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乐不思蜀/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自小就偏袒你,自然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话说,你想做什么呢,偷偷地告诉师兄一下?嗯?”乐弦凑过来。

“无可奉告,哈哈,师傅,哪个是我的房间?”莫潇潇躲开三师兄要打自己额头的手,问李无常。

“让乐弦带你去。”李无常见惯了他们师兄妹打闹,只气定云闲的坐着喝茶。

“你告诉我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师兄就告诉你。”乐弦见师傅这样说了,更不依不饶。

“我自己去找了~”莫潇潇拿起桌上的行李,笑嘻嘻的往房里面走去。

之前一直想着报仇报仇的事儿,好久没这样出来游山玩水了,灵佑谷的空气十分的好,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能听到深谷之中的水声和鸟鸣,让人看着听着十分的心旷神怡。莫潇潇打心里喜欢上这个地方来,等着有机会的话,让苏钰清也来这里看一看,住上些时日,这里的生活可比整天被一群王侯将相公公宫女围着要好多了。干嘛忽然想起他,莫潇潇在心里想。

第二天早上醒来,莫潇潇来到房门前,悠闲地看着头顶的天空中飞过去的两只雄鹰,心想这里居然连雄鹰都有,果然是受佛祖保佑,跟大自然最近接近的地方。这样想着,远方的天空上居然出现一只白色的飞禽,莫潇潇定眼一看,这不是只白鸽吗?

转念一想这里有白鸽的确有道理,这里四面都是竹林,竹林外面是连绵的山峦,与外界接触的不多,如果要通书信之类的话,的确是用白鸽比较方便些。不过话说回来,这书信是给谁的?听说三师兄已经成了家,这书信莫不是三师兄的家里人写来的?待会给三师兄的时候,自己非得看看里面写了什么不可。这样想着,白鸽离自己越来越近,离得越近,白鸽飞的越慢,这个白鸽居然有些通人性的样子,难道说,这个白鸽是怕伤到自己才飞的如此之慢?莫潇潇好奇的看着它,白鸽在头顶的上空盘旋了几圈,慢慢悠悠的落到莫潇潇的肩膀上来。莫潇潇将它小心翼翼的捧下来,取下来它爪间绑着的纸条,本来想直接送给三师兄或者师傅的,但是谁知,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这小竹筒上面写着的收信人,是自己?

莫潇潇将白鸽放进房梁上挂着的鸟笼之中,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定,将小竹筒中的信件取了出来,满满的两张纸,这小白鸽也是辛苦了,这么远的路,这么沉重的行李……

打开信,信上的字犹如苏钰清的性格一般,清秀飘逸,自成一体,开篇便是苏钰清几句闲中带酸的话,“潇潇,近几日不见,我发觉窗前之柳树绿的是那样的快,每每闲暇之余,我都望着你那日离去的方向沉思,日日思君不见君,着实好一个望眼欲穿啊……”莫潇潇看着,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来,自己与苏钰清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竟没发现他身上的这个才能,莫潇潇忍者浑身的不适应,接着往下看去:“潇潇,这白鸽是我养大的,很是通人性,你给我的回信也像我这般,塞入竹筒,绑在它爪上即可,并且,它十分能理解我的心情,速度比一般的白鸽要快一些,通常半日就可以到达你的地方,我估摸着你大约应该是早上能见这封信,因是昨晚我与徐大人商议国事,三更才歇,但夜不能寐,只因甚是想你,便急急地写了信,差它半夜就去寻你,你放心,它记得你……”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给他写回信的,莫潇潇撇撇嘴,将来信又看了一遍,这时正好听到乐弦师兄起床的声音,莫潇潇赶紧将信收了起来,这暧昧缠绵的信如果让三师兄看到,自己就没脸见人了……。

因为来此处并没有带上喜儿,所以无论什么事,自己都亲力亲为。这里毕竟是比较隐蔽的地方,况且小时候在师傅身边时,身旁也没有伺候的丫头,也是为了保此处不被旁人打扰的清净,来此处时,顶着喜儿和苏钰清的压力,只身前来了。

莫潇潇从柜子里摸出笔墨纸砚,一一摆开,磨了磨磨,着手写起回信来。该怎么写呢?莫潇潇长这么大,经历过两世人生,也写过无数的信,却唯独没有写过情书,“书信已阅?”,不行不行,太冷漠了,“见你书信甚是欢喜?”也不行,不是自己的风格,揣摩了半天,终于下笔:“我早已平安到达,勿念,叫喜儿莫要生气我此次并没带她,还有,你晚上就寝之前,让小顺子点一炷香,不然你可能难以安眠,香就在我桌子左侧的盒子里,你命小顺子去取就是,此香易折,你万万不要插手……乐弦师兄也在谷中,我很是欢喜,想必你们不认识,改日有机会让你们见面。钰清,我真没想到,我竟已离开师傅和师兄们这么久了,还有,此处的景色十分壮丽秀美,改日你如若得空,一定要来观上一观,定叫你流连忘返……最重要的就是,下次你若再用那样的措辞,咱们就不必通信了罢……”

皇宫内,苏钰清看着手中的信,嘿嘿的笑,身后的小顺子虽不知太子殿下为何发笑,但是也知道,那手中的信件必是与太子妃殿下有关。

此时,苏钰清已经开始每天一封书信的程度了,莫潇潇甚至觉得,如果不是皇上整日宣他共商朝中大事儿,他早就来擒她了。

一日,莫潇潇小心翼翼的打开信纸,“你整日在灵佑谷之中做什么?可有无聊之时?打算好哪日回来了吗……潇潇,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莫潇潇一句一句的将苏钰清的书信看了好几遍,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看着最后的那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莫潇潇真的有些坐不住了,她将信件小心的折起来,和之前苏钰清的来信一并放到了柜子中的盒子里,收拾完毕之后,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跟师傅说她要回皇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