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吸引仇恨/百媚玄后:夫君不上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大殿之内,十余道身影正襟危坐,个个修为惊世、气息沉浑浩荡,如渊似海,给人莫大压力。

如果有眼力高明者便可看出,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入仙境后期强者,入仙境巅峰更占了大半,有个别极强之人散发出的气息中隐隐夹杂着如珠玉晶翡般的细小颗粒,虽然数量不多却十分强势犀利,似乎隔着虚空都感受到它的威能。

那是灵能精元,它的出现代表着修者已经开始淬炼灵躯,为脱离肉体凡胎的束缚做准备,算得上是半步灵仙。

灵躯相当于更好、更坚固的载体,可以容纳更浩大的玄元,施展更强劲的武技,催发更恐怖的威能;同样的在抵消冲击、增强防御方面也有质地飞跃,综合战力比之寻常入仙境巅峰武者要强上数筹。

这样的人放在世俗世界绝对都是一方巨擘,跺跺脚都能让方圆数十万里抖三抖的人物。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其中身着锦衣华服的都是青冥十大家族的族长,而身着坚冷铠甲的则都是手握雄狮重兵的军方高层,至于黄服蟒袍的自不必说,都是皇室中人。

他们此次过来就是为了讨论如何应对妖族冲击,至于文官之属就没有必要了,反正情况已经明了,不存在和降问题,更不会涉及谈判一说,唯一的选择就是死战!

不过眼下虽然是大敌当前、应当一心的情况,但十大家族则似乎并没有完完全全的一条心,彼此之间还都在暗中试探,虚空中不强不弱、恰到好处的气势对撞正印证了这一点。

而这些家族实力似乎有在冥冥之中将皇室之人与军方高层划在了另一阵营。

更值得玩味的是,军方高层和皇室之人似乎也并非多么紧密亲近,可谓是大同小对,让人不得不叹一声人形难测。

“皇上驾到!”

就在众人貌合神离的时候,一道尖细的桑心响起,让场上所有人都收敛气息、起身行礼。

“参见皇上!”

“陛下万岁!”

“臣恭迎陛下!”

……

十大家族虽然名义上是民间势力,但皇室为了笼络人心、稳定发展,对各大家族的族长一般都以异姓王的形式进行册封。

“诸位无需多礼。”

赵君临并未身穿盛服,而是轻装便服,不过胸前、身后的五爪金龙纹饰,却无时无刻不再彰显着主人的身份。

赵君临显得十分随意,端坐在龙椅之上,伸手虚扶,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呵,十大家族又怎么样?只要皇室不倒,寡人终究是皇帝、你们终究是臣!

“想必妖族大举进犯、黑铁失守的消息你们都收到了吧。”

赵君临整了整袖子淡淡道。

“微臣有所听闻,想来这妖族真是可恨,居然对我人族领地发起突然袭击,致使千万生灵涂炭!”

“怎么,难不成你还指望妖族先宣后战吗?要不要再加一条优待俘虏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挑刺找茬吗?”

“没什么意思,更没那个想法,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好啦,我叫你们来,不是看你们吵架的!”

赵君临猛的一拍案桌,冷哼道。

“那不知陛下的态度是?”

场上顿时安静下去,数息之后身为皇室之人,也是上次前去接待楚祎的靖明王率先开口。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打回去,杀光这群畜生。”

一名身穿金甲的将军站了出来,他叫于龙辉,是皇城禁军首领,更是赵君临的心腹,所以才敢接话插题。

“战肯定是要战的,关键是怎么战。”赵君临点了点头,环视殿内,“这也是召诸位觐见的原因。”

“微臣听说这次妖族势大,颇有席卷灵泽全域的架子,七国相继受袭击,不知三大宗门有何表示?”

十大家族虽然跟三大宗门虽然也都有些关系,却不如皇室来的深久,更何况皇室可以代表整个国家,如果三大宗门真有什么举措,也会率先通知皇室,故有此一问。

“云海仙门昨日已经派来援军,我也派人去通知了,想来马上就会过来。”

想到楚祎,让赵君临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当真?不知仙使此时身在何处?”

三大宗门可是凌驾于世俗之上的势力,强者众多、门徒云集,还都是个顶个的天才,虽然早就知道三大宗门不会坐视不理,但没想到那么快。

“在楚家入住。”

赵君临脸上面无表情,眼神却在仔细观察众人的反应。

“什么?楚家?”

“这是为何?”

“还能为何?肯定是因为楚家出了名灵仙修者,楚家长女又是云海仙门内门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可不是我们这些世俗小族小家能比的。”

听到这个消息,场下顿时议论起来,语气中酸意、妒意难掩。

“说到这,怎么没看到楚家主的身影。”

“难喽,人家现在是灵仙强者了,那是我们相见就见的,即使是陛下传旨,也怕……”

那人故意说到一半,但话中意思已经十分明确。

“陛下传旨,我等身为人臣,自然要听,这还值得诸位开会讨论吗?”

突然场外传来一道雄浑男音,殿外的虚空如水面般凝结,形成一个漩涡,楚中天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楚祎也紧随其后。

楚中天还算有礼,没有过于冒犯,如果他想可以直接出现在大殿内。

“参见陛下,途中有事稍延,还望陛下恕罪。”

虽然大家都知道楚中天是有意拿捏架子,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爱卿多礼了,快入座。”

赵君临久居帝位,城府自不必说,刚见到楚中天时眼中浮现的异色快速隐没,摆出一副笑脸,别提多亲热了。

“谢陛下。”

楚中天微微拱手,转身坐在了下首的位置,楚祎更是不客气,直接坐在了上首的位置。

“你这丫头好生无礼,这上首之位若是你父亲坐了还自罢了,但你父亲都没敢坐,你居然大摇大摆地坐了上去,你可知道这大殿内坐的都是谁?”

楚祎刚坐下去没多久,殿内就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