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安清清/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清清从莫潇潇看她开始,也满目柔情的回望着她。

前厅中一时安静下来,仿佛只剩安清清最后说话的尾音在房梁间回荡。

“你,你………”

安清清又拜了拜,说:“侯爷,潇潇见了我的表情,跟您真是一模一样。”说着,安清清露齿一笑。

“你是?……”莫潇潇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听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很震惊了,没想到见到真人,竟什么都说不出来。

“潇潇,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

“此话怎讲?”

“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姨娘。”

“姨娘?”

“我是你娘亲的妹妹啊!”

“妹妹!”莫潇潇的思绪又转会到记忆中。

“娘亲有一个妹妹,只是在娘嫁到府中之前,和娘亲走散了。”

记忆中娘亲的声音一直在回荡。

难怪和娘亲长得别无二致!原来是自己的姨娘!娘亲的亲妹妹!

莫潇潇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安清清伸出手,将莫潇潇揽进怀里。

“姨娘?”莫潇潇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哎,潇潇,这么些年,你都受苦了,你的事情,我都听他们说了。”安清清咬紧牙关。

原来,安清清在和潇潇娘亲走散了之后,便跟着戏班一句卖唱,安清清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姐姐找到不可,但是当时,她并不知道姐姐进了京城,还嫁给了潇潇的爹。

几年过去了,安清清依旧没有姐姐的消息,一天,在集市上唱完了之后,一个男子忽然泪眼婆娑的找到自己,说是几年前向自己求爱被拒绝,当年拒绝他是说是要嫁入王府,如今竟然会在集市上卖唱。

刚开始安清清觉得是无赖,后来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就问起那个男子来。

男子一脸疑惑:“安姑娘不认识我了吗,怎么可能,我当初追了您那么久,爱慕了您这么久,您怎么可能不认识我!”

“我并不认识你,你可能找错人了,但是,你要找的人,可能是我的姐姐。”

“你的姐姐?”

“是,我和我姐姐长得很像,都是唱戏出身,所以让您认错了。”

“天下居然还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我梁某人真是见识了。不过,请问安小姐,您的姐姐此时生活如何,当初和侯爷那样恩爱,想必一定是嫁到王府中去了吧!”

“梁公子,您可能帮了我大忙了,几年前的那场战乱,把我和我姐姐分开了,我这几年也一直在找她,梁公子,你可知你口中的那个侯爷是那里的侯爷?”

“安小姐,原来如此,小姐,这样吧,从今天起,你我二人结伴,一起进京城去,你姐姐就在如今的临国侯府,是临国侯夫人。”

“好,大恩不言谢,梁公子,等清清找到姐姐,再向你道谢!明日,我就去跟戏班子说明白这件事,跟你去京城!”

“好!”

所幸,这梁公子是个生意人,家底殷实因为思慕莫潇潇娘亲所以至今没有婚配,梁公子提前说好,找安清清姐姐是他自愿的事情,所以一路上的盘缠都由他准备,让安清清不必有负担。安清清开始觉得,这个梁公子倒是个性情中人。

第二天,安清清和戏班子辞别,便和梁公子一起踏上了去京城的路。

从他们所在的地方赶往京城即使快马加鞭也需要走上半个月,路途甚是无聊,于是安清清就在马车中唱曲儿,为了方便,轻车简从,梁公子与安清清坐在一辆马车上,梁公子听了一路的曲儿,这马车的车夫很是崇拜安清清的曲艺,听着歌赶着马车,一行人一路上倒很是愉快。

到了京城,安清清和梁公子向路人打听临国侯府在何处,便顺着路人指向的方向赶到了临国侯府。

见了临国侯,说明了来意,安清清和梁公子这才知道,原来姐姐早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安清清悲伤不已,寻姐姐不成,便去了京城的戏楼,重新开始唱戏,梁公子也很伤心,但是不放心安清清,便一直与她前脚后脚形影不离。

临国侯当日因为国事被皇上召见,没来得及去寻安清清,直到将皇上交代的事情忙完了,临国侯这才将安清清从戏楼接回了临国侯府。

伤心了几天,安清清提出要见见姐姐的孩子,临国侯告诉她,潇潇已经嫁人了,嫁的还是当朝的太子殿下,安清清很是欣慰,说,等她回来,一定要见上一面。

谁知道,府中以讹传讹的,竟以为临国侯带回来一个戏子,要当小妾。

梁公子听了府中的传闻,趁着酒劲儿,跟安清清表明了心意,说自己虽然原来一直爱慕姐姐,但是两人没有在一起过,所以一直爱慕的是姐姐的影子,自己一路上和安清清在一起,已经喜欢上了她,所以求她不要和侯爷在一起。

安清清听了就乐了,原来是听到那些传闻了,就告诉他,传闻是假的,是那些下人们闲着无聊杜撰出来的。

梁公子顿时大喜,说,等办完了这件事情,等回家,就要迎娶安清清,安清清全是默认了,其实从一开始知道梁公子这么多年都喜欢姐姐,心如磐石般专情,心里也渐渐的有他了,就和他说好,等见完潇潇,两个人就回家成亲。

临国候府内,莫潇潇苏钰清和临国候都在认真的听着安清清说着之前的这些故事。

“讲到这儿,大家都累了,一起到后面用膳吧。”临国候提议说。

“好。”莫潇潇说,起身去拉安清清的手。

安清清也是越看莫潇潇越喜欢。

饭桌上,莫潇潇和安清清坐在一起,悄悄的和她说:“姨娘,待会咱们两个人说会儿话吧。”

安清清笑笑,只觉得是小孩子亲热,就说:“好啊。”

用完了膳,苏钰清和临国侯在前厅下围棋,莫潇潇将安清清拉到自己的寝殿,等安清清进屋,莫潇潇环顾了一下门外,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关上门,正色道:“姨娘,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