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传言/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令双手抱拳:“今日让李府的人把太子侧妃劫走,臣无颜见太子殿下,臣一定将功补过,豁出性命也护太子侧妃周全!!”

“错不在你。”说完,苏钰清转身对莫潇潇说:“前面有一辆马车,你坐马车去。李府的人不知有没有除干净,一路上小心,不要叫我挂心,我这就连夜回去和许大人商讨对策。”

“你去吧,我明日就回府。”

“好。”

到了李无常的旧居,战令一声令下,将士们将此处严严实实的护了起来。莫潇潇同黑衣人走进配药房,专心配起解药来。

一个时辰左右,莫潇潇将配好的药裹在黑衣人溃烂的伤口上。问:“你今后作何打算?”

“回太子侧妃,小民行走江湖多年,空有一身武艺,旁的什么都不懂,只是听了家中娘子的话,金盆洗手不做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儿,竟也不知道今后能做什么。”

“既然如此,你便随我回临国侯府去,我只称是路上救了你一命,让我爹给你在府中寻个差事吧。”

“谢太子侧妃,谢太子侧妃,”黑衣人从座位上起身,跪在地上拜了几拜。莫潇潇开玩笑说:“顺手之事,不必谢我,话说回来,倘若有一天,我让你去做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你会如何。”

“我虽金盆洗手,但是太子侧妃是小民的救命恩人,您指使小民做什么,小民绝不犹豫半分。”

“哈哈,我莫潇潇从不做逼迫别人的事儿。我先回房休息了,明日你随我回府,这个配药房受各种草药熏陶,整个房中都是药的气味,你今晚便在此处睡下,也便于你压制体内的毒。”

“谢太子侧妃。”

话说这白日里,喜儿找不见莫潇潇之后,便同战令一起回临国侯府报信去了。回到府中之时,李云媛正在府中同莫音儿玩耍。临国侯听闻喜儿跟丢了小姐,顿时大发雷霆,李云媛这时在旁边添油加醋,说喜儿身为一个主子的贴身丫鬟,居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主子没了,理应受杖刑50,临国侯正在气头上,吩咐了府中的家丁都出去找小姐之后,自己也完全坐不住,亲自出门出打听线索了,全然没心管顾被李云媛下狠手的喜儿。

李云媛说完之后,见临国府中的人都不动,便指使自己的人,将喜儿拖到庭院中,就地施了杖刑,喜儿毕竟只是个小丫头,怎么经得起两个男人的蛮打,不到三十下,便晕了过去。

莫音儿在一旁全都看在眼里,心想这李云媛没想到还是心狠手辣的角色,跟自己这个相像,在将来说不定能帮自己一把,便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和她交好。李云媛见喜儿没了声响,临国侯又出门去了,便更大胆了起来,让手下的人将喜儿拖到了后厨房的猪圈中。

这时,一个身边的人悄悄的过来,附耳说道:“小姐,您让在城中传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李云媛抿嘴一笑,“好,回府之后你们都有赏。”

李无常旧居。

第二日上午,莫潇潇坐上马车,因黑衣人身中奇毒不便行走,莫潇潇便让黑衣人同自己一起坐在那车上。

一路上,莫潇潇见黑衣人深思忧虑,便开口道:“怎么,此时在回府的路上,你现在后悔了不成??”

黑衣人赶紧答道:“太子侧妃救了小民命,小民感激还来不及,怎会后悔,”黑衣人见莫潇潇看出了自己有顾虑,便直说道:“太子侧妃,实不相瞒,这李云媛和李远成兄妹俩做事心狠手辣,从来都是斩草除根从不给人留后路的,我一个人倒是不怕什么,我只怕我家中……”

“你放心,昨夜你也见过太子殿下了,如果太子殿下都保护不了你,那天底下还有谁能护你全家周全?”

“太子侧妃说的是,小民多虑了。”

处理掉喜儿,李云媛觉得事情差不多了,不便在临国侯府中继续逗留,便起身向方姨娘告辞:“感谢方姨娘和音儿的款待,改日云媛定与哥哥一起再来府中拜会。”

莫音儿一听李远成要来,脸上红了几分,太子殿下虽好,但是自己倒是有自知之明,且今日来自己与这李远成将军走的也是很近,李远成将军上过沙场,举止之间带着男儿的英气,让莫音儿很是满意。所以一听下次李远成将军要来,便心生欢喜:“云媛,我巴不得你日日前来。”

李云媛自然知道,莫音儿这是拜倒在哥哥的铠甲之下了,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堆上笑容:“你我早就姐妹相称,府中只有我一个女眷,很是寂寞,若哥哥知道了我和你如此交好,也定会为我高兴。妹妹先告辞了。”

赶到京城,莫潇潇拉开轿帘观望,集市上人来人往,说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只是中间有些奇怪的对话,莫潇潇听了不禁生气:“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就是临国侯府中的那个三小姐啊!”

“那个有疯症的三小姐?她怎么了?”

“哎哟,说来话长,这个三小姐啊,昨日在集市中被人劫了去,扔在了荒郊野外”

这时,似是另一个凑了过来,插嘴道:“不不不,荒郊野外是不假,只是啊,还是个常年悍匪盘踞的山头,我也是今早起来听卖烧饼的王二娘说的,这个三小姐被掠会了山寨去,你说,山上一群壮汉,能有什么好事情,这件事儿整个京城都传开了!!”

“可怜见的,这三小姐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让她染上疯症不说,还遭受这样的羞辱……”

“可怜见的,听说最后那帮悍匪非让那三小姐留在山上做什么压寨夫人,三小姐誓死不从,竟从山崖上跳了下去……”

“什么?果真跳了吗??”

“可不是,城门边上那个算命的说的有板有眼,况且大家都这么说,还能是有人杜撰的不成??”

“啧啧啧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