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次互怼/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不动声色,用余光扫了扫在场的众人。李远成身后那名随从的手悄悄的缩回了袖子里,莫潇潇当下心中了然。

方姨娘的人果然是跟来了,眼看着如萱要供出方姨娘,竟下此狠手,让如萱从此再也开不了口说话。

李远成是个人精,怎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并未多言,示意随从将二人拖下去,转头柔声对莫潇潇道:“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从此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可真是说的情真意切啊,莫潇潇在心里对李远成的演技表示了十二万分的钦佩,面上却仍是一副怯怯的表情:“那还会再有人欺负我吗?”

李远成道:“不会,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见莫潇潇没有反应,李远成趁机又道:“你若是不信我,我便今日在此允诺日后娶你为妻,生生世世保护你,好不好?”

真是演技派啊!说的那叫一个含情脉脉,怕是没几个女人能抵得住这种攻势啊!实在是佩服!莫潇潇在心中暗自感慨,可惜这些话她并不敢说出来,她怕说出来提前没了小命。

她环顾四周,隐隐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她心中突然一动,道:“李将军,我可否收拾一些衣物带回府上?用了多年,有些舍不得扔在这里。”

李远成并未多想,只道是小女儿心态,便道:“无妨,你带上吧。”

莫潇潇轻轻拿起放在桌上的那面镜子,心已经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感觉自己在接近一个真相。

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合香散。

上一世她向李无常拜师,曾在李无常的灵佑谷见过这种毒药。淡香,粉状,慢性毒药,中毒者全身间歇性爆发浓疮,并伴有嗜睡,精神不济的症状,而而中毒之人从脉象上看并不会有中毒迹象。而她自小便有这种症状,李无常为她诊治时说她是中了毒,当初她还不信,如今看来,真相竟然是在这里!

想到当年就是因为这种病症,才被方姨娘诬陷,坐实了天煞孤星的罪名。而这镜子,是某一年姜大娘说方姨娘派人送给她的生辰礼物,莫潇潇的手不自觉的狠狠握紧。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可当真是好大一盘棋!

莫音儿!方语昕!你们,且等着!

临国侯府。

再度见到临国侯,莫潇潇心中感慨万千,不住的落泪。临国侯只道她是归家心喜,并不知道莫潇潇心中生离死别之后的暗涌。而一旁的方姨娘和莫音儿,表情却是没那么好看了。

“音儿,这是你三姐姐莫潇潇。”方姨娘面上堆满笑容,声音捏的细细的,却是只盯着莫音儿,头都没有转向莫潇潇。

莫音儿毫不掩饰的上上下下打量了莫潇潇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我还有个姐姐?咱们临国侯府不是只有我和七妹妹两个女儿吗?”

言下之意,就是当众不承认莫潇潇了。

莫潇潇冷眼看着方姨娘和莫音儿一唱一和,并不生气,待二人消停以后,莫潇潇掏出一块玉佩,戚戚然对着临国侯道:“爹,女儿不孝,多年来未能在您跟前尽孝,也未能见到娘亲最后一面。女儿多年来日夜思念您和娘亲,一直留着这块娘亲当日送给女儿的玉佩,每每想起,就好像娘亲还在女儿身边一样。”

这块玉佩是她的母亲留给她的,是当年临国侯与她母亲的定情信物。莫潇潇根本不屑和莫音儿等人争辩,她自有办法让二人气的跳脚。

果不其然,临国侯见到玉佩,眼神有些恍惚,他本就是个痴情人,想起去世多年的妻子,他眸中隐隐有泪光闪烁,看着莫潇潇的眼神又柔和了几分:“也就你还念着她了。”

方姨娘见状,早就气的脸色煞白,手中的手帕被她狠狠捏成一团。

临国侯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他小心翼翼的接过玉佩在手中摩挲,语气愈发的温和:“这么多年你也受苦了,如今回来了,便恢复临国侯府三小姐的身份吧。爹这些年来对不住你,你不要怪爹才是。当年迫于城内流言,爹也是没办法。”

莫潇潇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临国侯此刻蔓延的父爱,她并不恨临国侯,身处高位总是身不由己,何况方姨娘这些年来对她的迫害临国侯并不知情:“女儿没事,爹不要自责才好。”

临国侯看向一旁的李远成,声音中带上了凛然的正气:“多谢李将军为小女澄清,本侯感激不尽,将军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本侯定当竭尽全力。”

李远成双手抱拳,扬声道:“多谢侯爷!”

这人倒是真不客气。莫潇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边一来二去的父女情深,那边莫音儿和方姨娘早就气急败坏。自打莫潇潇出府,正室夫人去世,莫音儿和方姨娘便受尽了整个临国侯府的宠爱和追捧,她们一直都是府中的中心,何曾像今日这般被人抢了风头?

不光是吃了这个半路杀出的小贱蹄子的瘪,那个死了多年的女人竟然又阴魂不散的被提起来了!方姨娘强装笑容,却已是气的发颤。

莫潇潇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暗爽,这一口恶气可真是出的畅快!

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轻呼一声一个踉跄,被喜儿扶住,喜儿惊呼道:“小姐!你没事吧?”

莫潇潇虚弱道:“无妨,想必是毒性又发作了。”

临国侯闻言,突然想起莫潇潇的身子,心疼更甚,忙招手道:“来人,将府上新来的夏神医请过来!”

莫潇潇余光瞥向方姨娘,方姨娘并不担心事情败露,她岂能知道莫潇潇重活一世学得了高超医术的事情?

夏神医匆匆而来,为莫潇潇诊脉。他眉头紧皱,道:“这症状的确像是中了毒,只是三小姐的脉象并无异常。等等,什么味道?三小姐,您身上可是佩戴了什么东西?”夏神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仔细的嗅了几下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