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回府待嫁/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不拦你了,潇潇,你我一同用早膳吧。”

苏钰清不放心莫潇潇,以她现在这种状态,自己一个人吃饭的话,恐怕吃不了多少,本来这几日就舟车劳顿的,昨天又去天牢中,恐怕听了李云媛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心情不大好吧。

“好,就当为我践行吧。从东宫到临国候府。”莫潇潇也开玩笑,她知道苏钰清担心自己,便努力的装作自己很好的样子。

“随我一同去前厅。”苏钰清在前面引路,莫潇潇和喜儿在后面跟着。“潇潇,快跟上来。”苏钰清等着身后的莫潇潇一起走。

在路上走着,苏钰清也不想叮嘱一下:“喜儿,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你要多盯着小姐一点,知道吗?”

“是,太子殿下。”喜儿见太子殿下如此放心不下小姐,偷偷地笑。

用完了早膳,苏钰清将莫潇潇和喜儿送到了城门口,临走还不忘叮嘱喜儿,让她好生仔细着照顾小姐。

莫潇潇本来想悄悄的回府就好,但是苏钰清早就为她准备好马车,就在众多百姓的跪拜中,莫潇潇回到临国候府。

莫潇潇在喜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莫潇潇打趣道:“我这又不是有喜了,不必这般照顾我。”

“小姐,如果我不这般照顾,恐怕太子殿下不会轻饶我呢!”喜儿笑着说。

看到临国侯府的殿内殿外都挂上了红绸,全府的上下,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莫潇潇拉住了一个丫鬟,问道:“老爷在哪?”

丫鬟看到是小姐回来了,赶忙跪下行礼,说:“奴婢叩见太子妃殿下。”

莫潇潇问:“老爷此刻在何处?”丫鬟急忙的回答说:“回太子妃殿下,老爷此刻在自己的寝殿中休息。”

在去往临国候寝殿的路上,莫潇潇看到了坐在亭子之中闲聊的方姨娘和莫音儿。

本来不想多生些事端,直接去见父亲的,没想到,刚一抬脚,没跨出去一步,就听见方姨娘尖锐的嗓音大声说道:“呦,这不是太子妃殿下吗!小的给太子妃殿下请安~!”

莫潇潇听着方姨娘阴阳怪气的语调,冷笑一声:“今日本太子妃心情不太好,你们这些闲杂人等尽量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保不准哪天,我往太子殿下那儿告上一状,恐怕到时候有些人就吃不消了。”莫潇潇在心中感谢了太子殿下一番,借用了一下他的名号。

“你……”方姨娘气的说不出话来,可是,她莫潇潇说的话又有道理,她莫潇潇天大的福分,马上就要与太子殿下成婚,现在明显是她占上风,便转头对莫音儿说道:“音儿,咱们走!”

“娘!真是的,现在整个府中都怕她,不就是和太子殿下成亲嘛!不就是个太子妃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娘你也要这样吗?!”莫音儿看着方姨娘生气的样子,说道。

莫音儿她当然气不过,在莫潇潇回来之前,自己一直是整个临国侯府中人人宠爱的音儿小姐,临国侯的掌上明珠,人人都敬她爱她,可是自从莫潇潇回来以后,整个都变了,父亲口中整天念叨的开始变成莫潇潇,尤其是在她从荒山野岭中带了一个黑衣人回来之后,整个京城都在称赞她人美心美医术高超,几乎都不太有人记得,这临国侯府中,还有一个莫音儿小姐了。如果这还不够莫音儿她嫉恨的,再加上李远成将军在莫潇潇不住在的时候,就很少来临国府了,恐怕就足够了。

“音儿,你听娘说,现在不是你和她争强好胜的时候,你再这样闹下去,吃亏的只会是我们,你记得,来日方长,改日娘再教训她,听娘的话,咱们走!”方姨娘拉着莫音儿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莫音儿愤恨的看了一眼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的莫潇潇,任由方姨娘拉着她走去。

目送完方姨娘和莫音儿,莫潇潇对喜儿说:“喜儿,之前一直没有什么感觉,我长这么大,这才第一次发现,权利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那些恶人低头,也能让人生活的更好,保护自己想守护的人。”

“喜儿虽然没读过书,但是也觉得小姐说的有理。”喜儿不知道小姐为何有此感慨。

想起莫音儿刚刚看自己的那个愤恨的眼神,莫潇潇忽然说:“喜儿,你知道,上一世,莫音儿是怎么对我的吗?”莫潇潇像是在和喜儿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喜儿觉得莫名其妙,上一世?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姐,喜儿不知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听喜儿这么一说,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莫潇潇装作不经意的说:“你听错了,最近你也累着了,你也好好休息。”

“是,小姐。”自己明明听到上一世什么的,但是小姐好像不太想说,那就随着小姐去吧,只要小姐安全,什么都好。

到了临国侯府的寝殿,莫潇潇想起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活在仇恨中,心中整天想着自己的痛苦,自己死去的孩子和自己的仇人,居然忘了想想,自己的爹,在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是怎样的感受。

莫潇潇眼眶忽然差点涌出眼泪来,喜儿看出了莫潇潇的异样,忙问道:“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莫潇潇忙用手绢擦擦眼睛:“我没事儿,眼睛进沙子了。走,咱们进去。”莫潇潇只是忽然感慨,在上一世,自己的父亲一直被李远成胁迫,替他勾结一些人脉,帮助他成就登基的大业,忽然有一天,自己被李远成废掉了后位,当时自己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却忘了后来知道自己的死讯的父亲,他是怎样的感受。晚年丧女,想必一定恨死自己亲手养大的一只野狼李远成了吧。

幸好,上一世在自己死了之后,世间就倒退回若干年前,这样,父亲就能少痛苦几年。重生也是件好事,可以让人忘记痛苦。莫潇潇这样想着,没在意到时间的流逝,喜儿忽然轻轻的推了莫潇潇一下,莫潇潇这才回过神来,“小姐,你可别吓喜儿。”喜儿看着莫潇潇直愣愣的站在房前,一动不动,就像被人点了穴一样,不禁有些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