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莫老夫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作疑惑状,道:“我自小长在乡野山村,并没有佩戴首饰的习惯啊。”

夏神医的表情愈发凝重:“三小姐身上有一股异香。我不知从何而来。三小姐可否把身上带着的细碎杂物都拿出来让老夫一看?”

方姨娘的表情变了,她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看了过来。

莫潇潇点头,缓缓的将荷包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不过是简简单单几件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在场的人见了无不有些感慨,堂堂临国侯府的千金,竟然落得如此境地,临国侯的脸上亦是又多了几分疼惜和动容。

莫潇潇心知让众人同情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缓缓地将那面小镜子拿了出来。

夏神医的面色突变,他急急地将镜子拿起闻了闻,蓦地跪倒在地,高声道:“启禀侯爷!这是有人加害于三小姐啊!”

方姨娘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起来,她不敢相信莫潇潇竟然把这面镜子带了回来,还在此刻拿了出来。

“你说什么!”临国侯面上的柔和刹那间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震慑众人的威严。

夏神医扬声道:“老夫不敢妄言,还请侯爷派匠人看一看这镜子便知!”

他已料到这是大户人家的私事,再也不敢多言。

不多时一位匠人便被请到大厅,那人拿起镜子拨弄了几下后,呈于临国侯面前——

镜子背后有个小口,里面装满了白色的粉末。

方姨娘靠在了身边丫鬟的身上,极力掩饰惊慌。

临国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沉声问夏神医:“你莫怕,且与我细说,这是何种毒药?”

夏神医将合香散的症状和气味仔细的说了出来,临国侯的表情愈发的凝重,他转头看向莫潇潇,声音放的柔和:“潇潇,你告诉爹,这镜子是谁送给你的?”

他联想到莫潇潇身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心下已是有了猜测,眼光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方姨娘。

方姨娘强装镇定,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莫潇潇张张嘴巴,正打算开口,却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

“潇潇好不容易回到府上,侯爷何必一直谈论这些不好的事?”一直沉默不语的莫老夫人突然开口,神情严肃,带着不可抗拒的坚持,“潇潇和李将军舟车劳顿想必也是累了,老身在院里命人备上了一桌酒菜想为我孙女儿接风洗尘的,再不去怕是菜都要凉了。”

莫潇潇倒是并没有多意外,她早就料到方姨娘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揭发,而莫老夫人与方姨娘又有着不近不远的远亲关系,怎会眼看着方姨娘出事?何况方姨娘这些年来将莫老夫人哄得服服帖帖的,莫老夫人的出手相助是必然的。

临国侯却是突然意识到还有外人在此,当下就没有再坚持:“让李将军见笑了,还请李将军去用膳。”

李远成一直若有所思默不作声,眼下抱拳恭敬道:“不劳烦侯爷了,舍妹还在门外等我,我便先告辞了。”

临国侯道:“李将军帮我寻回女儿,本侯无以为报,吃顿饭李将军若是都不肯赏脸,本侯可真是无颜面了。将军不妨将家妹喊过来一道用膳,也好给了本侯这个面子。”

李云媛?莫潇潇眉头一皱。这李云媛,上一世在李远成的身边帮了他不少忙,最后勾结莫音儿联合给了她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又有一个仇人要现身了么?

李远成盛情难却,亦是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尴尬,便主动提出去接李云媛进府。待李远成身影不见了,莫老夫人屏退下人,看着临国侯,一字一句道:“侯爷,家和万事兴,切忌因为无伤大雅的小事乱了家中和睦。原本府上一切安安稳稳,为何非要去找麻烦事?何况潇潇刚回来,好好与家人相处才是正道,莫要让人说,这侯府三小姐初初回府,就扰的府上不得安宁!”

这叫什么话!

莫潇潇原本倒是不愿多计较,莫老夫人这番话着实说的她心中怒意骤起。言下之意,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就是所谓的无伤大雅的小事!而她为自己讨回公道,就是扰地附上不得安宁!

方姨娘舒了口气,仿佛忘了方才的紧张,娇声接话道:“是呀,侯爷,家和万事兴,那镜子里头的东西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何必为了这种小事惊了老夫人?”

“你给我住口!”临国侯却是一反常态,当着老夫人的面对着方姨娘就是猛地一声呵斥,“老夫人的意思我不忤逆,证据确凿,我自是不多言,你在这里插什么嘴!”

他早就对莫潇潇心中愧疚,如今莫老夫人说出这么重的话,他竟无法为莫潇潇讨回公道,他心中已是有些怒意。身居高位见惯了尔虞我诈,他对事情的真相亦是隐隐有了一些猜测,眼下听得方姨娘放肆,便出口斥责起来。

方姨娘多年来何曾受过临国侯的斥责?眼下被这么一骂,气的呆立在了当场,脸上得意的笑意还没有隐去,便显得有些滑稽。

莫音儿却是忍不住了,尖声道:“爹!你以前最是宠着娘的,为什么这个所谓的三姐姐一回来您就这么帮着她来骂我娘!”

莫老夫人已经悄然闭目,不再管这些琐事。

莫潇潇见莫老夫人一副不再多管的样子,心下愈发愤意难平,她眼珠子一转,开口道:“爹,女儿可否问一句,您立正室夫人了吗?”

临国侯怔住:“没有。”

莫潇潇疑惑道:“那为何五妹妹称呼方姨娘为娘,而不是姨娘?女儿在乡野山村的时候没有这些复杂的家规,为何回了侯府也还没有?女儿有些好奇。”

她虽是口齿伶俐,面上的表情却楚楚可怜,提及乡野更是目中带泪,直说的临国侯心下又是一软。

“莫潇潇!你!!”不待临国侯回答,莫音儿已是气急败坏。她自打记事起就是这么称呼方姨娘的,怎能轮得到莫潇潇这个半路冒出来的三小姐指手画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