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大喜之日/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喜儿不懂那些贫瘠的还是什么慰藉,喜儿就是觉得这宫中好复杂,小姐行事要多加小心,不要让那些小人看了笑话,喜儿就算是死,也会拼命保护好小姐的,绝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让小姐被劫了去。”喜儿每次想到上次让小姐在自己眼前被劫,就懊悔不已还说什么,自己要跟战令学一些武功,好在紧急的时候,能救小姐。

“大喜的日子,什么死不死的,咱们都得好好活着。”莫潇潇跟喜儿开着玩笑。“对了,喜儿,杨奎真的是跟来了吗??”莫潇潇问喜儿,那次跟着她一起回来的黑衣人杨奎。杨奎自从来到临国候府,就组建了一直府军,专门为了保护临国候和莫潇潇,莫潇潇见杨奎如此用心,就打趣道,说:“杨大哥如此用心,等我出嫁,非要带走你不可了。”谁知这杨奎说:“小姐去哪儿,杨奎就去哪儿。杨奎誓死追随莫小姐。”

“是,小姐,杨奎大哥也跟着小姐来东宫了,说他的命是小姐给续上的,所以要誓死追随小姐,”

“真是个实诚的人。喜儿,你告诉他,上次我已经将他的家室派人接到临国候府里了,今后他想去哪儿,无论是临国候府,还是东宫,都可以。”莫潇潇交代道。

“小姐真是个好人。”喜儿一边给莫潇潇梳理着头发,一边说。

“咱们是不是得在此处待上半日?”莫潇潇问喜儿。

“是,小姐,礼教姑姑是这么说的。”喜儿继续给莫潇潇梳理头发。这发冠是很好看,可是也太沉了些,小姐的头发都要压变形了。

“那也太无聊了些,这桌上的饭食可以吃吧??”莫潇潇问。今早和临国候用完早膳,就一动不动的待在自己的房中,今天上午,穿着束腰的衣裳,带着沉重的发冠,又做了那么多礼教的事,累得浑身疼。一时间又累又饿。

“这个礼教姑姑没有说,喜儿也不知道,不过小姐如果饿了,就吃吧。”喜儿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心中想着,既然在桌子上摆着么就是为了让小姐来吃的吧。

“喜儿,咱们一起吃。”莫潇潇拿下束腰和发冠,感觉自己像是挣脱了捆绑自己的绳子一般的放松,拉着喜儿来到桌子前,看着满桌的吃食,舔舔嘴唇。

“好,小姐。”喜儿随着莫潇潇在桌子前坐下。

两人刚在餐桌前坐下,外面就传来礼教姑姑的声音:“老奴,叩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莫潇潇心想,是苏钰清来看她了,自己虽然早上与他见了一面,但是毕竟当时自己盖着盖头,除去今日,自己与苏钰清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吧。

“免礼平身。”苏钰清说,“给我开一下门,我见太子妃一面。”

正在吃着东西的莫潇潇没太在意外面,似乎是苏钰清想进门来,莫潇潇又听礼教姑姑接着说:“太子殿下,恕老奴不能从命了,按照宫中的规矩,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在洞房之前,是不可见面的。”礼教姑姑跪在地上,心中有些发颤,今日真的是运气不好,太子殿下居然想提前见太子妃,这不是让自己为难吗!

“我只是进去看一眼,恩?礼教姑姑?只一眼,我绝不多说什么别的话。”门外的苏钰清说道。莫潇潇觉得好笑,明明晚上就能见面了,怎么这段时间就忍不了了?

“望太子殿下遵从礼教,这礼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连陛下都得遵从,希望太子殿下以大局为重啊。”礼教姑姑继续劝说,本来以为在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身边,有很多油水可捞哦,谁知这差事比在别的宫中更难做。

“钰清,我很好,不必挂念我,你先回去吧,像礼教姑姑所说,咱们遵从礼教,等晚上再见面吧。”莫潇潇想,是时候自己出面了。自己刚进门,可不能就犯了教唆太子破坏规矩的罪。

“潇潇,你……好吧,那就晚上见。”苏钰清说完,莫潇潇就听见门外传来渐渐远走的脚步声。

见苏钰清走了,莫潇潇专心和喜儿吃了起来,一边说着话:“喜儿,我最近发现,你和战令走得很近嘛。”真的是,自从自己被杨奎劫走那次开始,喜儿似乎就和战令走得很近。

“小姐,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你吗,战令的武功高强,我也想学一点过来,但是战令他说我太瘦了,不适合练习武艺,回来让我吃胖一些,再考虑要不要收我做徒弟。”喜儿认真的回答着莫潇潇。

莫潇潇不怀好意的看着喜儿:“喜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战令有什么意思?”

喜儿听莫潇潇这样说,脸立刻红了起来,停下手中的筷子,说道:“小姐说什么呢,喜儿要一辈子待在小姐的身边伺候小姐,绝对不会嫁人。”

“不不不,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喜儿你终究是要嫁人的。我改日在朝中那些王侯将相中挑一挑看看,一定给你挑一户好人家。”莫潇潇和喜儿开着玩笑。

“小姐说什么呢,喜儿不吃了。”喜儿佯装生气了的样子。

“好喜儿,我不跟你开玩笑了,绝不把你随随便便的许配给别人,改天一定问问战令的意思,哈哈哈哈……”莫潇潇大笑起来,她就喜欢看喜儿害羞起来的样子。

今日的皇宫中十分热闹,皇上尽快的将奏章批完,和惠贵人一起来到殿前。有人喝酒有人歌舞,见到皇上驾到,便齐齐的跪下高呼皇上万岁起来。皇上挥挥手让免礼平身,上了上座,戏曲歌舞重新开始。

此时已经是日暮西沉,但热闹的气氛仍未有丝毫的减弱,反而随着夜幕降临更胜,公公和宫女们纷纷将灯笼点燃,瞬时灯火通明,恍若白昼,宴会这时候才刚刚开始。人们开始依次向太子殿下敬起酒来,苏钰清心情很好,也不拒绝,一一接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