玺轻咳了一声打破了当下的沉默,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了苍玺的身上。

“本王有一计,虽然凶险,胜算却大。只是……”,苍玺把后半句话咽在了肚子里。

苏佑见状,急忙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本王需要岳父大人的配合”,苍玺说道。

“但凭王爷吩咐!”苏佑跪地领命。

苍玺赶忙上前扶起了苏佑,言道:“岳父大人先别急着答应,此事凶险,若是弄巧成拙极有可能丧命金陵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