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寻找李无常/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奎,我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莫潇潇说。

苏钰清身中寒毒,虽然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秘密,宫中有不少人都知晓此事,但是还是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为好,所以,去寻找神医李无常这件事情,得交给自己人来办。

“太子妃殿下您对杨奎有救命之恩,无论是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杨奎在所不辞。”杨奎抱了抱拳。与先前自己跟在李云媛身边做事的时候相比,眼下自己所受的是何等的待遇,妻儿老母都在临国侯府中做事,每个月都还能拿到不少的月钱养家糊口,自己更是被临国侯编入临国侯府的府军中,不必再经历江湖之中的风风雨雨。太子妃殿下如此不计前嫌的信任自己,她吩咐的事,自己自然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会说一个不字的!

“杨奎,你可知这江湖上名声在望的神医,李无常?”莫潇潇试探的问杨奎,如果他知晓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回太子妃殿下,前几年,属下曾受李云媛之命,在江湖上寻找过神医的下落,不过历经几个月,都没有找到他,最后无功折返。”杨奎如实的回答。

“没找到没关系,只要你知晓他就好,我现在让你做的事,就是再去找他的下落,不过,这一次,你一定要找到他。”莫潇潇没有因杨奎上一次没有找到李无常而感到失望,因为她知道,除非是李无常自己想见,不然普通人根本无法见到他的踪影,而她,自然有办法让他来宫中见她。

“这……”杨奎因为上次费尽千辛万苦都没有找到神医,而有些灰心。

“你这次前去,我会给你一块玉佩,然后我会告知你,他常去的几个地方,你不必大肆的去找,只消在我说的这几个地方分别待上几日,定会见到他。你们见面之后,让他看看我给你的这块玉佩,他心中有数,自会跟着你前来。”

莫潇潇又思考了一会儿,说:“你再带去一封我的手信,我在信中会说明你的身份,这样,他就会相信你了。”跟随师傅这么多年,莫潇潇知道自己的师傅深谙江湖险恶,故行事十分谨慎,除了自己亲近的人,别人都不会轻易的相信。

“是,太子妃殿下,杨奎一定将神医带回来见您。”杨奎作揖。

“好,喜儿,拿笔纸来。”莫潇潇吩咐道。

“是,小姐,”喜儿去柜子中取出笔墨纸砚,将纸在莫潇潇的桌前铺开,用镇纸石将纸的两端抹平,在砚台上磨了一会儿墨,用毛笔的笔头沾了沾,这才将笔递给莫潇潇。

莫潇潇看着喜儿的动作,心想,再聪明机灵的宫女,也比不上自小和自己长大,自己的喜好都了如指掌的喜儿。

莫潇潇拿过笔来,略加思考,在纸上写了起来。

写写停停,半柱香的时间过去,莫潇潇写完最后一笔,在纸面上吹了吹,又等了一会儿,待纸上的墨迹干了,将信折了起来,放进一个扁平的小盒子中,又将身上的一块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汉白玉佩取了下来,和信一并放到盒子中,将盒子扣上,交到杨奎的手中。

莫潇潇说:“杨奎,你只需在各个地方的戏楼,茶楼,渡口这几处等待几日,并且戏楼茶楼只在阳面的地方寻找即可,切记,一定要是阳面,我推算,你不出半个月,便能找到他。”莫潇潇深知师傅的喜好,师傅虽然性情有些古怪,但是为人光明磊落,不喜欢那些勾心斗角暗里争锋的小伎俩,就连去听戏,也一定会选在阳面的地方,师傅将这称之为,明人不做暗处。

“今日听太子妃殿下一言,才知自己上次为何白费力气。原来神医还有这种喜好,太子妃所说的,杨奎一定会认真照办。”杨奎感慨,自己只觉得为医者,自是和药草药堂亲近些,原来神医还有这些喜好,如果不知道太子妃说的这些,恐怕自己此生,都难见神医一面。

说完,杨奎退了出去。

喜儿将笔墨纸砚又重新收回柜子中。

“小姐,您怎么这么肯定,您的师傅李无常神医,一定能够救太子殿下呢?”喜儿当然是知道李无常的医术是何等的高深精妙,但是小姐居然一口咬定神医能治寒毒,觉得有些奇怪。

“喜儿,你可知道我师傅李无常喜欢喝酒吗?”莫潇潇倒了一杯茶出来。用茶盖抿了抿茶沫。

“小姐跟随师傅学医的时候,喜儿一直在小姐身边,自然知道。”喜儿毫不犹豫的回答说。

“那你一定不知道,虽然我的医术没有师傅好,但是我的酒量,要比师傅还好吧。”莫潇潇笑笑,饮了一口茶。

“李无常师傅喝酒的时候,一直是紧闭房门,对闲杂人等闭门不见的,这样的事情,喜儿自然不知。”喜儿知道李无常的喜好,虽然神医为人热情,但是他在做两件事情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一个是研究药方的时候,另一个就是自己喝酒的时候。

“我师傅李无常,虽然喝酒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但是他倒是能接受的了我的烦扰,所以之前的一年都是他一个人喝酒,之后,就是我陪着他了。但是往往他喝醉了,我还清醒着,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问他一些他平日里不会告诉我的有趣的事情。”

莫潇潇又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有一日,他又喝醉了,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说,当朝的贵妃,身中一种奇毒,古书上降之称之为寒毒,这种寒毒几乎无药可解,除了清心草和他们李氏后裔的骨血相融合。”莫潇潇只说到此处,便闭口不言了。

“小姐是说,要想治愈太子殿下身上的寒毒,就要清心草和李无常师傅的骨血?!”喜儿吃惊,她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一种解药,里面居然需要融入人的骨血,在喜儿的认知里,药中应该只有草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