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情投意合/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看苏钰清仿佛静止了一般并不动弹,莫潇潇显得有些尴尬,将头朝旁边一摆,说道:“无赖。”说完,莫潇潇低下头抿着嘴笑。苏钰清看与莫潇潇的气氛如此之好,便将莫潇潇的身子掰过来面朝自己,带着一点点的坏笑,说:“那今天,本太子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无赖。”莫潇潇吓得闭上了眼睛,苏钰清看着莫潇潇受惊的样子,觉得好笑:“你这是做什么?是在……哦~你是以为我要吻你吗?”苏钰清呵呵的笑了起来,莫潇潇是听苏钰清这么说,气氛要很好,以为他要做什么浪漫的事情,没想到,他居然嘲笑自己!莫潇潇觉得自己的自尊心收到了及其强烈的侮辱,经过了一番强烈的心理斗争后,她挣脱苏钰清的手臂。苏钰清一动不动的用力攥着莫潇潇的肩膀,就在莫潇潇挣扎累了,一脸嗔怨的看着苏钰清的时候,苏钰清忽然吻了上去……

轿撵外随行的公公宫女们将轿撵中的一切虽隔着一层布,但都看在眼里,原本轿撵中的两个人打情骂俏(在他们看来),轿撵有些微微的振动,这刚刚轿撵中突然没了动静,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不了描述的事情?!轿撵在的宫女们纷纷脸红,其中的一个宫女,问旁边的一个公公:“你脸红什么?”只见这位公公掐起兰花指朝这宫女娇媚一挥:“死相,人家害羞……”“……”宫女一时无语…

回到皇宫,莫潇潇和喜儿带着苏钰清羡慕的眼神直接回房休息去了,苏钰清立刻起身去前朝,在路上,据某位公公说,今天上午的时候皇上心情不太好。近日因为失了一块国土而懊恼不已。用晚膳的时候,宫女们给苏钰清和莫潇潇上菜,他们成婚都好几日了,但是今晚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仿佛两个刚刚种下情根的小公子小女儿一样。就连吃饭时候拿筷子拿汤匙的动作都很一致,每每此时,他们都很不好意思,每每在这种情况下,都是苏钰清挠挠头,吃菜吃菜,啊,今天御膳房有赏哈!莫潇潇就是喝汤喝汤,细观这汤如此之浓稠,想必是有美容养颜之功效吧?

用完了晚膳,莫潇潇一句话也没多说,头也没抬,径直就回寝殿去了,因为不想说多了话,然后被别人调侃。苏钰清本来是想说什么的来着,但是看到莫潇潇这般,便也不做声。让小顺子将他今晚要看的奏章搬到寝殿之中。

过了一个时辰,夜色有些深了,苏钰清终于将手头上的奏章批完,在窗前驻足了一会儿,看外面月亮清冷,苏钰清来到莫潇潇的房门前,想敲门,又觉得奇怪,自己进自己的房门,为什么要敲门。便喊道:“潇潇,你睡了吗?”

“潇潇?”苏钰清见里面没动静,便准备推门进去。

“钰清……太子殿下,请进来吧。”莫潇潇迟疑了一下,往里靠了靠,给苏钰清腾了腾位置。苏钰清躺下,看了一眼躺在身旁的莫潇潇,悄无声息的自己的腿压上莫潇潇的腿,莫潇潇发觉后,将苏钰清的腿抖落下来,苏钰清不死心,仍将自己的腿搭上去,莫潇潇接着抖落……如此几次之后,莫潇潇的腿有些累得慌,便举起白旗败下阵来,苏钰清看准时机,一下子将莫潇潇的腿夹住,莫潇潇动弹不得,但是争强好胜的心,跟着起了来。

心中一横,莫潇潇朝着苏钰清的方向,用尽全身的力气,飞起一脚,然而,因动作幅度太大,这一反击被苏钰清扼杀在了摇篮里,不仅如此,苏钰清的身体还不易察觉的靠了过来,莫潇潇这次干脆伸出手去阻挡,但是没成想,却被他一把抓进了怀中,“别动,让我闻闻你的发香。”说着,就将口鼻掩在莫潇潇的发丝间,做深呼吸的样子。

听苏钰清这样说,莫潇潇静静的缩在苏钰清的怀中,说,“钰清,你……当真告诉我,你真的不介意我的过去吗?你…到底是为何喜欢我?”

“如果我说我介意,你会生气吗?”苏钰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

“如果这样,我自然是无话可说。”莫潇潇有些小小的失望,身体又缩了缩,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是命定如此了吧。

苏钰清低头看了看怀中缩成一团的小小的人,心疼的抱紧了她,动情的说:“我介意的是,我没有早一点认识你。”说着,苏钰清将口鼻埋进莫潇潇的发丝间,“你的头发真美。”

怀中的人儿听到苏钰清的回答,身躯一震,反应了好一阵儿,才往苏钰清的身体贴了贴:“只可惜,上一世的你太平庸,让我们两个根本没有交集的可能。但是幸好,上天是公平的,让你我在上一世毫无干系,今生却有了夫妻的缘分。”的确是这样,在上一世的时候,自己是个活跃派,只顾得上每天想着怎么将哪位哪位大人拉拢到李远成这边来,李远成身边的什么下人们照顾不好别人理应驱逐出李府等等。

“潇潇,我不在意过程,我只关心结果。”苏钰清说道,虽然话这样说,然而苏钰清并不是那种说书人口中为了某种结果会不择手段的那种人。

“话说,我的上一世,真的有那么平庸那么不堪?或许,是大智若愚型的聪明人吗?”苏钰清对莫潇潇对于自己上一世的平庸印象耿耿于怀,同样的一个人,就算是不同的时空,大抵还是会差不多的吧?自己上一世整天在干嘛?饱食终日,而无所用心?这一类问题,是身为太子时常要思考的问题。

“许是你太过深藏不漏,或许是你比较大器晚成,只是时机未晚就发生了变故,没能容得下你来发挥?钰清你大可不必如此挂怀,正如你所说,结果才是重要的。”见苏钰清竟如此介意他的上一世,莫潇潇安慰他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