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含恨而死/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跪在刑场上,眸子中的怒意快要溢出来。

“李远成,你害死我娘亲,害死我腹中孩儿,你终有一日不得好死!”莫潇潇苍白的脸上青筋毕现,泪水混着恨意流下。

她助他,信他,最终他却为了独享江山,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置她于死地!

腹中孩儿被李远成活活踢流产,跟了她十几年的丫鬟喜儿,为了保护她,生生挡下李远成刺来的一刀,当场殒命。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李远成靠着莫潇潇的力量登基以后,忌惮莫潇潇这么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势力。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也为了将早就暗中勾搭上的莫音儿扶正,竟然诬陷莫潇潇谋反,不惜将莫潇潇置于死地。

她恨,恨自己这么多年从未看清过这两人的真面目!

“姐姐,如今这滋味可还好受?”莫音儿一声华服,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她凑近莫潇潇的耳边,丹蔻似血,笑的得意,“从小莫家所有人都专宠我,直到那一年你回府,你抢走了我所有的东西,事事都在我之上,你得意了那么多年,是不是没有料到今天这一刻?”

莫音儿的指甲狠狠地划伤莫潇潇的脸,留下一道血痕:“你的男人和后位现在是我的,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了,莫潇潇,你想不想知道现在我有多开心?”

“毒妇!”莫潇潇的手指狠狠地陷进了肉里。

莫音儿笑的愈发开怀:“本宫念你是个将死之人,有些话便告诉你吧。”她声音很低,却带着掩饰不住的恶毒,她猛地一巴掌打在莫潇潇的脸上,:“你的娘亲,临国侯府曾经风光无限的正室夫人,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是我和我娘亲派人杀的,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恨死我了?”

“竟然是你!”莫潇潇刚小产不久,身体尚未恢复,如今又遭受了这么恨意满满的一脚,她的脸色立时变得煞白,有汗珠隐隐顺着她的鬓角留下。

“娘亲!娘亲!”小儿稚嫩的呼救声蓦地传来,莫潇潇的瞳孔猛地收缩,是她的大儿子陵初!

“你叫什么叫!”莫音儿又是一巴掌打在被李远成推过来的陵初脸上,“来人!给我把逆贼之子拖去喂狗!”

“莫音儿!”莫潇潇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彻底崩塌,她的表情几近疯狂,声音凄厉,“这是我和皇上的儿子,何来什么逆贼之子!”她看向一旁的李远成,她再也不要什么尊严,只求眼前的人能放过她的孩子!

李远成面上没有一丝动容,半晌,他口中缓缓吐出几个字:“按照皇后的命令去做。”

“李远成。”莫潇潇闻言,一瞬间仿佛被人抽空了力气,“你当真要如此绝情?”

她见李远成面无表情,面上满是将死之人的绝望和哀戚,“李远成。你可还记得我手上这条伤疤。那年府里进了刺客,是我推开你,生生受了那一刀。我腹部的刀伤,是前年你的心腹叛变刺杀你,我为你挡下。你身中奇毒,我割破手腕以血和药为你解毒!这些年我为了你能登上皇位我拼尽性命,你到头来却给我这样的结局!你不放过我也便罢了,陵初。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李远成面上毫不动容,冷声道:“逆贼教出的孩子,朕绝不可能留着,来人。喂狗!”

陵初被人拦腰抱起,狠狠的扔进了一旁的铁笼子里,笼内是几只饿了几天的恶犬。那恶犬闻见生人气息,兴奋的嗷嗷直叫,争先恐后的往陵初的身上扑去!

“娘亲。娘亲!救。”呼救戛然而止,陵初顷刻间便被咬断了脖子。小小的身体陡然失去了生机,稚嫩的小脸犹带着泪痕,眼睛却是睁的极大。

他才三岁,他死不瞑目。

莫潇潇周身颤抖,缓缓朝着地上倒下,却被刽子手抓住头发猛地一扯跪在原地。她痛到面孔扭曲,却咬住牙一声不吭。陵初的惨状定格在她的眼前,她定定的看着李远成和莫音儿;“我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莫音儿着大红宫袍,袍脚点缀细碎琉璃珠,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煞是得意:“本宫与皇上已坐拥这江山,你做鬼又能奈我何?莫潇潇,你且安心赴死吧,本宫,在这里等你!来人,给我行刑!”

刽子手手起刀落,一刹那,猩红肆意。

“莫潇潇!你还不要起床!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啊!快点给我起来!村头王大爷家的儿子今天就要回来了,你赶紧给我去他家帮工去!”尖利的女声在莫潇潇的耳边叫嚣,莫潇潇的手臂上猛地一疼,似是那女人一掌打在了她的胳膊上。

嗯?这是?莫潇潇的眼中射出疑惑的光芒,这个地方很熟悉。好像是自己收养自己的那家农户家。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临死前的那种绝望仍旧历历在目,冲破胸膛的恨意似乎还没消散干净。

等等!也许?

莫潇潇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顾姜大娘愤怒的脸庞,她匆匆跑到梳妆镜前一照,果然!

镜子里的她,分明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她重生了。

方才听到姜大娘说王大爷家的儿子回来了,莫潇潇依稀记得王大爷家的儿子自小便离家出走,在外发达了以后,在她十五岁那年衣锦还乡。也就是说,她重生在了15岁这一年。

她记得,李远成就是在这一年出现的,将她和她娘留给她的贴身丫鬟喜儿带回了临国侯府。上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还正好挑在这个时候,是让她复仇的吗?

莫音儿,李远成,这一世,你们怕是不能那般得意了。我,就是回来向你们一个个讨命来的!

“死丫头!一大清早发什么疯呢!”冷不防被姜大娘一记耳光,莫潇潇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还照什么镜子!照照照,再怎么照你也就是只野鸡,当不了凤凰!”上一世莫潇潇向来逆来顺受,姜大娘打骂她已成了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