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缘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惠贵人接着说:“我醒来,发觉眼前的场景同梦中无二,觉得奇妙,又觉得妹妹的话确实有道理,这几个月来,臣妾虽日日思念皇上,但是又实在没有脸面来面见皇上,想起妹妹说的话,觉得很是有道理,便斗胆前来见您了,心里想着,若您心中还有臣妾,臣妾便像之前那般服侍您,若没了臣妾,臣妾就请愿去宫外的寺庙中常住,为皇上您祈福。”听着惠贵人的话,皇上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来。

原来,惠贵人有一个胞妹,长相虽不及姐姐惠贵人姿色倾城,但是也是面容俊美,气质极佳,怎奈年少贪玩,这二小姐只带了一个贴身丫鬟便偷偷溜出门去,在集市上撞见护国大将军家的三公子,三公子对惠贵人妹妹一见倾心,谁知惠贵人妹妹其实早已芳心暗许他人,便誓死不从,一日,这三公子醉酒。来寻惠贵人妹妹,惠贵人妹妹本来就因父亲的门禁心情烦闷,见三公子屡次来纠缠,便出口顶撞了他,说了一些不太中听的狠话,三公子恼羞成怒,趁着酒劲轻薄了这惠贵人妹妹,惠贵人妹妹知自己已不是清白之身,再也没有颜面见人,在当晚,便悬梁自尽。此事一出,惠贵人的爹礼部尚书气极又悲痛不已,第二天便拟了份奏章,状告护国大将军家三公子欺人太甚,轻薄自己的女儿致死,奏请皇上下令惩治于他。

但怎奈,护国大将军刚刚为朝廷收复了一块失地,为皇上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载誉归来,实在是不便惩治,这礼部尚书虽是文职,这些年却也是对朝廷忠心耿耿,皇上思来想去,只好就以惩罚之名义,让护国公家功过相抵,终究是没动了这三公子,惠贵人的爹礼部尚书气不过,便日日上奏折,皇上知尚书思女心切,但是实在是不便将这三公子怎么样,日子久了,便让候公公将礼部尚书每日的奏折挑出来,不去理会。惠贵人也是悲痛不已,对皇上对此事的不作为怀怨在心,便开始对皇上闭门不见。

这惠贵人能够想通,实属难得,皇上在心中感慨一番,也顺带感慨了一下自己夹在中间的不易,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便是如此了。

惠贵人又开口道:“妹妹在梦中说,不久便会与我相见,今日那临国府的小姐一来,我就知妹妹所言不虚,真是缘分了,皇上,臣妾想改日与这小姐再见一面,续上这缘分,认她做个干妹妹可好?”皇上因为惠贵人妹妹的事,对她心存愧疚,别说这件事,何况是这样一件小事,怎会不答应。便说:“如此甚好,只要爱妃高兴,朕什么都依你!”惠贵人又起身谢主隆恩。说话的空隙,工部尚书许倾前来觐见,惠贵人说要回避,皇上说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回避,惠贵人复又坐下。礼拜之后,皇上说:“许爱卿自今日起,替朕好好的监视一下兵部尚书。”“是,臣遵旨,臣一定好好监视李远成尚书。”

为了便于协助皇上批阅奏章,苏钰清获封太子时被赐的东宫离金銮殿不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莫潇潇为了避免苏钰清再抱自己,步撵还未在地上放稳便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想要快步走出去,避免这种尴尬。谁知,一个重心不稳,就结结实实的倒在了端坐着的苏钰清的怀里。苏钰清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将莫潇潇拢在怀里,转而乐不自禁:“潇潇你这投怀送抱,可是合乎礼仪了呢??”莫潇潇瞪大了眼睛,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怎么一遇上这个男人,就老做这种没有理智的事情呢。莫潇潇瞪了苏钰清一眼,起身整理整理衣衫,快步走了出去。外面抬步撵的太监们已经齐齐跪了下来,一声声的奴才该死让太子和太子妃受惊了。苏钰清摆摆手道:“无妨。”也起身,随着莫潇潇走了出去。

莫潇潇这急匆匆走在前面的身影,就仿佛自己来过这东宫一样。果然,走了一会儿,莫潇潇就停了下来。苏钰清快步赶上去,不容挣扎的握起莫潇潇的手,牵着她,往宫内走去。

正走着,苏钰清忽然开口:“你既然煞费苦心的装疯卖傻,自然是有你的理由,我也不便多问什么,只是你从朝堂出来之后,便与常人无异,不怕旁人起疑心吗?”莫潇潇立刻停住脚步,愣在当场。

苏钰清见莫潇潇愣住,心想真是个可爱的女子,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向自己,认真的说:“潇潇,你大可放心,我知你是装的,我是绝对不会跟外人说的,我宫里的人就算看出什么,也都不会说,你相信他们,就像相信我一样就好,你在我东宫里,也不必设任何防备,明白吗?”

莫潇潇看着一脸认真地苏钰清,心生感动,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冷静坚强,不论是为了李远成登基的大计迫不得已杀人,还是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信被仇人杀害,自己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连自己掉眼泪,也是自己的母亲被谋害,还有自己的孩子被杀死的时候。没想到,今日只因眼前这个男人的几句话,自己的眼泪就差点涌了上来。

苏钰清将莫潇潇的内心看的通透,知道她在强撑着不让眼泪掉出来,便说:“你的寝殿就在前面了,你如果想让我陪你一同进去的话,本太子也不会拒绝。”莫潇潇低头整理了一下表情,听苏钰清这么说,微怒的抽出自己被苏钰清握着的手,随着四个宫女向前走去。

一盏茶的功夫,苏钰清依旧不见莫潇潇更衣过来,就起身去她的寝殿,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按东宫的规律,门外应该有宫女侯着的,但是此时莫潇潇的寝殿外面并没有,苏钰清心上一惊,莫非,那帮人连东宫都敢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