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逃离李远成/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那个李小姐心肠是真的恶毒,居然就这么让您往水里跳!要不是奴婢机灵,早早察觉到不对劲,喊上了小七在池边守着,您保不准真的就出什么意外了!”喜儿为莫潇潇梳着头,愤愤不平道。

莫潇潇看着镜中眉目如画的影像,调侃道:“万一我出了意外,你可怎么办?”

她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喜儿闻言,泪水竟是立刻就落了下来:“小姐,奴婢不许您胡说!有什么意外,奴婢一定挡在您前面!”

莫潇潇心头一暖,轻轻握住喜儿的手。她原本以为出了临国侯,这偌大的府上没有一个人会心疼她,她终究是忽略了喜儿。

上一世,喜儿为了她生生的受了李远成一刀。这一世,她定然要护喜儿的周全!

莫潇潇动容道:“喜儿,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我也会保护好你,我在这府上除了我爹,没有亲人,他们都是豺狼虎豹,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

喜儿破涕为笑:“好啦,小姐。容奴婢快些为您梳妆吧,李将军马上要到了。”

昨日李远成正式派人来提亲,被提出今日要带莫潇潇去有名的林庵寺拜佛。莫潇潇再度装疯卖傻推掉了亲事,这拜佛一事却是回绝不得了。

二人收拾妥当便虽李远成出了府,马车一路平稳。

李远成似乎极力想要表现出对莫潇潇的喜爱与呵护,一路上关切的过头。莫潇潇看到他那张脸便恨意滔天,想着如何才能趁机让李远成吃点苦头。

当然,能杀了他,最好了。

可惜莫潇潇终究只是一介女流,而李远成一介武夫,她怎能敌得过?在受尽李远成关怀备至的各种关心以后,莫潇潇终于忍无可忍。

“解手......解手。”她痴痴傻傻的对着喜儿,不顾正在行驶的马车,掀开帘子便想下车。

李远成眼中闪过一丝不耐,语气却仍旧温柔:“三小姐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莫潇潇拉着喜儿下了马车,走到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轻笑出声,朝着前头就是一阵狂奔。

“小姐,小姐您慢些。”喜儿气喘吁吁的跟上,“小姐就这么跑了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莫潇潇白了喜儿一眼,道,“就算有事,也是他李远成照顾不周弄丢了我。走吧,我带你好好玩一玩,整日呆在府上可真是闷死我了。”

二人闲步许久来到了市集,市集上很是热闹,莫潇潇心头欢喜,拉着喜儿东看西看。

“小......小姐!”喜儿的脚步突然顿住了,“是李将军!他带人过来了!”

什么!莫潇潇顺着喜儿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李远成已经看到了她们,正带着人朝这边过来!

这一愣神的功夫,李远成已经疾步来到了莫潇潇的跟前。

“怎么又是你!坏人!坏人!”莫潇潇情急之下只能继续装疯卖傻,她才不要跟李远成回去!

李远成伸出手就想拉住莫潇潇。

好机会!莫潇潇心中暗喜,对准李远成的手腕就挠了下去,一道深深地血痕就这么被她挠了出来。

李远成吃痛伸回手,眼中的不耐烦更甚,语气却愈发的温柔:“三小姐乖,我是李远成李将军啊,把你带回侯府的李将军啊,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来,跟我回家。”李远成似是极力在忍住眉宇间的那股戾气,尽量放缓了语调,对莫潇潇道。

救我?不害我就谢谢你了!莫潇潇在心中冷笑。

“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莫潇潇竟是扯起嗓子,突然哭喊起来。

李远成没有想到莫潇潇会这么做,惊讶的愣在了原地。莫潇潇趁机越过李远成,边跑边哭:“有人要杀我!他要抓我回去杀了我!来人啊!救救我!救救我!”

