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路遇伸冤之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行事小心的很,一个字都未多说,只是有几户人家不从,曾与之有过争斗,但仍是不敌他们,成年男子被齐齐掠走了。”老妇抹着眼泪说道。

“如此说来,那帮人的种种行径,是半份证据都不曾留下了?”苏钰清隐隐觉得此事不是小事。

“有是有的,只是……只是一些打斗时斩落的衣衫,并无什么直接的证据。”老妇无奈,看着自己手中的衣物,自己见识浅薄,并不能识得这衣服是何种身份的人所穿。

“哦,这样的话,那些衣衫你可曾带来了吗?”苏钰清说。无论多小的物件,总会有什么线索在上面。

“是,小民日日带着,只盼有一天能碰见可以为我们做主的大人。”老妇将手中的衣衫举过头顶。

“老人家,你且回去吧,过些时日我定给你答复。小顺子,你给这位老妇人些银两。把那些衣衫好生收下。”苏钰清吩咐道。

“是。”小顺子应道。

轿撵行至的地方,百姓皆跪拜,此次一来,外面的百姓都在齐声呼喊,“太子英明!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声音浩荡,不绝于耳。

“看来,是有人要策反了。”轿撵重新上路,苏钰清对莫潇潇说。

“为何?”莫潇潇想,这苏钰清倒是挺聪明的,自己上一世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的那么些年,其中的小伎俩自己也是略知一二。朝廷招兵买马,定是要走程序在城外贴告示,成年男子自己请愿前去参军的,这如果一伙人悄悄的进村掠人,怕是要充的军,是不想让人知道的军了。

“我皇叔就曾做过这种事,其他的大臣上奏的奏章,父皇也都让我看过,我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那你将如何做?”莫潇潇问。

“只能尽快的派人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且回宫之后,还要将此事禀告父皇。”苏钰清一脸认真。“不过潇潇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听闻这种血腥之事,竟是面不改色,是比旁的女子,要多出几分勇敢呢!”苏钰清欣喜地看着莫潇潇,自己喜欢的,正是莫潇潇这种女子。

“承蒙太子殿下抬举了。”莫潇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表现的确是太过于沉稳了,虽这苏钰清不是坏人,但是终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刚刚我也是受了些惊吓,只是不好在太子殿下面前失礼,才未表现出来罢了。”莫潇潇急忙掩饰。苏钰清也不打断,静静地看着莫潇潇扯谎,言语能够骗人,眼神可不能。自己一切心知肚明,只是这潇潇此时不愿多说一定有自己的考虑,那就不拆穿她吧。

“对了,想起一事来,在我东宫之中,你不必担心你装疯一事被拆穿,府中之人皆是我的亲信,你大可放心。至于外人那里,我会宣称寻得一位神医,能将你的病治好,你只消表现的渐渐好转的样子就好了。”

亏得他细心,这样细小的事都替她想好了。

“恩……”

李府内。

李云媛将一杯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贱奴,端茶倒水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地下跪着一个小丫鬟,十五六岁的样子,趴在地上不知所措,被李云媛训斥的全身发抖。“呦,这又是什么事情,把我妹妹给气成这样啊,啊?”李元成走进来,瞅了一眼地上的丫鬟,“还没进门就听见你在这儿发脾气,究竟是谁给你气受了?嗯?说出来,明日哥哥我就去教训他!”李远成摸着李云媛的头发,一脸宠溺。“丫头做事不得你意,你将她打发了就是了,为什么要发脾气嘛!”

小时,他们兄妹俩的父亲战死沙场,母亲一时接受不了现实,也吞金自尽,家道败落了下来。幸好哥哥李元成争气,若干年后高中武状元,只可惜家中没背景,只得从一个九品芝麻小官儿,一步一步往上爬,终于爬到今日兵部尚书的地位,只是上天适时的给你野心,本也是好事,可助你仕途通达,只是这李远成野心却越来越大,不满足兵部尚书一职,自己的政见与当朝的皇太子多有不和,来日若太子登基,自己恐怕没什么好下场,这样思虑来去,竟觊觎起皇位来。

“哥哥,今日那太子殿下和太子侧妃去临国侯府上削了方姨娘家族的名号,要紧的是,你可知这太子侧妃是谁?”李云媛焦急的说。

“总归不是你吧?”李远成还想逗逗妹妹。

“哥哥,我和你说正经的!”李云媛见哥哥这样,更着急起来。

李远成见云媛一脸召集的模样,也认真揣摩起来:“是谁?”

“莫潇潇!是莫潇潇啊哥哥!” 李云媛拉着李远成的衣袖,带着哭腔说道。

“什么?莫潇潇”李远成有些震惊,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难道,是那天在集市?不可能啊,据他所知,这太子倒不是个随随便便的人。难道说,这都是早有预谋的?

“哥哥!那个莫潇潇临走前,还警告那个莫音儿,说什么她已经伤害不了她了,还让她好自为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呢!”李云媛向李远成诉苦。

“你是说,莫潇潇让莫音儿好自为之?”李远成指指自己的头。“神志十分清醒的说?”李远成察觉到了什么。

“对!神志十分清醒,一点疯症都看不出!之前的样子八成是假装的!”李云媛想到自己被莫潇潇骗了这么久,又想起太子殿下对她一往情深的样子,不由得气上心头。“哥哥,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如实的禀告给皇上和太子殿下啊!”李云媛心想,眼看着莫潇潇就要嫁入皇宫,如果此时一个欺君大罪下来,这个嫁入皇宫的人,会不会是自己呢!今日见太子一面,在心里暗暗发誓,此生定要非太子殿下不嫁。

“云媛,这不是你一个小姑娘家该考虑的事情,知道吗?!”原本莫潇潇这疯症就来的蹊跷,今日经云媛这样一说,的确像是有意为之的样子。李远成思忱着,寻个什么由头,将莫潇潇装疯卖傻的事情告诉皇上和太子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