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暗暗收买李远成/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娘在心里想,哼,还有那个莫潇潇,等到苏钰清一脉人倒下,自己第一个,就把她给斩首示众,不不不,五马分尸!凌迟处死!方姨娘在心中恶狠狠的想。表面上,方姨娘跪在地上一声不吭,默认了临国侯所说的一切。

“今日,即刻,就将方姨的东西从正殿搬到偏殿中去,没我的允许不能来正殿,身边只派一个丫头伺候着就行了,临国侯府家大业大,有的是用人的地方。”临国候依旧用用重重的语音说道。

底下的下人们虽然一个一个恭恭敬敬的站着,恐怕此时在心里早就已经开始鼓掌了,做主子做到这个份儿上,也是让人感慨。

方姨娘在这临国府中作威作福了这么久,临国侯终于看清她的真面目了,简直大快人心,只是今日只是降她的品阶而已,这个方姨娘这么会耍手段,说不定哪一天,她再使个什么法子,品阶又就回来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地位这么低,总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趾高气昂了吧?!下人们都在心中这样想。

临国侯说完话,说自己要休息了,下人们陆陆续续走了出去,剩下的几个人,准备跟着方姨娘后面,去给她那东西,全都放到偏殿去。

回到自己的房中,方姨娘怀着一肚子的气,在房中收拾东西,这么多年来,从各个渠道获取的金银珠宝不在少数,正在收拾着,莫音儿和李远成听到消息,赶忙赶了过来。

一进门,莫音儿就有些气急败坏:“娘!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音儿急得不行,问方姨娘,一边还想制止那些正在搬东西的下人们。

“音儿,你不要拦他们,过来和娘一起收拾东西吧!”方姨娘见音儿来了,自己的希望也来了,故意对着莫音儿和李远成苦笑了苦笑。

“娘!难道你就这样忍气吞声吗!你告诉我,是爹罚你的吗?是不是又是因为莫潇潇那个死丫头?是不是!”莫音儿此时是一点也不顾姐妹的礼教了,称莫潇潇为死丫头起来。

“不是她还能是因为谁!”方姨娘咬牙切齿的说,放下手中的东西,摆摆手让下人们都先出去。

等下人都出去了之后,方姨娘这才开口。

“音儿,远成,娘受什么委屈,都没关系,娘只希望你们过得好,你们过得好,我就心满意足了,远成,自从第一眼见你,我就觉得你是个好孩子,是个值得我们音儿托付一生的人,你放心,你娶了我们音儿,就是我方姨娘的儿子,今后娘无论受什么委屈,都不会让你们受了委屈!”

“娘,您这是哪里的话,您要是受了委屈,我怎么睡得着觉!”莫音儿看着方姨娘,小声的抽泣起来。

李远成自小父母双亡,这世间只有自己和妹妹李云媛相依为命,如今,妹妹李云媛也因为莫潇潇死了,只剩他自己一个人,无亲无故。

刚刚听了方姨娘说,把自己当儿子,他的心头一热,心中燃起要为方姨娘报仇的念头来。

看着莫音儿还能靠在娘亲的怀中哭泣,李远成多多少少有些羡慕。

这一切,都被方姨娘算计在心里,所以刚刚故意说的悲苦一些,她揣摩过李远成的的心思,他一定会上钩的。果然-

“娘,今后我和音儿成亲,我就这样叫您了,娘,您听我说,不要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只要有我李远成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女女两个受一丁点委屈,现在是在临国侯府,对您的家事,我不便对临国侯多说什么,但是,等我们的大计功成之时,就是您拥有至尊荣耀之时,到时候,就算是临国侯,也不敢对您怎么样了,您放心,我李远成在这里对天发誓!”

李远成此时真的是一腔热血。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被别人关心过了,今天既然方姨娘这么说了,自己就要好好的对她!就像对自己的亲娘一样!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们既然来了,就帮我一起收拾收拾东西吧!”方姨娘见李远成这么说了,很是满足,李远成上钩了。

“娘,我去跟爹求求情好不好,偏殿那么小,您怎么住的惯呢!”莫音儿还想去求情。

“千万不要,音儿,今天我受了多少苦,未来的某天,你爹他就会有多后悔,你不懂的,你尽管帮我弄就是。”方姨娘擦擦莫音儿的眼泪,说道。

“娘,我来帮你!”李远成将手中的剑放在桌子上,撸起袖子,开始搬起来,方姨娘暗地里笑了笑。

把东西都搬到偏殿之后,莫音儿还是哭哭啼啼的,方姨娘不忍心,心中想起一件事来。

自己还没给音儿嫁妆呢!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都差点忘了。都是让莫潇潇那个死丫头给气糊涂了!

方姨娘打开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挑出自己常用的几件首饰,合上盖子,将盒子整个儿的放到莫音儿的怀中,让她带走。

“音儿,这是娘给你的嫁妆,你要记得,嫁过去之后,和远成好好过日子,好好服侍他,辅佐他,知道吗?”方姨娘故意用慈爱的眼神看了李远成一眼。

“是,娘,这些我都知道,但是首饰我不要这么多,我只拿几件就行,别的您还是留下……”莫音儿要打开盒子拿几件就行。

“傻孩子,嫁妆就是一个女人的脸面,你带了多少嫁妆,别人就会怎么对你,你别看那些下人们现在一个一个恭恭敬敬,眼中还是看着你的赏赐行事的。你怎么这样傻!一看就没有嫁人的经验!”方姨娘还开起玩笑来。

逗得莫音儿一笑,说:“娘!您说什么呢!我当然没有经验了,人家是第一次嫁人嘛!”莫音儿终于是止住了哭声。

李远成也被方姨娘逗笑了。

“娘,音儿和我成亲,我绝对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委屈的。”如果说刚刚李远成对临国候说这句话,还是三分真心七分假意的话,让方姨娘这一句“儿子”,此时也变成至少八分真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