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试探/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哥哥,我一直按你的吩咐做事,不过,哥哥,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临国候府这么大的势力吗?如果莫潇潇真的嫁入皇宫成为太子侧妃,那整个临国候府,不就都是太子的人了吗?”李云媛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李远成,赶紧趁热打铁:“哥哥,既然拉拢莫潇潇已经无望,那不如退而求其次——”李云媛看了李远成一眼“将莫音儿拉拢过来,她怎么说也是临国候府的小姐,哥哥你本来娶莫潇潇就是为了临国候府的势力,不是真的喜欢他,既然这样,娶谁不都一样吗?”

李云媛知道李远成的野心,况且,自己若是想要嫁给太子,非要经过哥哥的帮助不可,单凭自己根本近不了太子的身,而要想壮大哥哥的势力,也一定要依靠临国候府这棵大树。等哥哥功成名就之时,自己再去替太子跟哥哥求个情,让哥哥把自己许配给太子。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李远成眼前一亮,但仍说:“云媛,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事情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待哥哥我回去好生的想一想。”

“哥哥,你好好想想!”见李远成没有直接拒绝,凭自己对哥哥李远成的了解,这件事说不定就成了。

李远成回到自己的书房,想了一想,招来府上的幕客,就此事连续商讨到三更。

翌日,李远成换上朝服,持一本奏章,坐上轿撵向皇宫赶去。快到京城的时候,轿外传来百姓的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李远成心想,自己一直对在城根下设百姓的市集持反对意见,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更是反感。便双手抱在胸前闭目养神,揣度着待会怎么即说出这件事情,又不着痕迹将自己与此事划清关系。

“这太子侧妃也是可怜,年纪轻轻的就……哎……”

“可不是怎么的,只是这太子也是情深义重之人啊,太子侧妃身患顽疾仍不离不弃,实在难能可贵。”

“是啊是啊……”

李远成猛地睁开眼,拉开面前的轿帘,只见前面贴告示的地方围着一群人,李远成示意将轿撵停下,派人到前面看看发生了什么。

下人回来禀告说:“大人,前面是贴了张皇榜,上面说急招天下神医,为太子侧妃根治顽疾,说是疯症还是什么的。”

见李远成没反应,下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咱们是进宫还是……”

李远成沉默了一会儿,“进宫!”

轿撵缓缓地进入宫城。

“宣兵部尚书李远成觐见——”

“臣李远成叩见陛下!”李远成跪拜,进来时,将奏章悄悄的收了起来。

“爱卿平身——”皇上摆了摆手。

“爱卿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说来也巧,钰清刚走不久,本来南方水渠的事,朕本想交于你们两个来办,但是太子说,他以一己之力便能办好,朕便交于他了,爱卿是有事要奏?”皇上自上次莫潇潇在朝堂上控诉李远成的种种罪行之后,就对李远成留了心,派身边的人监视着李府,没想到这李远成也是心思缜密的人,监视数日仍无所获。今日皇儿替自己的妃子寻医的告示刚贴出去,这李远成就求见,其中是有什么关联吗?

太子已经来过了?李远成想。自己尚不知莫潇潇是真疯假疯,对自己做的事知晓多少,亦不知她对他说了多少,想来比较棘手。

“臣听闻一路赶来之时,听闻太子侧妃有顽疾,说来也巧,臣府上有个下人有幸在江湖神医李无常的身边侍奉过一段时日,若太子殿下放心,臣愿为太子殿下分忧。”

“哦?真有此事?钰清听了定会欢喜。来人呐,宣太子觐见。”皇上不知者李远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那个侍奉过神医的下人之事是真是假。就以静制动,看看这李远成究竟是要做甚么。

“陛下,不必劳烦太子殿下前来了,臣去东宫寻太子殿下就好。”李远成心想,自己尚摸不清事情发展到什么什么地步,还是从根源开始,自己亲自去试探一下莫潇潇吧。

“那样也好。你且去吧”皇上说。

“臣告退。”李远成退了出去。

出了朝堂,李远成朝东宫走去,还未进东宫,迎面忽然走来太子殿下。

“臣叩见太子殿下”李远成不知,在李远成还未进宫的时候,苏钰清就在宫中等着他了。他对莫潇潇的所作所为自己一清二楚。

“听说李大人来东宫寻本太子。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李远成望了望苏钰清的身后,并不见莫潇潇的身影,便又拜了拜,说:“听闻太子殿下要独自负责南方水渠的事情,这件事实在是庞大复杂,之前这件事一直是由臣负责的,太子殿下若是想做,臣愿倾力相助。”

“哦,李大人真是为本太子费心了,只是该负责的的事情自然要负责好,这跟自己没关系的事情,还是不要插手为好,李大人,懂我的意思吗?”

“太子殿下教训的是,臣懂了。”李远成咬紧了牙关,作揖的手用力的白骨尽显。

“既然李大人没什么事了,那就退下吧。”苏钰清说道,看了李远成一眼,自己差不多能知道李远成此次前来东宫的意图,但是并不说破,且看他接下来要如何行动。

“臣告退。”苏钰清看着李远成退下。

临国侯府内,全府上下乱做了一团。

“老夫人,您可得挺住啊,您如果去了,我也就跟着去了啊老夫人!”莫老夫人的塌前,方姨娘哭成泪人,之前,方姨娘一直认真的承着临国侯的惩戒,不出房门一步,今日坐在门口晒太阳,听一个路过的下人行色匆匆的跑过去,拦下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这老夫人恐怕是不行了,嘴里一直念叨着侯爷和方姨娘,方姨娘虽然平时对莫老夫人揉脚捶腿前后伺候的紧,但也是为着她能压着临国侯,护着自己和音儿,这眼看着莫老夫人要不行了,最吃亏的还属她们娘俩啊!当下便在心里一盘算,自己此刻破了临国侯的戒闯了出去,为的是见莫老夫人,想必临国侯也不会怪罪于她,反而会觉得她待老夫人真心诚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