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方姨娘的诡计/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您不必理会他,他看所有接近我的男子,都是那个眼神。”莫潇潇说着,脸上浮上一层红晕来。

“哦,太子殿下这般,虽有些孩子气,但是也不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李无常笑道。

“不说他了师傅,咱们什么时候能到灵佑谷?”莫潇潇问李无常道。

李无常拉开轿帘往外看了看说:“再走半柱香的时间,就能到了。”

“师傅,那我休息一会了,到了您叫我。”莫潇潇虽然体格比一般的女子要好一些,但是总架不住舟车劳顿,与师傅叙了叙旧,竟有些困了起来。

“好。”看着在颠簸的马车上都睡得如此香的潇潇,李无常笑笑。

办完妹妹李云媛的丧事之后,李远成好一阵儿没有从悲苦的情绪之中缓和过来,府中的谋事们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原来的李远成是一个胆识谋略都很出色的年轻将军,即使有时候与皇上在某些地方有争议,他都不一定会占下风,就这样一个人,却也开始学起外面那些失意穷酸诗人,饮酒买醉起来。但是大家又都知道将军的脾气,小姐在世的话,也只有小姐敢在这种时候劝劝他,如今小姐不在了,众人只能眼巴巴的等着李元成他自己想通,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一天,莫音儿忽然上门来,她想直接走进李府去,但是被门口两个守卫拦了下来,说:“闲杂人等不可入内!”莫音儿冷哼了一声,说道:“那就麻烦你们通报一声,说临国侯府的莫小姐求见李将军。”莫音儿在心里想:“等我做了你们李府的将军夫人,第一个把你们两个给罚了。”在门口守卫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说:“那我去通报一声。”说着,往府中跑去。守卫来到李远成的寝殿,看殿中的气氛不太好,便拉过一个在殿外的守卫说:“里面这是怎么了?将军又喝酒了?”

“可不是,将军最近老是喝酒,你进去禀告的时候小心一点,看点眼色。”

“嗯,明白。”守卫来到殿内作揖道:“将军,门外有一位号称是临国侯府的莫小姐求见。”

“不见不见,难道不知道将军现在正不高兴吗?还不快快退下!”一个谋士不等守卫说完,就低声喝了起来。

“好,那属下这就让她回去。”守卫拱了拱手,正准备退出去,另一个谋士忽然说:“且慢,你刚刚说的,是临国侯府额的莫小姐?”守卫应声停了下来。

“正是,她就是这样说的。”守卫说。

“李将军,您的机会来了。”谋士朝李远成说道,李远成听谋士这样说,也抬起头来看了看,也没见到什么特殊的人,就又喝起酒来。“门外的人可能是与您商量过事情的那个莫音儿小姐,将军您难道不见一面,谈一谈再说吗?”

“让她进来。”等了一会儿,李远成终于有了反应。

听着守卫回来报,让莫音儿小姐进去,莫音儿冷哼了一声,说道:“本小姐早就知道会如此,但是今天的事情本小姐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计较了,只是今后我再来的时候,你们的眼睛擦亮一点,要不然,等我做了你们的将军夫人,有你们好受的!”两个守卫尴尬的陪着笑笑。

莫音儿来到李远成的寝殿,看到他正在一个人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别的谋士们就站在旁边等着,一个人也没有说话的。莫音儿走过去,一把夺过李远成手中的酒杯说:“远成,为什么最近你都不去临国侯府了?难道你有什么新玩伴儿了?”

“音儿,是你?”李远成笑笑,已经醉的不轻了,“你不是音儿,你是云媛对不对?云媛,哥哥对不起你,没能听父母的话,将你好好的养大…我今后有什么颜面见咱们的父母?”李远成流出眼泪来。

“李将军,我是奉了我母亲之命,”说着,莫音儿有些脸红起来“当然这也是我自己的意愿,来看你,我想告诉你的是,事情发生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妈妈说,你要珍惜眼前人,将军大人,母亲的意思并不是怪罪,就是个提醒罢了,其实在音儿的心里,你什么样子都是好的。”

如果不是今天莫音儿自己送上门来,李远成都快忘了,还有拉拢莫音儿这个计谋。这时,屋内的谋士们很看眼色的出去侯着了。

李远成想起,云媛生前就很讨厌莫潇潇,说她一脸魅态,不像是个好女孩子。既然云媛不喜欢莫潇潇,那自己也算是完成云媛的心愿,和莫音儿联手,让莫潇潇生不如死好了。

毕竟是在旁人眼中,自己曾经疯狂的追求过莫潇潇,并且最后以失败告终,所以在那之后李远成去临国候府的时候,为了避嫌,也为了避免尴尬,他都会挑莫潇潇不在家的时候去。这莫潇潇和苏钰清成亲之后,李远成更是成了临国候府中的常客。在外人的眼中,李远成将军和莫音儿小姐走的很近,俨然已经有谈婚论嫁的趋势。

这时的李远成没有了上一世中敷衍而吊儿郎当,开始好好和莫音儿相处,并且也时常找莫音儿的母亲方姨娘说话。与她共商量怎么才能将莫潇潇和苏钰清给扳倒。

看到李远成也开始针对莫潇潇,方姨娘心中大喜,终于他也看开了!自己和音儿在府中今后终于也有靠山了,喜不自禁,方姨娘开始旁敲侧击的开始和李远成说他和音儿婚事的事了。

一天,苏钰清忽然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书信,信中直指莫潇潇和李无常有奸情,弄的苏钰清心头一惊,于是去送莫潇潇和李无常马车的时候,关心则乱,自己失了分寸的言行弄的那场送别十分的幼稚可笑。不过苏钰清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因为在上马车之前,又有人趁着送别的混乱场面,塞给她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清楚地写着太子殿下收到书信之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