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和苏钰清坦白(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那日见他,也的确如此,行事作风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要大很多。”苏钰清点点头,对这个潇潇此刻所说的大师兄,有着深刻的印象。

“我的二师兄乐萧,他是我们是兄妹几个里面,从小功课做得最好的一个。虽然很聪明,通宵为官之道,但是实际上却是个清心寡欲之人,他总体的才能,比大师兄差不了多少,但是他不喜欢朝廷中的那些勾心斗角的纷争,虽然一身才能,但是一直内敛在心中。”

说到这儿,莫潇潇又笑了笑,说:“因为他有一个心仪的青梅竹马的姑娘,所以,他是我们之中最早成亲的一个,过得倒也是逍遥自在。”

“我也记得他,年纪轻轻文质彬彬的,没想到那么早就成亲了。”苏钰清有些惊讶,自己和潇潇成亲就够早的了,没想到这个二师兄成亲更早。

“我的三师兄乐弦,你应该印象深刻,就是我们之中最活泼的那一个,他自小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因为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江湖恩怨,惨遭杀害,师傅云游的时候正好碰见,就收留了他,让他跟着自己,一边学医术,一边学习剑术,钰清,你知道,师傅为什么要让三师兄学剑术吗?”

“不知道,为什么呢,你师父他不是神医吗,理应让他学习医术才是啊。”苏钰清其实知道为什么,推测就能推测出来,肯定是为了防身,以备将来。但是没有直说他知道,而是顺着莫潇潇的话说下去,因为苏钰清非常喜欢他们此时的状态,一个静静的讲话,一个静静的聆听。

“这是师父在为三师兄的未来做打算,因为他的父母死于江湖恩怨,所以师父一直怕那些人再追杀三师兄,所以一边让他学习医术,一边也传授他剑术,不过我这个三师兄显然是剑术比医术学的要好,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此时的三师兄有没有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你师父没有告诉他吗?”苏钰清问道。

“师父当然没有告诉他,冤冤相报何时了,师傅不想告诉他他的身世,就是怕他起杀心,为父母报仇雪恨什么的。”莫潇潇给苏钰清解释。

“嗯,你师父考虑的真的很周全。”苏钰清点头称是。

“嗯,师傅的心性一向如此。我三师兄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型,但是他是我们师兄妹六个心思最细的一个徒弟,我们后来三三两两的都走了之后,他怕师傅一个人孤单,大大咧咧的说,反正自己也无家可归,就留在师傅身边了。”

“你师兄这么说,是想报你师父的养育之恩吧。”苏钰清也认真起来,没想到这个最活泼的三师兄,心思这么细腻。

“你说得对,正是如此。”莫潇潇喝了口茶,继续说:“我四师兄和五师兄只比我大几天,他们两个就像双生子一般,虽然整天吵架打架,但是感情却好得很。你应该也印象深刻吧,就是一直在斗嘴,谁也不饶谁的那两个。”

“当然记得,不过,神医出高徒,你们师兄妹几个都很有出息。”苏钰清真心的赞叹。

“是吗。”莫潇潇笑笑。“除了我,师兄们确实都多多少少有些成就。”

“你也很好。”苏钰清看着莫潇潇说,一副认真的样子,直看的莫潇潇有些脸红,莫潇潇在心中想,大概是前人所说的,情人眼中出西施蒙蔽了苏钰清的双眼吧,莫潇潇在心中偷笑。

“然后呢?你是怎么落入方姨娘的人手中的?仔细说来听听,我都想知道。”苏钰清接着问。

“师傅原来带着我们师兄妹六个在山上修行,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些临国侯府的人,说是家中出了些变故,要接我回去,师傅一看是临国侯府的人,说的也都有道理,就没多加怀疑,让他们将我带走了。”

“就这样简单的被带走了?”苏钰清皱了皱眉。

“嗯,因为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府中出了些变故,而府中的家事当然不会很外人透漏,所以,真的是一点疑点也没有,这样堂而皇之的将我带走了,我当时年纪尚小,听到他们说府中出了些变故,便以为是我爹出了什么事儿,就急急忙忙的上了他们的马车。”莫潇潇生气又无奈。

“之后,他们就把你带到那个乡村了吗?”

“嗯,他们并没有带我回临国侯府,我知道原因的时候,已经是第二世的时候了,原来,这方姨娘有一阵儿非常迷恋星象,她看星象变幻无常,觉得神奇,心生歹念,让人放出来一个谣言,说是请人夜观星象,发现有一个雏星在一颗耀星旁边,危及临国侯府,需将二星拆散才能免除临国候府的一场大难,而那个道士口中的耀星就是我师父,那个雏星就是我……”

“就这样的话,别人就都信了吗?”苏钰清听了,忍不住离了椅背,坐直了身子,听莫潇潇讲话。

“你可能不知道,方姨娘为人泼辣,属于做事雷厉风行斩草除根的人,她将临国侯府治理的井井有条,那时,我爹也十分信任她。”

原来如此,苏钰清无奈的摇摇头。

“就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加上,方姨娘说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立刻回到临国侯府,将我安置在乡下的亲人家里了。”

“临国侯呢,这么多年,他就听信了方姨娘额的话,将你一个人放在那里?”苏钰清握紧了拳头,自己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听到这些潇潇之前受苦的事情。

“没有,我父亲有无数次,都提出要去看我,但是都被方姨娘以各种理由给拦下了,有一次,我爹执意要去,谁都拦不住,方姨娘也提出要一起去,在半路上,方姨娘忽然生病,不得不又回到府中。”

“一定是装的!是为了不让你们父女相见!”苏钰清有些气愤,看来这个方姨娘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狠毒上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