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李远成要提亲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打小就受尽临国侯的宠爱,她的七妹妹资质愚钝,相貌平庸,从来抢不了她任何风头,眼下莫潇潇一出现,竟然让她不仅失了风头,还失了父亲的独宠。尤其是,她竟然差点揭露出方姨娘下毒的事。

她到底回来干什么!

莫音儿愈发的气氛,她看向方姨娘,带着掩饰不住的恨意,咬牙小声道:“娘,这个莫潇潇,到底为什么会回来了?”

方姨娘的手抚上莫音儿的手,声音森冷道:“这李远成怕是打上了临国侯府的主意,想要依靠咱们侯爷帮他什么忙,他指望不上你,就盯上了莫潇潇。若是莫潇潇嫁给他,他就有了临国侯府这个靠山,只是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还真是想不到。”

“娘,我听人说。”莫音儿凑近方姨娘,压低声音道,“这李家小姐,和江国太子有密切来往,如今李将军又来拉拢我家,他们莫不是有什么不良居心?万一临国侯府成了他们的靠山,李家的势力可是翻了一番的。”

她虽是小女儿心性,这些事情却比一般女子看的透彻的多。

方姨娘重重的一掌拍在莫音儿的手上,轻声呵斥道:“这政事岂是女子可以议论的!”

虽是嘴上这么说,方姨娘心里却也是动了心思的。这李远成年轻有为,深得皇帝器重,为何无缘无故就去帮助那莫潇潇?何况李云媛身份不同寻常,能与江国太子来往密切,保不准将来就一朝成凤,届时李远成有了江国这个大靠山,再加上临国侯府。

方姨娘思及此处,神情微动,她骨子里是个极有思想极有野心的女人。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复又轻声对莫音儿道:“你和那李小姐万万不可结怨,最好和她关系处的好一点。”

莫音儿会意:“我知道了,娘。”她口中答应着,转身便亲热的去拉李云媛的手,二人转眼间就如同亲姐妹一般熟络起来。

这边几人心怀鬼胎,那边莫潇潇却是欲哭无泪。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虚伪的寒暄来寒暄去?为什么还不吃饭?

“小姐。”贴身丫鬟喜儿突然上前,悄悄对着莫潇潇耳语几句。

莫潇潇神色轻变,从袖口中掏出临国侯给她的那张药方细细端详:“此话当真?”

喜儿神情严肃,沉声道:“是奴婢亲眼所见。”她的眼神往莫音儿的方向悄悄看了一眼,顿了顿接着道,“多亏了小姐让奴婢多留了个心眼,奴婢方才就悄悄跟在了夏神医的后面。果然。五小姐身边的娟儿就出现了,似乎是威胁了夏神医什么,奴婢看到夏神医的表情非常惊恐,然后就去他的房中写下了这张方子。奴婢觉得其中肯定有诈,小姐您还是小心为上。”

“她们的动作。倒是快得很!”莫潇潇冷声道。

她虽不知道莫音儿威胁了夏神医什么,只是眼下这药方子,却是的的确确有问题的。

莫潇潇仔细的瞧着药方,半晌,神色猛的一变。

零鸢草。

零鸢草!

若不是她重活一世,有了上一世李无常教她的医术,她就命丧于此了!

李无常曾与她说过,身中合香散的人,最应该避开的,就是零鸢草。若是服用了零鸢草,三日之内必定暴毙,且检查不出任何症状。

莫音儿!

莫潇潇心头一阵发冷,她原本以为莫音儿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仍旧是任性的小女孩子心性,却想不到她已经如此狠毒!

莫潇潇心中怒火滔天,真是好一个借刀杀人!方子是临国侯给她的,药是夏神医开的,她若是真服了下去失了性命,怎么算也不会算到莫音儿和方姨娘的头上!

莫潇潇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嘴唇因为震怒而有些微微的发白。

“三小姐这是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大好。”李云媛见状,自然而然的推开莫音儿的手,关切的凑了上来。

她自是没有注意到莫音儿被她推开的一瞬间,面上浓浓的不悦。

莫潇潇不动声色的将药方放进袖口,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道:“没事,只是有些饿得慌。”

李云媛接话道:“我听我哥哥说三小姐身中奇毒,我曾与江国一位医术高超的师父学过一些医术,三小姐不嫌弃的话,我可以为三小姐看看。”

她虽是不喜莫潇潇出挑的容貌和教养,却是个非常顾全大局的女人。眼下为了李家,她必须想尽一切方法取得莫潇潇的好感。

上一世李云媛似乎的确是精通医术的。莫潇潇看着李云媛状似关切的表情,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扬声道:“我只是方才无聊,便掏出药方看了看,夏神医这字写的可真是潦草,我竟是看不懂!喜儿又不识字,也没有人能教教我!”

她做出一副懊恼的小女儿姿态,直引得临国侯爽朗笑出声来。

果然,李云媛闻言,当下便道:“三小姐若是不嫌弃的话,我来教三小姐吧?”

莫潇潇面上露出欣喜,雀跃道:“那真是太好了!”

莫音儿的脸色骤然一变。

李云媛接过药方,笑盈盈的一字一句读给莫潇潇听,莫潇潇连连称赞李云媛聪慧,二人手挽着手,竟是有如亲姐妹一般。

临国侯带着笑意看着这一幕,心中很是愉快。

莫潇潇面上在笑,心中却在默默倒数:三,二,一。

“零鸢草。零鸢草?这不是。”李云媛的脸色蓦地一变,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李远成一眼,李远成虽是有些错愕,却悄悄摇了摇头,暗示李云媛不要多事。

莫潇潇敏锐的捕捉到了兄妹二人的小动作,她忙接话道:“有什么问题吗?”

李云媛有些迟疑的看向李远成,这一刻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当然认识零鸢草,也立刻就知道了是有人想继续加害莫潇潇。她虽心机颇深,也有意讨好莫潇潇,临国侯的家事她却的的确确是不想掺和的。

临国侯在朝廷摸爬打滚数年,如今已是看出了几分端倪,立马沉声问道:“李小姐可是发现了什么?你不妨直说。”

莫音儿的额头已有了细密的汗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