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和安清清坦言/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清清本来是笑着的,听见潇潇这么说,面上忽然凉了下来。

眉头紧皱,心头仿佛被谁挖了一下:“潇潇,他们不都说,你娘的死,是因为京城中前几年有一场大的瘟疫,你娘亲不幸感染了,然后病逝的吗?怎么,难道?”

安清清不敢想象,潇潇这话深一层的意思。

潇潇说这话的意思,是,有人害了姐姐吗?怎么会?姐姐她那么善良!

“姨娘,”说到这儿,莫潇潇不禁有些哽咽。

“爹也很爱娘亲,所以有些话,我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因为,他是侯爷,不可以失去理智,他如果失去理智,就是侯府覆灭的时候。”莫潇潇摇摇头,有一种超越她的年龄的成熟。

安清清意识到事情不妙,脸上略带震惊:“潇潇,你的意思是说,你娘亲她,她不是病逝的?!”

莫潇潇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安清清:“姨娘……不是,我娘亲是被人害死的!”

“什么!”安清清猛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潇潇!你再说一遍!你是说,我姐姐是被人害死的?!”安清清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满是震惊和不敢相信。“是谁?潇潇?是谁!你告诉姨娘!”

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安清清,此刻像个愤怒的母狮一样,双拳紧握着。

“姨娘,你千万别冲动,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已经忍了很多年了……”莫潇潇在父亲面前都没有这样过,可能是和姨娘都同为女性,也是因为一层血缘关系在这儿,看莫潇潇掉眼泪,安清清也流下眼泪来,将莫潇潇搂进怀里:“潇潇,真是苦了你了,这么多年,这些东西你自己一个人承受,待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姨娘,好吗?”

“姨娘……”莫潇潇再也说不出话来,靠在安清清的肩膀上,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仿佛要将这一世,上一世,所有受过的委屈,全都哭出来一样…

安清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看着莫潇潇哭成这样,也跟着莫潇潇流着眼泪。

终于,过了好一会儿,莫潇潇终于是止住了眼泪,对安清清说:“姨娘,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你想我保证好不好,为了咱们的大计划,不要冲动,不要打草惊蛇,方姨娘他们狡猾的很,不可以轻举妄动。”

“好,潇潇,我会沉得住气,你尽管说来听听,到底是谁!”安清清恨恨的说。

“姨娘,我先从上一世开始说。”莫潇潇知道,要想让姨娘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就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才行。

“上一世?什么叫上一世?”安清清摸不着头脑。

“姨娘,你听我解释,其实,我在上一世就已经死过一次了,是李远成和莫音儿干的。这一切说来很复杂,我就长话短说。”

“好,潇潇,你说吧,姨娘在听着。”安清清疑惑的听着莫潇潇的话。

“在上一世,我是和李远成成婚的,然后和他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叫陵初,后来,我又有了第二个孩子,但是,第二个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看看这个世界,就被李远成那个贱人给踢没了,姨娘,他是给我活生生踢流产的啊!”

“真不是个东西!”安清清忍不住骂道,心疼的看着莫潇潇说:“潇潇,那第一个孩子呢?”

安清清看着莫潇潇。

莫潇潇眼泪又涌了出来:“姨娘,说出来你绝对不敢相信,陵初他,被莫音儿下令,丢进了关着野狗的笼子……”

安清清的手攥的有些颤抖。

“什么,李远成呢?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莫音儿她下手吗?!”

“姨娘!你不知道!李远成当时就在跟前!我跟莫音儿争吵,李远成这个混蛋说,按莫音儿那个贱人的命令执行!姨娘!李远成就是个狗杂碎!自己的孩子也能下的去手!”在心里压抑了很多年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

“孩子,真是苦了你了,自己承受了这些!”安清清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她来的这几天,也听府中的一些下人们聊过,她只知道莫潇潇小姐和李远成将军和莫音儿小姐,还有方姨娘有些不和,但是并不知道,上一世这档子事情!

“潇潇……”看莫潇潇哭得像个泪人,安清清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安慰一下她才好。

“潇潇,你娘亲……”安清清看莫潇潇哭的这个样子,有些不忍,上天不公,让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承受了这么多痛苦。

“姨娘,我娘亲,是被莫音儿还害死的,可惜我当时没多久就被处刑了,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但是我知道,这一切,那个方姨娘肯定拖不了干系!”

“潇潇,谁是方姨娘?”安清清自进大殿开始,只看了一眼临国侯,看了一眼苏钰清,再就一直看着莫潇潇了,别的人一眼都没看,更别说不认识的方姨娘了。

“不过,她现在被爹降为方姨,住在偏殿,对了,姨娘,方姨娘,就是用膳的时候,坐在最里面的那个!”

“最里面的那个人?”安清清努力的回忆着,忽然想起来。

“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来着,但是,我看着挺老实本分的啊!果真是她干的吗!”安清清想起来,在饭桌上是有那么一个一言不发规规矩矩的人。

“她那是装的,姨娘,不要被她的伪装给蒙骗了!她一向擅长这样的手段,爹冷落她的时候,她会装的楚楚可怜的,博取爹的怜惜,你不知道姨娘,爹他又一向心善,次次都会中她的计。”

“真是个有心机的女人。”

“对,姨娘,她不仅有心机,做事情还心狠手辣,从来不给别人留活路那种,是个很可恶的人。”

“潇潇,你告诉我关于一些方姨娘的一切,我初次见面,根本看不出来,她有什么软肋,咱们既然想报仇,那就先从边缘开始,先从方姨娘下手,你不是说,你爹这次把她罚了吗,既然这样,那就再也不要让她翻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