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安全回府/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的手紧紧的握着帘子,在前面赶车的战令停下马车,问莫潇潇此时该怎么办。莫潇潇转念一想,这坏人名声的事儿,也只有李云媛那个女人干得出来,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时如果默不作声反而会以讹传讹不知最后演变出什么说法来,顿了一顿,便拉开轿帘,走下马车。环顾四周,走上了市集上的一个旧戏台子。

见到久未使用的戏台子上忽然上去了一个漂亮姑娘,南来的北往的纷纷驻足,以为这姑娘要登台唱戏。不一会儿,莫潇潇见戏台子下的人聚集的差不多了,远一点的人也正要围过来,便让大家肃静。大家都觉得新鲜,便都真的安静下来,难得,一个人热闹的集市上乌泱泱的人安静下来。

“大家安静一下,且听小女子一言。”莫潇潇弱弱的行了个礼,便讲起自己的经历来,说到动情处还用衣袖遮住面容装作抹抹眼泪的样子,但并不将它擦去,只任凭眼泪在脸庞上缓缓滑落,台下的人男人们听了皆沉默,女人们也都随着她抹眼泪。

这时,莫潇潇示意让黑衣人上场,黑衣人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着重强调了小姐的医术多么高名,将其经历形容的更加坎坷,台下一片唏嘘,莫潇潇觉得差不多了,转眼又开始傻笑起来,战令知道这是莫潇潇的对策,上台来说,小姐一路上怕的又受了刺激,疯症又犯了,要马上回府才好。便护着莫潇潇重新上了马车。

下面的百姓看小姐如此善良,但是却被传言弄成这幅模样,实在是让人心疼,便到处述说事情的真相,都想着让小姐寻回自己得清白。

回到车上,莫潇潇安静下来,心里惦记着临国侯是不是也听了这些传言,自己得早点回去别让他挂心。

临国侯府内。

此时,全府上下除了方姨娘和莫音儿,都一夜未眠,四处寻找莫潇潇的下落,尤其是临国侯,自己觉得亏欠女儿太多,自责的不成样子。

一夜之间,竟生起病来。尤其是今早城内流言纷纷,说是三小姐被人掠走丢到荒郊野外被人玷污,不忍被平白羞辱跳崖自尽。临国侯听了更是头发都白了一半。正在床上喘息着,下人急匆匆的来报说,小姐回来了!

临国侯喜不自禁赶忙起身,但怎奈病体孱弱,引出重重的咳来。莫潇潇一回府便听说自己的爹病倒了,什么都来不及收拾便直接开到临国侯的寝殿。“爹!女儿不孝,让父亲担忧了!”临国侯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莫潇潇上下,半天才道:“潇潇受苦了!可是伤到哪里了没有?”

“没受伤,爹,女儿一点都没事儿。”方姨娘和莫音儿听着城里的流言蜚语还高兴的合不拢嘴,这忽然又听说这莫潇潇又回来了,便亲自过来看看消失是否属实。

见莫潇潇正与临国侯在床上讲话,方姨娘撇撇嘴:“傻人有傻福。”

此时,战令和黑衣人在府里的庭院中,让大家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到小姐给自己上药那儿,还敞开衣袖,让大家看他的伤口,府中的人纷纷称赞,小姐面和心善,必定逢凶化吉啊!

这时候,临国侯府的人也出去将这流言蜚语压制了下来,没出了半日,就没了消息。一时间,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临国府上有个三小姐莫潇潇,虽有疯症但心地善良并且医术高超。百姓们纷纷赞叹临国侯好福气,小姐的疯症也一定会得上天庇佑早起转好。

李府中。

李远成问李云媛:“这莫潇潇的事情,是你派人去做的吗?”

李云媛不知哥哥高兴还是生气,只坐着,没做声。李远成以为自己吓到李云媛了,便说:“哥哥知道你是为哥哥的大业着想,但是,你看,城里你散播的那些留言不出半日便没了动静,下次你有什么行动之前,要和哥哥商量,把事情做的妥当一些才是,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妹妹今后都听哥哥的。”

苏钰清和许大人商量到中午,决定要再收集些证据,将李远成的罪证分门别类一下,再集结几个朝廷重臣,一起参他一本。刚刚在和许大人议事的时候,战令就派人来传消息,说莫小姐已经安全回府了,自己也寸步不离的在保护着小姐。送走了许大人,苏钰清换上便装,马不停蹄的往临国侯府赶去。

李府的大门外,李云媛正和丫头说这话往府外走着,忽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大会儿,便看见太子殿下身着深蓝色便装,策马向前奔驰,身后紧跟着两个侍卫。太子殿下眉头紧凑,稳稳的往李云媛的心中抛下了一颗石子。

李云媛用手梳理梳理自己额间的头发,要伸出手来和太子殿下搭句话,谁知太子殿下目光直视前方,根本没有朝自己多看一看,看着太子殿下奔赴的方向,多半又是冲着临国侯府去了。李云媛刚刚被哥哥安慰的平静下来的心,腾地又燃起怒火来。李云媛攥紧手中的手帕,恶狠狠的说:“莫潇潇,我非给你点儿教训不可!”

到临国侯府的门前,苏钰清翻身下马,拦住一个过路的丫鬟问三小姐在何处,丫鬟定睛一看原来是太子殿下,赶忙行礼,说三小姐在侯爷的寝殿,苏钰清让她带路,一行人行色匆匆的往临国侯的寝殿走去。

“潇潇,你可安好?”一进门,苏钰清便问道。

“太子殿下,老身病症缠身,恐不能行礼了。”

“免礼免礼。”说完,又转向莫潇潇:“一路上可有什么差错没有?”

莫潇潇看着苏钰清焦急的样子,擦擦眼角的余泪,笑着说:“昨晚不是刚见过吗?昨晚无碍,此刻在府中自然也无碍。”

“那便好。从今往后,”苏钰清转过身,对跪在地上行礼的方姨娘和莫音儿说道:“如若有人胆敢对太子妃不利,就是在做杀头的事情,明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