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太子殿下的寒毒/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见到孩子的时候,见他全身冰冷,面容惨白,呼吸微弱,竟完全不像是个活着的孩子,皇上吓了一大跳,命太医院的人全力救治皇子,谁知道最后依旧是束手无策,到最后,皇上自己都觉得救不活,差点要放弃的时候,忽有一高人求见,说是有医治之法,经高人几天的诊治,最后苏钰清活了过来,皇上大喜,对高人说,因救治皇子有功,提什么要求都能满足,高人淡然一笑,对金银珠宝全然不洗,只是写了个药房,让皇上给皇子做一个汤池,按这药方上所写配上草药,如若今后寒毒毒发,要立即来汤池泡一泡。

皇上命太医院的人赶紧记下来,问高人难道没有什么想求的,高人淡然一笑说,钱财都乃身外之物,自己不需要这些便作揖告辞了。

苏钰清在他10岁的时候,毒发过一次,下人们吓坏了,将他抬到汤池,他才慢慢的缓了过来。哪位高人的意思是,几乎是每十年就会毒发一次,眼下苏钰清已快年满二十岁,恐怕这寒毒又要毒发了。

苏钰清已经记不清,10岁的时候是哪一日寒毒毒发的,只是也觉得差不多到日子了。

苏钰清想到这里,转过头对战令说:“不管怎样,一定要将刚刚放冷箭的人捉拿归案,这一定是李远成他们的人。”战令在马上作揖,说道:“是,太子殿下,战令定不辱使命。”

苏钰清到临国侯府接了莫潇潇上花轿,便调整队伍,在前面骑着马,向皇宫走去。

花轿中,莫潇潇端坐在中间,左边坐着一个年纪稍微大的礼教姑姑,今日一整天,她都要在莫潇潇旁边,指导她宫里那些具体的规矩,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莫潇潇也听说了宫中那些烦琐的礼仪,但是毕竟有上一世的经验,莫潇潇觉得不成问题。右边坐着喜儿,喜儿今日也穿了件新衣裳,用喜儿自己的话说,虽是小姐成亲,但是自己也要收拾一下,不能丢了小姐的颜面。这喜儿虽是丫头,但是稍加打扮,也是一个很清秀漂亮的姑娘。

虽然在上一世已经和李远成成过一次亲,但是如今坐在和苏钰清成亲的花轿里,心情仍旧有些不平静,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传来,不用看也能听出,是有多热闹。回皇宫的路上,沿路两旁跪满了百姓,大声呼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新婚大喜。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皇宫,宫中正在办喜宴,宁国侯府的人从外面请来了一个在江湖上很有名的戏班子,此时正在戏台子上唱戏。皇上日理万机,此时在寝殿之中批阅奏折,惠贵人陪在一旁,戏台子下多是坐了些各宫的妃子,她们只有在这种宴会上才有机会看看戏曲什么,平时虽然也有一些戏班子进宫,但是那时候都是皇后贵妃们先点戏,往往唱完皇后贵妃们的戏,一天就过去了,根本轮不到那些品阶低的嫔妃看。

莫潇潇的花轿径直进了东宫,礼教姑姑扶着莫潇潇,在东宫正门口的火盆上跨了过去,礼教姑姑悄声夸赞莫潇潇做得好。莫潇潇可忘不了,在上一世,自己嫁入李府的时候,也在这个礼教姑姑的下面学过一段时间礼节,由于当时李远成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身边的那些下人也都是很会看眼色行事的人,因此自己没少挨这个礼教姑姑的板子,而在这一世,太子殿下对莫潇潇是何等的上心,周围的人也都看在眼里,这个姑姑是宫中的老人,自然更会见风使舵。莫潇潇对礼教姑姑的称赞全然没放在心上,只觉得没出差错就好。

进了东宫的大门,礼教姑姑引着莫潇潇来到东宫的后殿,说:“太子妃殿下,请您先在此处委屈半日,等到了晚上,会有另一拨人,来接太子妃殿下到正殿去。”“好,礼教姑姑有劳了,喜儿~”莫潇潇示意喜儿,喜儿忙从袖口中拿出一只玉手镯来,递给礼教姑姑,并说道:“礼教姑姑这些日子辛苦了,这是我家小姐给您,让您买点吃食的。今后,还得有劳礼教姑姑多指点,在礼教姑姑身边学习了这么久,我们家小姐很是满意您,今日因是大喜,所以身上并未带太多的东西,等过了今日,在以后的日子里,礼教姑姑多指点,好处一定少不了您的。”

“哎!哎!”礼教姑姑仿佛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接过喜儿递过来的玉手镯,用袖口擦了擦,仔细地看了看,满意的放到自己的袖口,对喜儿和莫潇潇说道:“太子妃殿下好福气,一定会多子多福的。”

“礼教姑姑,您请先出去候着吧,我和喜儿说会儿话。”莫潇潇见该办的都办了,就这样说道。

礼教姑姑很会察言观色,见莫潇潇这样说了,忙拜了拜,说:“那奴婢先出去了,有什么需要的,太子妃殿下尽管吩咐就是。”

“好。”莫潇潇目送礼教姑姑出去。

“喜儿喜儿,快快帮我放开这个腰束!”莫潇潇见礼教姑姑出去,忙对喜儿说道。“我今日不被宫中的礼节给烦死,也要被这个束腰给勒死了。”喜儿赶忙给莫潇潇拿下束腰,憋着嘴说:“真是委曲小姐了,小姐从小到大,哪里受过今天这样的束缚。我看那个礼教姑姑也不是个好东西,眼巴巴的盯着我手中拿出来的东西呢!”喜儿说道。

“喜儿,这礼教姑姑只是还是明显的贪财的那类人,这种人还好说,随随便便的赏赐点东西也就能打发过去了,但是,今后咱们要日日生活在皇宫之中,而这里的人也并不是都像礼教姑姑一样贪财,他们其中的某些人,看中的,是怎么将对手打压下来,他们喜欢看人活得比自己不好,来获得在他们贫瘠的生活中的一点慰藉。”活了两世,莫潇潇才明白这样浅显的道理,不过也幸运,终究是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