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回省/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是骨头和血肉,如果真的将李无常师傅请来诊治太子殿下,不会对李无常师傅有什么伤害吗?”喜儿有些担忧,这解药说起来就诡异,不知会不会对李师傅有什么伤害。

“那晚,师傅他说到要用自己的血肉之后,就醉的不行了,我也如你方才那样的问过他,那时,他已经睡过去了。”莫潇潇也有些许的担忧。

“李师傅医术高明,如果他真的来了,想必是对他没什么伤害吧。”喜儿推测,李无常师傅是活的十分清醒的一个人,对自己不好的事情,肯定不会触碰。

“应该是如此,只是希望,杨奎他一定将师傅带来,否则,这世间,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救太子殿下了。”莫潇潇叹了口气,就算师傅来了,这毕竟也是要伤筋动骨的事情,她身为徒儿,不能为师傅尽孝,反而让师傅受伤,想想都有些羞愧难当,不管怎样,为了钰清,就豁出去了吧。

忽然,莫潇潇想起一件事情来。

很久之前,李无常还带着莫潇潇在世间游历的时候,曾听以为高人讲过,在燕国以南的一片海上,盛产砗磲,而这砗磲之中,有时会出现一两颗珍珠,只是这种几率非常之小。而这种珍珠有十分稀奇,传说将这种珍珠磨成粉,将这磨成的粉与八月十五月圆之时的夜间露水混合,将其融入一定量的水,将这水撒在空中,可根治天花瘟疫等大病。

李无常听闻此传说,自此,为了天下苍生,便开始在天下寻找这种珍珠。只是这珍珠实在的太过珍贵,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所以李无常一直没能找寻到。

说来也巧,上次狩猎大会之时,几个国的君王相见,这燕王就将这种世间少有的珍珠,以国礼的方式,送给了苏钰清的父皇。等狩猎大会回来的时候,皇上又将这种珍珠赏赐给了苏钰清。

想到这儿,莫潇潇对喜儿说:“喜儿,等过会儿用完了午膳,你去跟太子殿下讨一颗珍珠来。”

“一颗珍珠?小姐是要用珍珠做什么吗?珍珠之类的东西,小姐大婚之时,旁人送来的贺礼中,有各种各样的,小姐要,喜儿这就给您去拿去。”喜儿只知道莫潇潇要珍珠,却不知要的是哪一种珍珠,起身就要出去。

“不不不,这珍珠,只有太子殿下的宫中才有。”莫潇潇拦住要出去的喜儿。

“这是哪种珍珠?居然如此珍贵?”莫潇潇和喜儿正说着话,竟没听见有人走了进来。

苏钰清笑着说道:“我听潇潇在说什么珍珠吗?还是只在我宫中才有的?”

“你倒是耳朵长,什么都骗不过你。”莫潇潇看着意气风发的走进来的苏钰清。“我这宫中不就是你的宫中吗,你我既已成亲,说话就不要这般生疏。况且,”苏钰清一副认真脸:“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给的。”

喜儿听到这儿,觉得自己此地不宜久留了,拜了拜就退了出去。

“你来的正好,那我就不客气,亲自向你讨要了。”莫潇潇笑了笑说。

“潇潇但说无妨。”苏钰清坐下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吹了吹,喝了一口。

“我想要前段时日,狩猎大会上父皇赏你的那颗珍珠。”莫潇潇直言不讳。

“好,我现在就差人给你拿来。”苏钰清毫不犹豫。

“多谢。”莫潇潇见自己要这名贵珍珠,苏钰清想都不想,就有心想调侃他一下,说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我要这珍珠是要做什么去吗?”

“潇潇你尽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无论有什么的后果,我来承担就是。”苏钰清同样是回答的毫不犹豫。莫潇潇心上一暖。

在京城之中,姑娘出嫁,有三省的说法,意思是说,在女子嫁过去的第三天,要和夫君一同回娘家。眼下,就是莫潇潇回娘家的日子。

莫潇潇和苏钰清来到临国侯府,全府上下都在府门外跪地迎接,莫潇潇下马车,急忙将自己跪在地上的父亲扶了起来,说道:“父亲这是做什么,要给女儿折寿吗。”

临国侯回道:“不可坏了规矩,此时您是太子妃殿下,自然要受老臣一拜。”临国候作了作揖。

“父亲!”莫潇潇眼前有些湿润,不管这宫中的礼数再怎么繁琐,自己都能够忍受,只是这让自己的父亲跪拜自己的女儿,这是什么鬼道理?!

“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里面请。”莫潇潇看着大病初愈的父亲强撑着精神,很是心疼,对苏钰清说:“钰清,我想和父亲单独待一会儿,让喜儿带你在府中转转,可好?”

“你们尽管去,不必管我,我自己转转就是,过会儿,我去寻你。”苏钰清说道。

莫潇潇感激的看着苏钰清,苏钰清总是在自己需要他理解她的时候,恰到好处的给自己留余地。

“潇潇,我见你神志清醒,莫非……”临国侯记得上一次见潇潇,总还是有些异样,今日一见,竟与常人无异,许是成亲的缘故,冲喜了?疯症也好转了?

“爹,咱们进去再说。”说着,莫潇潇扶着临国侯走了进去,苏钰清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

方姨娘本来想看莫潇潇的笑话来着,心想着一个疯子能做什么,肯定是不出几日就被赶出皇宫了。但是看莫潇潇今日的言谈举止,方姨娘心中充满疑虑,但是又不知这事情究竟蹊跷在哪里,见他们都进去了,安抚了安抚莫音儿,也走了进去。

“潇潇,快告诉爹,你这疯症,竟是真的好了吗?”一进到屋内,不等莫潇潇坐下,临国侯就忍不住问起来。

“爹,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说。”莫潇潇说着,在心里犹豫,到底告诉爹多少,才能让爹的痛苦少一点呢。不管怎么样,自己不是真的疯了,至少得让爹知道这一点。“爹,我告诉你实情,你可不要吃惊。”莫潇潇故意笑着说,怕认真的说的话,临国侯会心疼,会自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