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针锋相对/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儿,方姨娘忽然抬高了声音,打断了莫潇潇的话:“我何曾横行霸道!我何曾欺压你!应该是,应该是你欺压我,欺压音儿才对,你怎么一派胡言啊你莫潇潇!”

莫潇潇一点也不着急,依旧用不紧不慢地声音说:“你自己在临国候府是怎么样的口碑,去府中一问便知,还用我说吗?况且,我还没将我在乡村时,你给我下药的事情说出来,怎么就这么着急了呢?恩?”

在场的人都哗然,“居然还有这种事!”“天呢!怎么着也得叫一声姨娘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怕太子妃天上的母亲来报复吗!”“天呢,这人这么心狠手辣,我听说太子妃母亲也是死的蹊跷噢”“啧啧啧啧……”一时间,大家都有些震惊,被自己叫了这么多年姨娘的人陷害,这也太可怕了吧!

“什么,太子妃,你将这件事情说清楚,下药?谁给谁下药?”皇上也有些吃惊。苏钰清早就听过她的故事,所以没有很大的反应,只是手攥紧了,回头看了方姨娘一眼。方姨娘见大家的话题突变,正反应不过来,被苏钰清回头那目光似剑般的一望,吓得瘫倒在地上。

“回父皇,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小的时候,当时正跟着一位师傅学习,可是方姨娘忽然拍了一些人来,将我硬生生的接走,流放到了一个偏远的谁都不认识我的乡村之中,还拍了两个人监视我打我虐待我,这样就算了,还在我的镜子中下药,想干脆毒死我……”在场的人又是一片哗然……

“不是!你说的不是我干的,这不是我做的!你血口喷人!皇上!皇上,您听我说!她的疯症确实是假装的!我听说她和她丫鬟的对话!真的是假的皇上!她真的是装疯卖傻骗了您!”

“方姨娘,我问你,你说我装疯卖傻,你可有证据?”莫潇潇一字一句的说。“我,我虽然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

“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来污蔑我!说!你背后的人是谁!”莫潇潇有意的引导皇上,往方姨娘的身后那些人中想。心想,不行。得让自己的父亲撇清关系。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我的父亲,我早就死在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手上了。”莫潇潇对皇上拜了拜:“父皇!凭她一个人是绝对没有胆量在没有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只身涉险的,她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说!到底是谁!”

莫潇潇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暗示,有没有暗示到点儿上,不知道此时坐在龙椅之上的皇上,在想些什么。

“这样吧,一件一件事情来,潇潇,既然这样,就先从你的开始吧,方姨娘说你之前是装疯卖傻,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真的痴傻?”

谁也没想到,在这种混乱不可控的场面之下,皇上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苏钰清当然知道莫潇潇是装的傻,但是在此时的立场上,自己实在是不方便说话,并且自己一说话,并不会有什么帮助,甚至有时候反而会被有心的人误会,只是皇上忽然这么问,该怎么回答?确凿的证据?这该怎么证明?

方姨娘一听,扯起嘴角朝莫潇潇得意的笑,想必是皇上终于肯过问这装疯卖傻的事情了。

惠贵人有些坐不住了,起身拜了拜皇上,说:“皇上,臣妾有话说。皇上知道的,从第一次见潇潇妹妹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她,还跟您提过,想找她认个干妹妹。我整天这样想着,很久之前我就去找过潇潇妹妹,但是,当时她正式疯症正厉害的时候,我的手臂上,还留下过她的抓痕,皇上还记得吗?”惠贵人问皇上。

“朕当然记得,那日爱妃你的手上的伤痕红肿的惊人,朕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一直不说。”

“正是,皇上好记性。臣妾手臂上的抓痕,皇上您还特意问过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我怕说出来会连累到妹妹,皇上生气会降罪于妹妹,就没敢说出实情,没想到在今日,这伤痕居然还派上了用场。”

惠贵人说到这儿,继续楚楚可怜的望着皇上:“皇上,臣妾这就再让您看一下臣妾的伤痕,”说着,惠贵人就背过去殿下的众人,面朝皇上,弄上袖子,三道醒目的抓痕露了出来。皇上看了不胜心疼,说:“朕相信爱妃的话。”

这时,一个侍卫前来通报:“皇上,殿外神医李无常求见!”众人又是吃惊,在江湖上人人皆知的神医李无常,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日忽然前来,是所为何事?不过也是幸运,居然可以见神秘的神医李无常一面!

“速速将神医请进来!”皇上说。当初替苏钰清娘把脉的师兄,自己当然还记得他!

侍卫快速退了出去,将李无常请了进来。

一行人都眼巴巴的等着见见传说中的神医李无常,

皇上一眼就认出了李无常来,连带着,皇上想起苏钰清的娘亲,她在怀苏钰清的时候,有一次还让皇上替她将她的师兄李无常找来替她诊脉,一时间,皇上心中无限感慨,半晌,他说:“我也该称你一声师兄。”

“小民不敢。”李无常作揖道。

“不,苏钰清娘亲的师兄,自然就是朕的师兄,师兄你今日前来,是所为何事啊?”皇上问李无常。

“回皇上,小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这太子妃的疯症一事。”

“哦,这消息传的这样快,远在江湖的李师兄,都有所耳闻了?不过师兄不像是多管闲事之人,可是要为了谁说上几句什么吗?”

“皇上盛名。皇上可知,太子妃殿下曾被方姨娘以修身养性的名义,将她关在偏远的村庄里,还在她的身边安排了两个人,整日对她打骂,让她不得安宁。”

“哦?还有这等事?”

“此事千真万确皇上。”皇上思索了半日,说:“师兄是怎么知晓此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