她就是要闹,闹的人尽皆知。这样,李远成就不可能再提出娶她之事。

李远成见状,脸上的不耐烦终于掩饰不住。他几步便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莫潇潇的手,就准备将她强行拖回去。

“别杀我!别杀我我求求你!放开我!救命啊!”莫潇潇演戏演的入了迷,自己都快被自己骗过去了。

“你放开我们家小姐!”喜儿是个得力丫鬟,竟是在一旁哭着帮腔,惹得围观的人皆以为李远成要杀害莫潇潇,几个壮汉已是面色严肃,欲站出来为莫潇潇主持公道。

“什么人在前方吵闹?”苏钰清看见前方被一圈人围着,面上有了些许疑惑。

他身后的随从明远道:“您方才与黄大人议事的时候属下经过那里,发现是临国侯府上的三小姐疯病又犯了,李远成李将军正在试图将她带回去,她却一直说李将军想杀她。”

莫潇潇?上次那个装疯卖傻的女子?

苏钰清的心中一动,她分明是装的,如今怎么还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污蔑起了李远成?她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勾起了苏钰清的好奇心,他道:“走,我们去看看。”

“是,太子。”几名随从沉声应下,紧紧的跟上了苏钰清。

“救命!救命啊!”莫潇潇原本只是想闹一闹,却没想到真的把李远成给得罪了。她心中清楚李远成的性子,生怕真的出什么幺蛾子。

李远成怒气冲天,竟是用上了蛮力把莫潇潇往与临国侯府相反的方向拉,并对周围的人歉道:“我娘子头脑不太利索,如今又犯病了,实在是抱歉了各位。”

眼看着就要被李远成给拖走了,她心下急切,害怕真的闹出大事,只能焦急的左顾右盼。

苏钰清此刻刚走到离莫潇潇不远的地方,便猛地感觉一个人冲进了他的怀中。

“夫君!夫君你救救我!这是坏人,他要杀我!要杀我!”莫潇潇慌不择路,看到眼前竟是苏钰清,她来不及多想,只觉得李远成定然是不敢在苏钰清面前胡闹的,便一头扎了过去。

躲在苏钰清的怀中,莫潇潇竟然莫名感到了一丝安全感。

围观的群众皆惊,这女子究竟是谁的娘子?

苏钰清不过愣了几秒钟,竟是笑出了声来:“娘子,你可算是被我寻到了,怎会与人如此拉扯?”

他深沉的眸子看向李远成,显然,李远成也认出了他。

然而这里毕竟是闹市,他们几位都是有身份且极为尊贵的人,李远成根本不好说穿。如今莫潇潇扑进了当今太子的怀里,李远成更是什么都不能再说,否则便是以下犯上,只得悻悻而去。

“潇潇!潇潇你没事吧!”临国侯一行人姗姗来迟,见到苏钰清,皆是震惊,却又因着在闹市,不好行礼。

苏钰清点点头,将莫潇潇扶进了临国侯怀中,他戏谑地压低声音,在莫潇潇耳边道:“今日这声夫君你可记住了,这可不能是白叫的。”

莫潇潇一愣,定定的看着苏钰清:“你......”

“别愣神了,不然要穿帮了。”苏钰清轻笑着离去,那一声夫君竟是让他莫名其妙心情大好。

“太子,您为什么要救她?”明远没有忍住,问道。

苏钰清看着莫潇潇远去的身影,道:“也许只是觉得她有趣吧,你们可曾看出她是装疯?”

几名随从竟是都摇了摇头:“没有看出来。”

苏钰清不由得佩服起了莫潇潇高超的演技,果然,只有他一个人看穿啊。这个女子,着实有趣极了。

莫潇潇被带回了临国侯府,终于消停了,她原本只是想出去玩一玩,没想到被李远成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是筋疲力尽。

临国侯心疼地看着莫潇潇,心中的愧疚愈发明显。这个女儿自小便受尽苦楚,如今还得了这莫名其妙的疯病,可真是。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