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李远成的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云媛看着哥哥眼神寒光凛然,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哥哥一直疼他,她从不知哥哥还会有这幅面孔,但是看哥哥坚决的态度,现在说出自己爱慕太子殿下恐怕不妥,还是再等等,静观事态的发展,再适时的告诉哥哥吧。

城外某处客栈。

“喂,你至今没告诉我,究竟是所为何事,咱们要在城外待几天呢?”莫潇潇拦住往外走的苏钰清,今日她非要问清楚不可。

“莫小姐问的可真够早的啊。”苏钰清调侃道。“我当然是觉得你会主动的告诉我,我才一直没问的。”“依我看,是太久没来民间游玩了,一时忘乎所以了吧。”苏钰清继续调侃。和莫潇潇在一起的这几日,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她逞口舌之争,这个女子甚是有趣,自己也是棋逢对手,第一次遇见比自己还不讲理的人。

“话虽如此…对了,昨晚我听见你与一位大人说着什么李远成将军如何如何,我自己实在是烦闷的很,你能不能讲于我听听?你放心,我知道女子不宜涉前朝之事,你就当给我给我讲段故事嘛。不然我一人实在是无聊至极。如何?”莫潇潇软磨硬泡,想多打听一些李远成近日的行踪,自己在上一世虽然对他了如指掌,但是今世不同往世,是断然不可出任何差错的。

“你当真这么感兴趣?”苏钰清当然知道莫潇潇为什么会这么问,也知道她并不是要听故事。自己在初遇之时便看破她装疯卖傻,于集市偶然与她撞见,便知道她讨厌李远成,只是当时并不知其中缘由。今后的几次交涉,尤其是那次朝堂申冤,越来越感受到莫潇潇对李远成李云媛乃至方姨娘莫音儿深深的敌意。便在心中揣度着,告诉她关于李远成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当然,那日在朝堂之上,我所说的每一件事,你都听到了,我身为一个弱女子,虽然不能为自己报仇,但是也一定要时时刻刻的知道自己的敌人在做什么。”莫潇潇觉得还是不告诉苏钰清自己的计划为好,毕竟他虽是个好人,但是终究还没到能够将自己的软肋摊开让他看的程度。

“我告诉你也没关系,”苏钰清心想,还是告诉她吧。“反正也没什么坏处,潇潇,你可知我们此时所在的地方是何地?”苏钰清问莫潇潇。“你那日不是说,已经贴了皇榜向天下召集神医为我诊病,为了增加这桩事情的可信度,所以带我出城,装作一副亲自奔赴天下寻医求药的样子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目的?这难道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村落吗?”

“你可还记得,那日我同你从临国侯府出来回皇宫的途中,遇见的那个老妇人?”“自然记得,她手持一些衣衫,说是劫走他儿子的悍匪留下的。”“正是,那日我吩咐小顺子给她银两之后,她便千恩万谢的走了,小顺子让两名侍卫暗中跟随,便来到了此刻我们在的这个村落。”“你是说,这就是那帮悍匪劫人的村落?话说回来,小顺子真会做事。”“那是自然,他自然是像他主子”“……”莫潇潇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来,示意他接着说。

“下面的人这几日在村里盘查了一番,发现老妇人跟老妇人说的一模一样,看来她并没有说谎。本来他们是什么都不肯说的,他们谎称是过路的生意人,并不是什么官府的人,他们才肯说,看来,这里的人都被衙门欺压怕了。”“天子脚下,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可怜。那离京城很远地方的百姓,不知过着怎样的日子呢。”莫潇潇用茶盖推着茶沫,一脸担忧的说道。“你倒是心怀四方。”苏钰清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莫潇潇仍一本正经,“对了,关于老妇手上的那些衣衫,可有什么线索吗,是什么人的?”

“说来也巧,这京城的黎大人也正在追查此事,昨日我的人和他的人碰头,在城外的酒楼那儿商讨了一番,发现这上面的花纹样式,像是李家军的人的。你也知道,噢对,你并不知道,那我便再说给你听听,这李家军所为何物。”苏钰清将手中拿的书放在桌子上,拿起茶壶给莫潇潇斟满,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说道:“这李家军是由李远成亲自带出来的一支军队,你也知道有人称李远成李尚书,有人称他为李将军。称他为尚书,是因为他的官职兵部尚书,掌管兵部,手握大权。称他为李将军,是因为他曾和护国大将军一起镇压边界,的确是有勇有谋,父皇赐他将军令,便有了这么一个称号。”

“你是说,是李远成的人,私自在民间寻壮年之人,扩充他的李家军?”莫潇潇有些吃惊。在上一世,李远成虽然是有心谋反,但自己也是几年之后才发现他的野心和动作的,没想到,原来他这么早,就开始做这些事情了。

“不错,但是,碍于他是兵部尚书,手中还有一道将军令,府中还有一只精锐的李家军,就算是我,此时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他要谋反。”苏钰清陷入沉思,自己得早日想个办法来制止他的行动,拆穿他的阴谋,让父皇降罪于他,不然,等李远成的准备充足之时,就诸事晚矣。

“还有,”苏钰清接着说,“近日你我一直在这个村落中,手下的人在夜间巡逻之时,发现一行人虽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裳,但行为举止鬼鬼祟祟,便将他们捉了来,你猜,他们是谁的人?”

“一定是李远成的!”莫潇潇跟的牙痒痒,双手攥紧,指甲都要掐到手掌中去。又发觉苏钰清在身旁,不可反应过大。便松开双手,端起茶杯,装作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方姨娘莫音儿和李远成一直待我如眼中钉,他们监视倒也可以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