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义结金兰/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钰清莫潇潇和众师兄进了正厅,拜见了李无常,说:“钰清的事情真是劳烦师傅了。”“潇潇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不必多礼。”

和师兄们团聚了之后,待了一日,第二天,莫潇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同师傅告了辞,说自己过几日再来,就随苏钰清回去了。

真真是小别胜新婚,回皇宫的马车上,苏钰清的一直盯着莫潇潇看,看的莫潇潇有些不好意思:“都见面了,待了一日了,还看不够吗?”

“当然,潇潇,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够。”苏钰清让莫潇潇到他的怀里去,莫潇潇倾了倾身子,靠在苏钰清的肩膀上。自言自语似的说:“等把你的寒毒治好,我再把仇报完,咱们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在一起了,什么都不去管。”

“潇潇,你……”苏钰清本想问莫潇潇,关于她报仇的事,说了一个字又停住了,转而换了下一个话题:“潇潇,你果真想过我们今后的生活吗?”

“每每闲暇的时候,我都会这样想想,说不定在不久,咱们还会做爹娘……”莫潇潇说到这儿,有些害羞。“潇潇,你这样说,可知我有多开心吗?”

“我知道……”莫潇潇抿嘴笑。

回到宫中,莫潇潇立即开始差人打听李远成的消息,她听说自己不在的时候,李远成经常到临国候府走动,好像还和莫音儿走得很近。真是一对狗男女,莫潇潇在心中骂道。

可是,自己如今是太子妃,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眼睛看着,比不得以前行动方便了。不过幸好,还有喜儿在临国侯府中的小姐妹传来的小道消息,可以知晓临国候府中发生的一切。

整日在宫中休养生息,莫潇潇闲着实在是无聊,碍于身份又不可以随随便便出宫或者回临国候府去,只能在东宫弄弄花草,养养鱼虫之类的。

一日,莫潇潇无聊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坐在莲花池的石栏杆上喂着鱼,忽然有个从没打过照面的小宫女前来通报,说是惠贵人想见一见娘娘。

“惠贵人?”莫潇潇在心中想了好久,才终于想起来这惠贵人是谁来。“快请进快请进,快让惠贵人进来。”莫潇潇将手中的的鱼食都撒到湖中,拍拍手急忙说。“喜儿,咱们快回大厅中等着惠贵人去。”

“是,小姐。”喜儿将莫潇潇扶下栏杆来,跟着莫潇潇快步往正殿中走去。

莫潇潇想起来,当初自己和苏钰清第一次在大殿面圣的时候,这个惠贵人就曾给自己说过好话,给自己解过围。当初自己光顾着装疯卖傻拼演技去了,没怎么留心,这怎么说也算是一个人情。

虽然上一世自己擅长替李远成打点好一切,但是还人情这种事情却是怎么也学不会,并且,莫潇潇并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莫潇潇不太擅长这些,但是知道,别人拿真心待自己,自己也必定要拿真心待别人的。

“姐姐!”莫潇潇说道,快步上前迎接走过来的惠贵人。

“妹妹!”惠贵人也快步迎上来,说:“妹妹终于回来了。”

“姐姐之前来找过我吗?”莫潇潇问道。

“是,之前来找你,你宫里人说你有事出宫去了。”

“前几天我的确出宫去了,让姐姐好找。”

“今日忽然前来妹妹,我还怕妹妹觉得唐突……”

“……”

“……”

“实不相瞒,那日在高堂之上见你,就觉得你像极了我的亲妹妹,只可惜那我妹妹命薄,早早地就过世了。”

“像贵人的妹妹是潇潇的福分。”

“……”

“……”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在这高堂明镜之下,我们义结金兰怎么样。将你我这姐姐妹妹,变成真的姐姐妹妹。”惠贵人对莫潇潇说。

“只要惠贵人不嫌弃我莽撞不懂事儿,潇潇我自然是百分的愿意。”莫潇潇握着惠贵人的手说。

“好,那就这样决定。”莫潇潇看着惠贵人的神情倒当真是真心诚意的,便也认真起来。

“今日,我与莫潇潇结为姐妹……”

“今日,我与惠贵人结为姐妹……”

自那之后,惠贵人常来东宫与莫潇潇闲聊,莫潇潇也常去惠贵人的寝殿玩耍,一来二去的,竟真的情同姐妹一般了。

一日,皇上忽然说要召见太子妃殿下,喜儿赶忙进来通报,莫潇潇看喜儿的神色,说:“怎么,是我父亲在前朝之中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莫潇潇有些担心,毕竟,自己此时在后宫之中势头正猛,自己的父亲在前朝也是皇上眼前的红人,难免会有些看不过眼嫉妒,在皇上跟前阴阳怪气说上些什么的。

“那倒不是,小姐,皇上要召见您。”

“哦,那就好,我看你神色匆匆,还以为是我父亲出了什么事情。不过,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皇上召见我一下而已,你慌张什么?”

“小姐,我是见来通报的那个宫女语气不太对啊,在这深宫中,这些人的脸色不就是很能说明事情的吗?”

喜儿虽然不知道皇上召见自家小姐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是总预感不是什么好事情。

“哎,喜儿你看你,最近你总是瞎担心一些事情。你想啊,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我最近最大的动静就是去我师父那儿给钰清取药,别的什么也没做,怎么,给他儿子取药还有错?况且,以你家小姐我的聪明才智,谁能伤害的了我,只有别人求着我别伤害他们的份儿,哈哈,所以啊,你大可放心哈。”莫潇潇安慰喜儿。

“走,咱们现在就去,那人说皇上是在哪里召见我了吗?”喜儿还是有些担心:“说是在乾清宫,小姐,我还是有些担心,皇上为什么会忽然召见呢。”

“尽管跟我来。”莫潇潇自觉根本没什么事情,走的坦荡荡。

原来,这方姨娘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是在莫潇潇不在宫里的时候,有一日她面见圣上,明里暗里的说,太子妃殿下前段时间的疯症是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