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莫潇潇回府/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错,他们是李远成的人,昨夜连夜审问他们,才知道,李远成还在怀疑,你的疯病是真是假,所以一直在派人跟踪你。从朝堂之上你申冤那日开始,我就知他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这宫中的伎俩,我再熟悉不过。”

“所以你才让我一直在你身边?”莫潇潇有些感动。“不然呢,让你回临国侯府任人宰割?”莫潇潇偷偷的笑了笑,自己上一世一直是冲在最前面为李远成拼死拼活,今日,第一次感受到什么事被人保护的安全感。“太子殿下,外面有临国侯府的人求见。”门外忽然传来声音。苏钰清抬起头看着莫潇潇,意思是问她,见还是不见。莫潇潇回道:“不见。”又端起茶杯喝起茶来。不一会儿,声音又想起,“回太子侧妃,临国侯府的人说,是有紧急的事情要告诉您,说是之前已经到宫中一趟了。”“莫非是有什么大事?”苏钰清问莫潇潇。“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就跪到房中来。待抬起头来,莫潇潇才发现是在自己房外看护的忠城,“三小姐……太子侧妃,您让小的好找。”“怎么,忠城,府中发生什么大事了吗?”“自己人?”苏钰清插嘴问。“他待我但是真心,看来真的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府中人才会派我的人来告知我。”“小姐,莫老夫人走了。”“什么?”莫潇潇也是有些吃惊的,自己在府中的时候,莫老夫人虽行动不便,但是也还康健,没成想,这几日没回府中,竟就这么走了。

“莫老夫人她已经走了几日了,太子侧妃,您不要怪莫老夫人平时对您不冷不热,她其实只想让整个临国侯府不出什么了乱子,大家和睦相处,只是委屈您了。莫老夫人临终前,还在念叨您的名字呢。您还是尽快回府看看吧!”听到忠城说,莫老夫人临终前在念叨自己的名字,莫潇潇心头被揪了一下,但是面上立刻还是冷了下来。咳了几声说道:“那我便回府看一看。”“我陪你一道儿去。”苏钰清说。“不用,我自己知道保护我自己,况且,还有喜儿呢。”“喜儿毕竟也是女子!这样,我让我的贴身护卫随你回府。也好让我放心。”见苏钰清这样说,莫潇潇不好反驳。便点头应了,说:“我这就启程回府。”“好。”

刚下轿,迎面便是铺天盖地的缟素,白色的绸布白色的灯笼,全府上下的人,皆着白衣,白的刺眼。莫潇潇拦住一个行色匆匆的下人:“姥爷在哪儿?”下人赶紧行礼:“三小姐……不不,回太子侧妃,老爷在灵堂。老爷一直在等您。太子侧妃请随我来。”

“潇潇,你来了。”临国侯声音沙哑,想要站起来,想必是跪了太久腿麻了,几次都没站起来。莫潇潇快步上前,将父亲扶起来。“爹,我回来了。”“潇潇,”临国侯的手在莫潇潇的手上轻轻的拍拍。

“你随我来,你奶奶给你留了些东西。”跪在旁边的方姨娘眼珠都要瞪圆了,原来这老夫人还给这莫潇潇留东西了?!是莫老夫人留给莫潇潇的,自己不便跟上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暗自生气,莫音儿说道:“爹爹,奶奶这也太不公平,为什么把三姐姐的东西单独给她呢,音儿不欢喜,也要看看。”“音儿,不许胡闹!你和你娘亲在这儿侯着!”莫音儿听临国侯这样说,也是生气,跪下来别过头去。

莫潇潇随临国侯来到内殿,临国侯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盒子来,说:“这是你奶奶留给你的,我已经告诉她,你与太子殿下有了亲事,她也替你欢喜的很,潇潇,你别责怪她平时待你冷淡,但都是我和你娘的错,你奶奶临走前还说,都没正经的叫你一声孙女儿,很是遗憾。”莫潇潇听了也是心上一软,:“爹,奶奶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娘?”

临国侯让莫潇潇在桌前坐下来,说道:“这说来话长,我和你娘亲本是青梅竹马,家境也是门当户对,只是婚后一个念头,就皇太后赐婚,把方姨娘赐给了我,皇太后之命,谁人敢违抗呢,有一年,你方姨娘有了孩子,两个人本来关系不错,约着去府中后花园赏荷,方姨娘大着肚子不太方便走路,你娘亲就扶着她,谁知脚下一滑,跌倒了,方姨娘是皇上赐婚,你奶奶很看中她和她和腹中的孩子,但是最后,方姨娘腹中的孩子终究是没能保住,没些时日,你娘亲就有了你,方姨娘过度伤心,开始对你娘亲怀恨在心,两个人的关系渐渐的僵了。你奶奶也因此不喜欢你娘亲了。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你娘亲的错,只怪我当初对太后赐婚没有抗拒。如果当初我态度强硬一点,也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悲剧了。”

看来,爹并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是莫音儿害死的。莫潇潇心想。“爹,我知道了,我不怪奶奶。”“还是你最懂事,潇潇,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知道那些针对你的事儿是谁干的,但是爹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懂爹的为难吗?”

“爹,你的苦衷我都知道。”莫潇潇知道自己的爹在中间的为难。“爹,这几天想必你累到了,从今日起,就由我来守灵吧,您回房歇一歇。”莫潇潇心疼自己的爹。

“这怎么行,你现在的身份不同往日,你现在是太子侧妃,如果福气好,说不定还是未来的皇后,这种事情,怎么能由你来做呢。你既然来了,就在家中多住几日,什么都不用你做,你陪陪爹就行,可好?”

“爹,全府上下都如此忙,我怎能闲着,我这就回房把这盒东西放下,和喜儿去外面买点东西。您就在房中歇几个时辰。”“也好,你去去就回。”“是,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