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讨个公道/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国候福上下几十号人跪拜别太子和太子侧妃的轿撵,等他们走远,街上跪拜的百姓们也都纷纷散去。这时临国候作揖,问留下的两名侍卫:“不知两位将士留下来,是所为何事啊?”两名侍卫也作揖道:“侯爷不必在意我俩,我们仅是奉太子殿下之命,留在临国候府看护太子侧妃的房间的。”“噢,那就辛苦两位了。”转身对后面的的一个家丁说:“带两位将士吃茶去,吃完之后去三小姐的房间。”两名侍卫又作揖:“吃茶就不比了,侯爷直接引路就好。”“好,”临国候对那个家丁说:“快引路。”

虽然今日太子殿下是奉皇上的旨意,来降罪于临国侯府的,但临国侯心中却欢喜,自己原先见李远成对潇潇上心,这女婿本意在是他的,但经那天那么一闹,这李远成对潇潇的好想必也是三分真七分假了,今日见太子殿下对潇潇,也算是情真意切,为人父母的看了甚是欣慰。只是不知,这潇潇与太子殿下是如何相识的?之前不是仅在山上见过一面吗。事中缘由自己也无从知晓了,等改日潇潇回府,再问她吧。不过今日看潇潇的行为谈吐,疯症可能是有所好转了,可谓是老天有眼啊!只要太子殿下对潇潇是真心的,自己也就放心了。

“今后你可消停些!”临国侯稍微加重了些语气,对方姨娘说。

“侯爷,难道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方氏家族被除名吗侯爷!我们方氏家族中的人虽然并非都是朝廷重臣,但是也是在勤勤恳恳为朝廷效力啊侯爷,难道皇上真的要为了一个女子,剥夺一个忠臣家族的名誉吗!”方姨娘在府外便对临国侯哭诉。“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临国侯有些动怒:“潇潇好歹要叫你一声姨娘!你现在闹到让皇上太子对你做的那些丑事都看不惯,特意过来降罪于你,你还心存不满吗!你要把全府上下都连累上你才满意吗!等回头再跟你算账!自今日起,你也不必出来走动了,杜鹃你给我在房间里伺候好夫人,不许让她出房门一步!”

“什么,老爷您当真要如此吗!”方姨娘不信,这么多年来,我尽心尽力的服侍侯爷,侯爷从未如此过,今日居然会为了莫潇潇那个丫头这般对自己。“夫人,我扶您回房吧!”方姨娘的贴身丫鬟伸出手来,想扶方姨娘进去。“啪-”方姨娘猛的打了杜鹃的手一下,仍旧是没解气,不知是真是假的抽泣着回了自己的房。

莫音儿见父亲如此生气,也不敢多说什么,紧跟着方姨娘进府去了。

李云媛仍双手攥的紧紧的,看着刚才太子的步撵消失的拐角。见方姨娘和莫音儿都进去了,对临国侯说:“侯爷,今日云媛是背着哥哥偷偷出来的,就先行回府了,若潇潇,噢不,若太子侧妃回府之时,我再上门拜见吧!”“好,你去吧。春生,你送李小姐”临国侯让一个家丁送李云媛回去。“是”叫春生的家丁应了一声。

临国候想起,太子殿下方才问亲眷的时候,许是在问家中老母怎么没到府前迎接?好几日了,老母亲的病情加重,已是不能下榻的程度,家中最近杂事琐碎,若是潇潇先母仍在世的话,定能将全府上上下下打点的井井有条。想到此处,临国候往府中走了几步,对家丁说:“去祠堂,看看先夫人。”

回皇宫的轿撵中,莫潇潇问苏钰清:“你我虽算是有婚约在身,但是仍然是你未娶我未嫁,我这样贸然的住进你的行宫,宫中人多嘴杂,恐怕会让人说了闲话吧!”

“一个能上朝堂也能当厨娘的悍女子,还怕这流言蜚语吗?”苏钰清饶有兴致的看着莫潇潇。“人家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喂,你说谁是悍女子!我警告你啊,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正说着,轿撵忽然停了下来,只听外面似乎是有人在哭诉一般。苏钰清文侧帘外面的小顺子:“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小顺子说:“太子殿下,是有一老妇在拦轿哭诉,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扰了殿下,小的这就去把她弄走。”“慢着。”苏钰清想了一想,说:“让她到轿前来。”“是。”莫潇潇在心中重新将苏钰清打量了一番,看来真如传言所说的一般,当朝太子果然是体察民情英明神武。

不一会儿,只听外面传来声音:“大人,请为小民做主!”小顺子赶忙纠正:“里面坐着的乃是当朝的太子殿下和太子侧妃。”“啊,老妇我有眼不识泰山,但是还求太子殿下太子侧妃为小民做主啊!”“你是有何冤狱,且讲来听听,本太子听你说一说你所冤之事的缘由,才好决定为你做不做主。”

“是,老妇是附近村落的普通百姓,膝下有一儿子一个儿媳,前些时日,一帮官兵模样的人来村落里劫走了些壮年男子,老妇儿子就是其中之一,说是奉了哪个大人的命令,紧急的找一些壮年人进军,为朝廷效力。老妇我的丈夫原本就是守城的官兵,他的当年入军是看了城里贴的告示,才主动去的,并且那些官兵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什么详细的缘由来,我觉得我儿这入军入的蹊跷,家中儿媳也是卧病在床,他们尚有一个不足三岁的孩子,家中的生活实在是过不去了,这才是出此下策啊,求太子殿下为我儿做主啊!!”

“哦?那帮官兵进村劫人之时,可有说过什么??”苏钰清也觉得此事蹊跷,几个月前,护国大将军刚刚凯旋归来,边疆一切太平,城中也并没什么需要紧急招兵买马的大事,且这老妇说的还是直接将人劫走,如此种种,看来这其中的确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他们行事小心的很,一个字都未多说,只是有几户人家不从,曾与之有过争斗,但仍是不敌他们,成年男子被齐齐掠走了。”老妇抹着眼泪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