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偏心的莫老夫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云媛见临国侯开口,已是不好推脱,当下便心一横,道:“我也不敢多言,只知道这零鸢草和三小姐身上所中的合香散。似乎是相冲的。”

临国侯面色阴郁的可怕:“相冲的?什么意思?”

李云媛再度看向李远成,李远成冲她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她心知李远成是让她借这件事情取得莫潇潇的信任,便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若是三小姐服了这药,不出三天,便会......”

临国侯的声音有极力压抑的怒气,他冷声道:“会怎么样?”

“会暴毙而亡”李云媛深吸一口气,看着临国侯,定定的说道。

她心知这一番话说出来,必定就是与下毒之人彻底结怨了的,而那下毒之人,必定就是恨极莫潇潇回府的方姨娘和五小姐了。

她和李远成,这就是彻底将宝押在莫潇潇一个人身上了。

莫潇潇闻言,做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她腿脚一软,缓缓地靠在了喜儿的身上,眼中泪水刹那间涌现:“爹!这到底是谁又想置我于死地......”

临国侯经过今日的一系列事情,已经气的怒发冲冠,他原本就看在莫老夫人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可是竟然还有人在他眼皮子地下陷害他的女儿!

这已经不单单是不守家规了,而是无视他临国侯!

“真是孽障!来人!给我把夏神医叫来!”临国侯怒道。

莫潇潇软软的靠在喜儿的身上,表情非常沉痛,不时留下几滴情真意切的泪水,直看的临国侯心中一阵疼惜。

夏神医不多时便到了,他显然是没有任何准备就被叫过来了,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临国侯猛地一下把药方扔在夏神医的面前,大声呵斥道:“说!是谁指示你的害三小姐的!”

莫潇潇冷眼旁观。

“娘!娘您怎么了!”

这边气氛正凝固着,那边却突然响起了莫音儿的惊叫声,方姨娘竟然晕倒了。

临国侯虽正在气头上,听到莫音儿的惊叫声便赶紧去看方姨娘,一时之间众人全都聚集在了方姨娘的周围。

临国侯正想喊夏神医来为方姨娘诊治,方姨娘却缓缓睁开了双眼,幽幽道:“侯爷,我昨日受了风寒,没想到竟会这么不争气。”说着眼中扑簌着落下几滴泪来。

临国侯心中一软,毕竟是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妻,他的注意力就自然而然的被方姨娘给转移了过去。

正当临国侯与方姨娘说话的时候,莫音儿感觉方姨娘握着她的手紧了一紧,莫音儿会意,心下一狠,她对着身侧丫鬟耳语几句。

那丫鬟悄悄退下,示意夏神医跟上,二人避开众人,那丫鬟压低声音道:“你全家十四口人都在我们手里,你今日若是敢对我们小姐不利。”她做了个杀人的动作。

夏神医的眼神一刹那如同死灰一般,颤声道:“你们以我家人性命威胁我开假药方,如今又要以我家人性命威胁我什么!我不过是想要一条生路罢了。”

那丫鬟看向莫音儿,莫音儿面上毫无表情,缓缓地摇了摇头。

夏神医怆然叫道:“爹啊!娘啊!是我不孝!”语毕,竟是一头撞在了雕花石门上。刹那间鲜血四溅,他双腿仍旧微微抽动,却是失了生机。

那丫鬟一惊,匆匆掩面离开。

众人皆惊,莫音儿和方姨娘眼中却毫无波澜,没有一丝动容,反而带上了几分喜悦。

莫潇潇这一刻快恨死自己了,她为什么没事要装体弱多病?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丫鬟将夏神医喊到了角落里,自己却因为装哭装无力而不能揭发!

真是......气极......

那边临国侯听到动静,匆匆赶过来却发现夏神医已经一命呜呼,怒声道:“现在临国侯府到底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他并不是傻子,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他多多少少也都了解,现在事态发展成这样,想到刚刚方姨娘莫名的晕倒,他心下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只是夏神医已死,再也没有任何证据,他便是怀疑,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李将军和李小姐还在府上,这闹得成何体统!”莫老夫人骤然一声怒喝,苍老的脸上满是怒意,“老身早说过了,无伤大雅的事情便随他去罢,何故非要追究!如今闹得家门见血,你们就开心了是不是!”

她一手拉着方姨娘,一手任由莫音儿挽着,虽像是在斥责下人,眼睛却定定的看着莫潇潇。

这还真就怪上她了是不是!莫潇潇眸子里的冷意越来越深,她并没有回避莫老夫人的眼睛,反而是直直的回看了过去。

她被人陷害中毒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还有人要取她性命,临国侯不过是为了保她安全罢了,这老夫人怎得这般偏心!

莫老夫人似是被莫潇潇看的更加愠怒,厉声道:“我的儿媳妇和孙女原本将我服侍的开开心心的,我年纪大了,不过求得就是一个安稳!如今这闹得像个什么样子!真是没规没距!不知轻重!”

莫潇潇一股怒意直达胸口,她再也忍不下去了,张嘴便道:“老夫人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的儿媳妇,早就在几年前殒命了!您的嫡孙女,现在被人处处陷害!您若是只为了求一个安稳,便可以如此嫡庶不分,那我便认了是我没规没距!我今日便如您所愿,从这临国侯府出去!”

她这番话说的极重,饶是临国侯和莫老夫人,也都呆在了当场,他们没有料到莫潇潇竟然会当众反驳莫老夫人。

“你......你!”莫老夫人被莫潇潇说的哑口无言,颤抖着手指着莫潇潇。

莫潇潇已经豁出去了,扬声道:“当年我娘莫名去世,我爹想要追查,是您阻止了我爹,说让我娘安息,莫要再惊动她!好,没有人追查!我被人诬陷这么多年,甚至于眼下要有人害我兴明,你说要保家宅安稳,不要多追究!好!没有人追究!今日李将军和李小姐也在此,可否让外人评评理,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