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李远成莫音儿大婚(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来李府的时候打开行李,就遭到临国侯府下人的背叛,给她少放了一对儿红蜡烛,让李府的下人嘲笑。

然而最关键的是,刚来的第一天,大喜的日子,居然就有人,敢公然的往自己的水里下药!这一连串的事情直接挑战着莫音儿的耐性,这是她成亲的大喜之日!居然有人这么对她!细细想来,这都是因为莫潇潇!莫音儿越想越气,这时,李远成忽然推门进了来。

“音儿,本来今天白天,咱们是不应该见面的,怎么,我听说你在这里受了委屈?”李远成一进来,看她怒气冲冲的坐在桌前,就问莫音儿。

莫音儿本来只是生气,连李远成这样说,眼泪开启哗哗往外流,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呢!没想到,在自己大婚的这一天,都齐齐的补上了,真的是气坏了她了。

“远成哥哥,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彻查!”莫音儿气的脸色发白,双手握住李远成喜服的袖口,对着在房内伺候的下人们说:“我刚过门的第一天,就给我玩这一套,今后的日子还长着的,还想怎么样啊,啊?”

“音儿,你消消气,这件事哥哥一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你尽管放心好了!今后有我在,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毫毛!”说完,就厉声说道:“你们刚刚在这个房内侍奉的宫女太监,都将月奉减半,以示惩戒,今后对音儿小姐的事情都要加倍小心,知道了吗?”

“怎么了这是?这房中怎么这么吵?”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莫音儿疑惑的看着李远成,这个李远成不是传说至今未成亲嘛,家丁比宫女都多,府中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她是谁?她为什么在李府?她是来干什么的?

听完那女人的话,只见李远成的脸色有些发白,莫音儿更是察觉到了什么,质问李远成:“门外的女人是谁?你让她进来!把话给我说清楚!”莫音儿没想到,今天要生的气远远不止眼前的这些,还有一个更让她生气的人,此刻正站在门外。

“音儿,你听我解释,她只是个我请回来的戏子而已,前段时间请回家来修缮乐谱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对乐谱舞蹈什么的,都很喜欢研究,就请了京城之中有名的艺伎前来研究分享,没想到,我们说好结束的日子是在六月初六,还没过呢她就在府中没回去。”

“哦。是吗,我果真是将军买来和将军说乐谱的吗?咱们做的别的事情,就全都不算数了?”

“人家都亲口承认了,李远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不是说此生只有我一个人吗!你不是说……”莫音儿被气得糊涂了,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这是,李音儿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穿同样一身红装束的人走了进来。

“李兄,难道你没告诉他,我不仅是你请来的艺伎,我还是当朝丞相的孙女?”

“没有,你听我说,你们都听我说。”李远成有些焦躁,本来无论如何也请不出门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勤快,还偏偏来到他们的正殿门口。

话说这个丞相之女,也是个美人儿,可惜他脾气太臭,至今没人敢上门提亲,家里丞相大人都急坏了,而当事人却不急不慢的,整天逃出家门,一刻也不再宫中多待,她和李远成在宴会上相识,一来二去的,发现两个人的兴趣还十分的相似,从那以后,家里人再给她寻婆家的时候,她就干脆躲到李府中。

日久天长的,两人竟然产生了情愫。

但是,本来是你情我愿的好事,宰相夫人却因为李远成没有母亲,而坚决的反对这门亲事。

从此之后,两个人就悄悄的交往起来,并没有断了。

而李远成为了自己的大业,接受了谋事的建议,去要挟临国候,并去了临国候府中的莫音儿。

“李远成,你给我说清楚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莫音儿的声音将李远成拉回现实。

事实就是这样,谁也解释不了,李远成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今天务必要顺利地将莫音儿给娶进门。

李远成对莫音儿说:“音儿,你等着我,这件事我一定详细的跟你解释清楚,还有你今天茶中中毒的事情,我也一定会给你查的水落实吃,你放心,现在你先在房中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好不好。”

莫音儿憋着满肚子的气,看着李远成焦急的深情,莫音儿同意了,终于解决了一个麻烦,接下来,就是丞相孙女儿了。

李远成将她拉出门,问道:“你这是要毁了我的亲事吗?!”

“我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在去之前,给她一点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这个府中,谁是真正说话的人嘛!”

“真正说话的人是你,这还需要缺人吗难道?你就这么不自信?宣月,我向你发誓,我娶这个莫音儿小姐,就是为了拉拢临国候府,你知道的,临国候看似软弱,实际却很有能力,只是平时掩饰的比较好而已,我如果能靠上他的这颗大树,我成功的时间,就能缩短一半你知道吗!”

“你要相信我,从始至终,我李远成的心中就只有你一个人,从来没有过别的人,如果不是你娘反对,我早就将你娶进门了。”

“我知道,所以我正在说服她,李远成你老实告诉我,如果我也进门的话,你会将我和那个女人怎么办,她是正房还是我是正房?”

“当然是你,这还用说吗?”李远成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说真心的话,这李元成对宣月,倒也真的是真心的。

“月儿,我找几个下人将你送回宫中去吧,我现在还要去忙前厅的事情。来的时候你也看见了,有很多客人都在,我不能不在场。”

李远成和宣月讲完话,就听见前面的一个草丛中似乎有什么异样。

“是谁在那里?”李远成说道,没想到自己的李府,也会有人进来行窃,赶紧问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