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李远成/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不料莫潇潇周身突如其来一阵莫名的气势,她直直地看着姜大娘:“你打我?你说谁野鸡?”

她记得上一世,姜大娘一家人便是这样一直欺负着她的。现在想来,他们应该是得了方姨娘的暗中叮嘱,方姨娘定然没有告诉姜大娘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给足了银子,暗示他们可以尽情羞辱自己,否则若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些人应该不敢这么过分才是。

姜大娘原本就是一介农妇,文化少得可怜,在她的印象里,向来只有以暴制暴。于是眼下,她瞧着莫潇潇突然变得这么不听话,立马扬起手来,打算狠狠地再抽上一耳光。

莫潇潇一把抓住了姜大娘的手腕,狠狠使劲:“你究竟得了谁的授意才敢如此放肆!你可知我是谁?”

上一世她有幸师从名扬天下的神医李无常,学得了李无常的几招傍生小技,如今仍旧都是记得的,对付这个只有蛮力的农妇还是绰绰有余的。

姜大娘吃痛,那股撒泼的劲立马就上来了:“莫潇潇,你吃我的用我的,竟然还造起反来了?我管你是谁!你还能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不成!如萱!如萱你过来!莫潇潇想打死老娘!”

姜大娘口中的如萱是她的女儿,泼辣劲丝毫不亚于姜大娘,甚至有更甚之势。莫潇潇感到有点头疼,默默地揉了揉眉心,她叹了口气。

真的好烦,好不容易没死,又碰上了这么两个难缠的女人。可是她绝对不会退让的,她必须好好治治这些欺凌过她的人,也不枉费她重活一世!

“娘!你怎么了?”如萱今年十八岁,长得五大三粗,却又独独喜爱扮作小女生,偏生那股子泼辣劲总是掩饰不住。眼下她踏着小碎步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声音原本粗犷,偏偏捏出一副矫揉造作的语气,道:“莫潇潇你不想活了?你还不放开我娘?”

莫潇潇看着她壮如牛的身躯,一个没忍住,幽幽地道:“如萱,想骂我就骂吧,你这么憋着,也不是个办法。”

如萱闻言大怒,她虽爱装,却最最讨厌别人说她装。莫潇潇这么一说,显然是刺激到了他的某根神经,她顺手抄起一个花瓶,竟是准备直接对着莫潇潇的头砸下去。

“小姐!”莫潇潇第一次和姜大娘起冲突,小丫鬟喜儿在边上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她看到如萱要对莫潇潇动手,急的小脸煞白,心一横就想冲上前去替莫潇潇挡。

“住手!”一声惊雷般的怒喝响起,莫潇潇心中一凛,果然来了。

她犹记得上一世便是这个时间点,李远成在城内打点好了一切出现在了姜大娘家中,假惺惺的为她洗脱了灾星之名,将她带回了城内。她将李远成当做恩人,对李远成感恩戴德言听计从,这一傻,就是傻了十几年。

如今再见到这张熟悉的脸,莫潇潇心中的恨意熊熊燃烧,这个害了她两个孩儿,害了她性命的卑鄙之人,如今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她,偏生现在还杀不得她!

李远成带着浩浩荡荡的随从出现在了农院门口,他面上严肃,声音洪亮,若是没有前世的事情,莫潇潇也肯定被他给骗了,“我是当朝骠骑大将军李远成,如今受临国侯之命带侯府三小姐回城!你们还不给我速速跪下!”

他说的极为正义凛然,若是莫潇潇不曾识得李远成的狼子野心,此刻也必定会被他的一身正气所折服。

李远成的话震慑力极大,如萱和姜大娘闻言吓得腿直发软,如萱更是打起了哆嗦。想不到这个一直被自己欺压打骂的人竟然是临国侯之女,那她们岂不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莫潇潇一个愣神,却突然反应了过来。她不该这么无动于衷的,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十五岁的莫潇潇,她此刻应当很震惊才是。

“您......您是李将军?”莫潇潇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恨意,眸中闪着胆怯,小声问道。

李远成一副怜惜的模样,道:“是我,你受苦了吧,她们可曾苛待于你?”

废话,这还用问吗?没看到如萱拿着花瓶准备砸她?这还不叫苛待?莫潇潇在心里冷笑。

“她们的确待我不好。您瞧瞧我脸上,是姜大娘早上打的。刚刚如萱姐姐还拿着花瓶准备砸我。”莫潇潇怯生生地道,然后又装作害怕地看了李远成一眼,缩了缩,悄悄地问向李远成的随从,“她们这样对我,李将军您不会责怪她们吧?”

“回禀小姐,您身份尊贵,她们这般对你,是要受鞭笞之刑的。”随从恭敬道。

莫潇潇眸中迅速蓄满了泪水,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若不是姜大娘每日将剩下的饭菜给我吃,我早就饿死了,姜大娘是我的恩人,万万不可让她受鞭笞之刑。”

李远成闻言,眸子里并没有半分动容,语气却是充满了怒意:“她们竟然让你吃残渣剩菜!来人,拖下去,给我狠狠地责罚!”

莫潇潇心中暗笑,她刚刚看到随行的人中有几个是临国侯府的人,她故意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吃准了李远成今日是肯定要在临国侯府的人面前做足为她出头的戏的。

“将军!李将军!”如萱第一个惨叫出声,“大小姐!大小姐您放过我吧!我是得了我娘的授意才去欺负您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谁都知道这鞭笞之刑连男人都忍不了,她受刑之后哪里还会有命?

“死丫头!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姜大娘闻言,猛地又是一个巴掌打在了如萱的脸上,“我是你的娘啊,你就这么害我吗!”

莫潇潇冷眼看着这狗咬狗的一幕,心情畅快的很。

“难道不是吗,要不是你拿了那位……”如萱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双目圆睁,颈动脉上被扎入了一根银针,鲜血正从小小的伤口处缓缓流出,她张了张嘴努力想要说话,却只能无奈发出了嘶嘶的气流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