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叙旧/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潇潇害羞的笑笑,说道:“师傅过奖了。对了师傅,前些时日,我曾去过您在北郊的那个旧药堂。”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事前告知师傅就擅自前去,师傅不会怪罪,但是从礼数还有规矩的角度来说,都还是要向师傅汇报一声的。

“哦?”转念,李无常正色道:“可是你受了什么伤吗?”李无常甚至想看一下潇潇的伤口,但是又意识到,徒儿潇潇已经成亲了,这孤男寡女在荒郊野外的马车上看伤口,成何体统,李无常只得按耐住自己的担心。

“徒儿并没有受伤,让师傅挂心了,受伤的,是挟持我的一个黑衣人。”说完,莫潇潇就开始后悔了,这不是徒增师傅的担心吗。

“此话怎讲?潇潇竟被别人挟持过?”李无常捋了捋衣袖,“是谁如此大胆?说来听听,为师一定给你讨个公道回来。”是谁,竟然敢动他李无常的徒弟,让他知道了,非要试试自己新研制的毒行七日不可。不过话说回来,当年潇潇跟随自己学医的时候年纪尚小,并且当时故意隐瞒了身份,恐怕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潇潇师从自己的这段学医经历。

“师傅放心,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您可记得我派来寻您的那个杨奎吗?”

“记得,我记得那日我在戏楼正听着戏,一个人忽然走了过来,一句话都不多说,只是作了作揖,等到我先开口的时候,他才说,是你派他前来寻我的,听他这么说,我便问他,他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他说,你告诉过他我听戏的时候喜欢坐在阳面,还有一点是我挺赏识他的,他说,你告诉他为师我对弄脏手比较介意,他说他看到整个阳面的人,只有我在用左手喝茶,用左手拿吃食,吃完了会用备好的布擦擦手,他说他觉得应该是我常年用右手抓药材,恐用右手拿东西,回去会弄脏药材和它的气息。为师觉得此子不凡,他原来是做什么的?”

莫潇潇听师傅这样说,也算是证明了自己的眼光,说:“那个劫持我的黑衣人,正是他,只是后来我把他给救了,他感谢我,我就干脆让他跟我回府上了。”

“潇潇自小善良,为师知道。”

“师父,还有一件事情,徒儿想向您道歉。”说到这儿,莫潇潇没了活泼劲儿,低下头绞起手指来。李无常一看,觉得难得,潇潇也能像一个普通女儿家一般。说:“什么事?可是又闯了什么祸事吗?”李无常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自然,因为在莫潇潇跟随自己的那几年里,他闯祸就像平日吃饭一样的频率,所以,对莫潇潇闯祸的事情,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如果哪天没闯祸,才是真的出事儿了。“师傅,徒儿不是有意,只是徒儿知道师傅一向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场合,所以,我和钰清成亲的时候,就没有叫您。”

“就因为成亲的时候没叫我?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没想到当初你小小年纪,居然还能记得为师的喜好,也是实属难得。”李无常安慰莫潇潇道,自己第一次听说莫潇潇已经和苏钰清成亲了的时候,的确是有些震惊,不过后来想想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自己云游四海的时候,就听说太子苏钰清个临国侯府的一位莫小姐走的很近,当时自己就曾猜测这莫小姐是不是潇潇,没想到,果然是。

“我思来想去,成亲这样的大事,不告知自己的师傅,总不是讲究礼道家的小姐做的事情。”莫潇潇对这件事情总是觉得歉疚,这样不光在别人眼中,自己不讲究礼道,还怕师傅知道这件事之后,会误以为他在自己的心中没有很重的分量。不管怎么样,自己的这件事情算是搞砸了。

“潇潇是什么样的人,作为师傅我当然是最明白不过,他人的想法有什么重要的呢,潇潇,自你跟从为师学习的时候,我就曾对你说过,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况且这节是以你的孝道为先,也就算不上是节,这样一来,你为何还要不高兴呢?”

“师傅总是会安慰人。”莫潇潇看着李无常。李无常伸出手来,在马上就要摸到潇潇的头发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李无常呼出一口气,摸了摸莫潇潇的头发说:“时间过得真快,我们潇潇都嫁人了啊。”

“师傅,无论过去多长时间,您都是我唯一的师傅。”莫潇潇对李无常说,的确,李无常的确是莫潇潇唯一的师傅。

“潇潇,我问你,那一年,你被你的家里人送到别的地方,难道没有跟着那边的师傅念书吗?我当初只是说你在念医书上比较有天赋而已,并不是念别的就不行。”李无常听莫潇潇说的这话,觉得似乎还有什么别的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听着这话,莫潇潇觉得很难回答,总不能告诉师傅,自己被自己父亲的夫人送到乡下,没有接着念书了吧。“师傅,我是被家人送到别的地方去了,哪里虽然没有教书的先生,但是我有自己去看书,真的,我谨遵您的教诲!”

“那就好,潇潇,你记得,虽然你是个女子,但是师傅从来没有觉得女子有什么地方比男子差,以你的聪明劲儿,今后一定能做一番大事,让很多男子都望尘莫及,也许现在世间的人们还在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在师傅的眼里,你和你的师兄们都没有什么分别,知道吗?”李无常再一次跟莫潇潇强调着,生怕她浪费了自己的好脑筋。“是,师傅,您在潇潇小时候就是这样跟潇潇说的,潇潇一直谨记着。”

“嗯,这太子殿下是不是不知道你是我徒弟的事情?这样说来,还有些让人发笑,不过是有过几面之缘,我竟觉得太子殿下看我的眼神中,居然有一些敌意,不过太子殿下的师傅一定会觉得因为,这才是为君才有的眼神。”李无常当做开玩笑是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