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李云媛被押入天牢/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改了太子妃的名号,皇上这才想起来临国侯这么多年为朝廷忠心耿耿的效力,也该往上提一提官职了,便把临国侯往上升了一品,成了正一品临国侯。

圣旨下来的时候,整个临国侯府双喜临门,临国侯更是乐不自禁,开仓放粮接济百姓,皇上看临国侯如此反应,也是欣慰。

苏钰清也高兴,因为眼看着,离他和莫潇潇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李云媛听说了莫潇潇疯症治好的事情,感到不可置信,自己明明亲眼试探过她,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治好了呢。思来想去,李云媛觉得此事有蹊跷,心中揣摩这疯症是不是莫潇潇装的。又想起劫走自己的黑衣人,前后一联系,认为这一切都是莫潇潇在背后指使的。

最近京城里有两种话语盛行。一还是莫潇潇的善行和医术,二就是李府家的二小姐经历如何如何之凄惨,怎样怎样之可怜。莫潇潇听了嗤之以鼻,最近日子过得十分清闲,莫潇潇时不时的会想起来自己在上一世和这一世所经历的一切,每思及此,便加重了对莫音儿,方姨娘,李远成的恨意。

一日,在国宴上,李云媛与莫潇潇居然撞见了,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在这种场合,也算冷静,竟在角落中,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聊了起来。

莫潇潇冷笑着说:“听闻云媛你前段时间,被一帮悍匪劫持了?”“哼,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恶有恶报,你吃完也会有这么一天的!”李云媛恨恨的说道,手都攥的青筋凸起。

“哎哟,云媛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件事就是我做的呢,我当时看喜儿命都没了,哪能像你这般精力旺盛,还顾的上旁的?这都是太子殿下,看我为我丫鬟心伤,非替我讨个公道,我真是拦都拦不住。”莫潇潇刺激着李云媛,最近听了一些小道消息,据说,这李云媛好像也中意太子殿下。莫潇潇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天时地利人和,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是太子殿下?!”李云媛有些吃惊,自己一直觉得这一切都是莫潇潇那个贱人搞的鬼,太子殿下是断然不会为这个女人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想到,太子殿下为了这个女人,竟然会指使下人绑架自己,眼中全然没有自己的半点影子!

“……我刚刚说的时间,地点,场合,是不是都对,太子殿下回来之后,把这桩事情当成笑话讲给我听呢!哈哈!我也觉得甚是搞笑,我还跟太子殿下怄气,怎么能学着你的样子玩了一出呢,不够精彩,真是不够精彩!”

李云媛最近本来身子就弱,这辈莫潇潇一刺激,身体有些不受自己控制。莫潇潇见李云媛这幅模样,更添油加醋的说道:“过些日子,就是我和太子殿下大喜的日子,这样说起来,云媛你也算我们的半个红娘呢,到时候,你一定要来临国侯府上讨杯喜酒喝啊!”说完,莫潇潇故意夸张的笑了起来。

李云媛再也忍受不了,高高的举起双臂,一点都顾不上大家闺秀的规矩,朝莫潇潇扑了过去,一边大声嘶喊着:“我要杀了你!”

莫潇潇见李云媛已经失去理智,就顺水推舟,在她与自己撕扯的时候,身子一软眼睛一闭,装作晕了过去。这时,寺庙中的主持正在不远处,听到混乱的声音赶过来,看到李云媛居然胆敢大庭广众之下对太子妃动手,大喝一声:“云媛,放肆!快快给我住手!”

李云媛正被刺激的怒火中烧,哪能听进去别的声音,虽然被两个侍卫架起来,但是仍对晕倒在地上被宫女扶起来的莫潇潇不依不饶,两人的距离虽然被拉远,但是李云媛口中仍然不干不净的骂着莫潇潇,说她是个心狠手辣的贱人云云。

主持见李云媛险些毁了国宴,又怕又怒,说:“云媛,今日非要用寺规来惩罚你不可。”李云媛听了,口不择言,说主持是老尼姑,什么都不懂。苏钰清此时也听到混乱的声音,也赶了过来,看到莫潇潇晕倒在一旁,忙过去扶起她来,急声问道:“潇潇,是谁伤了你!”苏钰清看怀中弱弱的莫潇潇怒不可止,莫潇潇颤抖着手臂,指着前面的李云媛,接着说:“只是口舌上的争执而已,钰清你不要罚她,她也很是可怜。”“什么时候了,你还替她说话!”

“给我把她即可押入天牢!”此时皇上在后殿,没有看到前面的混乱,太子殿下一声令下,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敢做声。立刻有两个侍卫过来,将李云媛押解着,去往天牢。李远成听闻太子殿下也会在国宴,便以抱病在身不便出行为由,没来国宴,但是他千思万想也没想到,李云媛居然会纠缠着寺庙的住持让她带她来。

李远成怎么也想不到,李云媛会在国宴上碰见莫潇潇,更想不到,云媛会和莫潇潇产生争执,在苏钰清的眼皮底下得罪她,被安上一个谋害太子妃的罪名,押入天牢。等到李远成听到消息,赶去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李远成恨不能救自己的妹妹,便回去调动府中的兵将,打算攻入天牢,将妹妹解救出来,云媛自小娇生惯养,怎么能受得了牢中的苦!

稍作整顿,李远成就要带上将士出府门。这时,一个谋士将李远成拦了下来,说:“将军!不可轻举妄动!您这样一出兵,恐怕就是断了自己的仕途,说的严重一点,您这就是犯了杀头的大罪啊!我自小看着您长大,您怎么这回这样糊涂啊!将军,越在这种关头,越要冷静啊!”

李远成用手一挥,说道:“云媛此刻还在天牢,你让我怎么冷静!”

谋士说:“将军,三思啊,本来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您这样一闹,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过了好一会儿,李远成才终于冷静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这样一来,就是要委屈一下云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