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师傅来解围/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云游四海之时,曾经过太子妃住着的那个村庄,那时太子妃尚且十二岁,大冬天里在河边洗衣服,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在旁边玩耍,还时不时的冲着太子妃扔小石子……”

李无常接着说:“那晚,太子妃住着的那户人家收留我住一晚,说是收留,其实是我强行要留下来的,因为我看在河边洗澡的小女孩不凡……吃完晚饭之后,他们都睡觉了,小女孩还在打扫,我见时机来了,就过去给小女孩检查伤口,因为我发现,那个妇人对小女孩非打即骂,但是就在我为小女孩检查伤口的时候,手碰到了她的脉象,发现她有疯症……”

“别人的话都是片面之词的话,神医的话总是没错的吧,……”在旁边围观的人说。

“没想到太子妃这么可怜……”另一个人说。

“啧啧啧,看这方姨娘长得慈眉善目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真是瞎了眼了我……”旁边的人说。

“父皇,就这件事情,单凭方姨娘一个人是绝对没有胆量来这里的,在她的背后一定还藏着什么更厉害的人物。还请父皇明察!”莫潇潇趁热打铁,想一举将李远成也揭发出来。

“我是冤枉的啊皇上!”听莫潇潇这样说,方姨娘有些着急,开始口不择言的想掩盖住莫潇潇刚刚说过的话来,不能把李远成将军说出来,前几日见面,他刚刚有想迎娶音儿的苗头,为了音儿的未来和幸福,坚决不能将他说出来!

“皇上,您不能单凭他们三言两语就这么对我啊皇上!我是皇太后的人!您不能这么对我啊……”方姨娘没有办法。只好将皇太后搬了出来,企图吓一下皇上,没想到,皇上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大胆方姨娘!朝廷之上岂容你放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无需再争辩了,还不赶紧谢主隆恩!”李公公听方姨娘这个没有眼力见的,居然还敢威胁皇上,便开口说话,想给把方姨娘的话语权给了结了它。

“我冤枉啊!皇太后救我!”方姨娘气急败坏,只能喊出这样一句。

不管是方姨娘如何呼喊,皇太后的人终究是没来。

“来人呐,将方姨娘押入天牢,竟敢对太子妃不敬,今日又对皇太后不敬,给皇太后丢尽颜面,真是岂有此理!”皇上不禁龙颜大怒:“上次朕便听太子妃说过你的恶行,没想到降你的阶品竟还不长记性,那就不必再降阶品了,你也没阶品可降了,别以为你是我皇额娘的人,我就会放过你。来人呐!给朕将这方姨娘立刻押入天牢!”

“是!”从大殿外走进来四个侍卫,不管方姨娘如何挣扎,强行将方姨娘架了出去。

方姨娘自然是大声喊冤:“皇上明查!小民是冤枉的啊!皇上明查!皇上……”

在场之人无不唏嘘,果真是恶人自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已到,不愧是所谓天道轮回。

在宫中待了一日,第二天,李无常就来东宫找到苏钰清和莫潇潇,说:“太子殿下,潇潇,我此次前来是来告辞的。”

“师傅!你好不容易来宫中一趟,就不能多待些时日吗?话说,您还没来东宫中看看呢!”莫潇潇说道。

“傻孩子,师傅研究的那个药方,不是说停就能停的,如果不是你让杨奎来找我,说有什么要紧的急事,我也不会轻易出谷的。”

“师傅,那我派人送送你吧!”莫潇潇还是觉得,师傅千里迢迢的赶来救自己,怎么能让师傅悄悄的走了呢。

“不必,我在江湖上行走了这么多年,这点路还走不了吗?不用送我。”李无常对莫潇潇说。

“师傅!让杨奎送你吧,好歹将你安全的送到谷中,我们也好放心啊,并且,杨奎并不是外人,这一路路途遥远,正好也可以和你做个伴。”莫潇潇只好这样说。

“那好吧,那就让杨奎送我好了。”李无常妥协了。

“是,师傅。”莫潇潇笑了起来。“师傅,我这次不能随你一起回去了,方姨娘的事情刚处理完,我想回临国侯府去,陪一陪我父亲,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师傅知道,你做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稍等师傅,我让杨奎现在就过来,跟你一起走。”

“好。”

一日,莫潇潇仍是在东宫之中和惠贵人闲聊,忽然一只白鸽飞上她们所在亭子的栏杆,惠贵人惊叹:“好一只白鸽,竟生的如此漂亮,妹妹你看,就连后宫中最爱飞禽的湘常在宫中,都不一定有毛色如此好看的白鸽。”

莫潇潇转过头来,也看到,遂笑逐颜开,站起来,往白鸽的方向走去,惠贵人说:“你这样会惊到它的。”

“姐姐有所不知,这是钰清养的白鸽,不怕人。”

“原来如此,没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还会养飞禽类的东西。”

“本来我也没想到来着。”莫潇潇走过去,将白鸽捧在手上,走回桌子旁坐下,将白鸽放到腿上,将它腿上的小竹筒取了下来。

“这是?”惠贵人看莫潇潇从白鸽的腿上取下一个小竹筒,便问道。

“它是用来通书信的。”

“啊~妹妹竟然把如此机密的事情告诉姐姐我。”

“自然,告诉姐姐又如何,姐姐又不会害我。”惠贵人跟着莫潇潇一起笑。

从竹筒中展开信,莫潇潇毫不忌讳,惠贵人凑过来看,莫潇潇也不介意,反而向她介绍说:“这是我的三师兄写给我的信,他现在和我师傅在一起,我猜他肯定是无聊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用这只白鸽通信,不会是怂恿了钰清,将它要挟去了吧!他敢!”莫潇潇说着,和惠贵人一起往下看去。

“好一手刚劲有力的字啊。”惠贵人感叹道。

“我自小只知写字要清秀,讲究大小一样,排列整齐,没想到今日看到你师兄这种飘逸不走寻常路的写法,倒是十分让人惊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