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喜帖/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姐姐对书画也有研究?”

“我父王从小教导我,女孩子就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好,这些东西,我很早就开始练习着了。”

莫潇潇扯了扯嘴角,自己小时候,还只知道吃吧,呵呵。

“既然姐姐对师兄的字如此厚爱,改日有机会,让你们两个见个面怎么样?”

“果真?”惠贵人眼睛都有些放光,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惠贵人红了脸颊,说:“我自小对擅长书画的人,有很好的印象,如果能有幸和你师兄交流一下心得,倒是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儿。”

“那就这样说定了,等我这次给他写回信的时候,就跟他把这件事提一提,他肯定一万分的开心,他呀,从小就对两件事情感兴趣,一是练剑,二是书画,他的剑法和书画,在江湖上还小有名气呢!不过姐姐你自深闺之中长大,对江湖上的事情自然是不知晓的。接着看看他的信吧。”

惠贵人点点头,凑过来一起看。

“潇潇,自从你们过那么一次,我便日日夜夜想念着你们,多年没能和你们相见,没想到大家跟小时候没什么两样,尤其是你,嘴还是那么贫。师傅他日夜在研究配药的事,你实在是应该来帮帮忙,哈哈,我骗你的啦,其实是我太无聊了,师傅整天配药,理都不理我。你得空常来啊,师兄等你!”

“姐姐,咱们说好了啊,有时间一起去!”

“我求之不得。”

过了几日,莫潇潇和苏钰清正在寝殿内下棋,侍卫来报,说是一个临国侯府的人求见。

莫潇潇一听,很高兴:“快传快传。”

侍卫“是”了一声,退了出去。

莫潇潇跟苏钰清兴冲冲的说:“钰清,许是我父亲派来的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苏钰清在棋盘上放下一颗棋子,说:“你父亲的人,自然要说的也是好事,今日在朝上,你父亲就边疆突厥暴乱一事,向父皇献了不少的计策,父皇还嘉奖你父亲了。”

“是吗,我竟不知。对,前朝的事,当然不会立刻传到后宫里来。”

苏钰清心中觉得潇潇甚是可爱,前段时间,莫潇潇整天跟自己抱怨,说自己在乡村之中生活过几年,对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合乎礼仪,生怕做什么事情会坏了宫里的规矩,所以在礼教姑姑强调前边后宫的事情有别,不能私自与前朝中人通信的时候,自己立刻就遵守起来,开玩笑说,要和自己的父亲划清界限。

一个人作着揖走了进来:“属下叩见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

“平身!”莫潇潇赶忙说:“可是我父亲派你来的吗?是有什么消息要说?”

“回太子妃殿下,属下并不知是什么事情,只是莫音儿小姐派我来,让我将这东西转交给太子妃殿下。”说着,临国侯府中来的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来。

“别的,属下就不知了。”

“莫音儿派你来的?”莫潇潇有些吃惊,苏钰清也放下手中的棋子,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

“好,东西我收下了,你回去吧。”莫潇潇有些迟疑的说。

“是,那属下告退。”那人马上就要退出门去的时候,莫潇潇忽然问道:“慢着!”临国侯府中的人立刻停住脚步,重新上前:“太子妃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嗯…莫音儿还有什么别的话带到吗?还有,我父亲,近来身体可还康健?”

“回太子妃殿下,临国侯大人近来身体硬朗,并无大小疾病,莫音儿小姐也并没有交代别的。”

“好了,我知道了,出去吧。”

“是,属下告退。”

临国侯府的人出去了之后,莫潇潇在棋桌的凳子上坐下来,看着手中的袋子。苏钰清也看着那个袋子,又看看看着袋子发呆的莫潇潇:“想什么呢?不打开看看?”

莫潇潇开玩笑道:“万一里面是毒药呢?”

苏钰清从莫潇潇手中拿过袋子,说:“那我帮你看。”

莫潇潇笑了笑:“我是开玩笑的。”

苏钰清正色:“我并不是开玩笑的。”撕开袋子,里面是红色的册子,竟是一本喜帖。

“什么?送来了一张喜帖?”莫潇潇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姐姐们嫁人了?还是父亲又要娶妻?父亲对自己的母亲情深意重,当初娶方姨娘也是皇太后的旨意,父亲自己并不情愿。这喜帖不可能是父亲的,难道是姐姐们的?自己之前怎么没听到什么消息?

苏钰清打开册子看了看:“潇潇,是李远成和莫音儿。”

莫潇潇眉头一紧,自己听说过两个人走的很近,没想到,居然这么迅速的,就要成亲了?

哼,这个李远成威胁自己的父亲给他拉拢势力,幸好最近自己提醒父亲,少跟他来往,没想到终究还是被她钻了空子。莫潇潇想起来上一世里,是莫音儿对李远成一见钟情,正好遂了李远成的意,虽然不喜欢莫音儿,还是将她娶了。

莫潇潇忽然心中一惊,忙问苏钰清:“今日是什么日子?”

“五月二十五,怎么了?”苏钰清回答说。莫潇潇心下一沉,怎么会这样,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上一世,李远成和莫音儿好像就是在这一天发的请帖。难道说,冥冥之中,这一切都还是在按照上一世的情景来进行的吗?

莫潇潇背后有些发凉,手心也开始渐渐出汗,双手渐渐握紧,指甲都掐进肉里,仿佛马上就要掐出血来,然而莫潇潇却不自知,如果说这样的话,自己费劲周折的做的这一切,不都白费了吗,白费还好说,如果事情再这样推进的话,那,莫潇潇看向苏钰清,如果这样的话,钰清,不就有危险了吗?

苏钰清看着莫潇潇一点一点的变化,站起身来:“潇潇,你听我说,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和你一样不喜欢他,不是现在不动他,而是,我们要等证据确凿的时候,将他一举拿下,不留后患,好吗,你再等等,稍安勿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