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追查线索/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姨娘,你有什么法子吗?对付方姨娘的?”

“现在还没有,潇潇,但是你要知道,恶人一定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没到而已,而现在,方姨娘的这个恶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姨娘,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怎么睡过好觉,经常做噩梦,梦见我上一世的那些痛苦的事情。”

“好孩子,今后有姨娘给你撑腰,你有什么计划,就大胆的去做,不用有什么顾虑了!”

“是,姨娘,刚刚你说,咱们先对付方姨娘,那您想好怎么办了吗,今后怎么打算?”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放心,姨娘我就暂且在临国侯府中住下,一方面,方便收集你娘亲当面被害的证据,一方面,观察一下这个方姨娘,还有就是,也方便你,随时出宫来临国侯府中找我。”

“姨娘思虑周全!”

“潇潇,今后你要注意安全,知道吗,既然你刚刚也说了,他们那些人做事心狠手辣。”

“姨娘你放心,钰清他派人一直跟着我的,我还有自己的一个贴身侍卫,我反而担心你……”

“这个你尽管放心,梁公子的虽然没有盖世之武功,但是保护我们两个人的安全,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好。姨娘,大概今日,那个莫音儿和李远成就会来临国侯府的。”

“果真?好啊,让我见识一下,等我查清楚了,他们是怎么害死你娘的,我就怎么收拾他们!”

“姨娘,你可会武功?”

“我从小就在戏班子里长大,武功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用来对他们,足够了。”

“姨娘,你也要注意安全。你这一来,全府的人都知道,方姨娘和莫音儿不可能不知道,还有就是,你现在虽然在他们眼中是被爹带回来的戏子,但是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知道,你是娘亲的妹妹的!”

“是,潇潇,这些你就不用考虑了,姨娘心中有数。”

正说着,这个下人敲敲门,说:“太子妃殿下,刚刚皇上来旨,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和太子殿下商量,太子殿下让小的来问问您,您跟不跟着一起回宫去。”

“姨娘,我就找和钰清回宫去了,现在前朝也有些动荡,就是那个李远成在搞鬼,他非要领兵去铲平突厥,但是我和钰清怀疑他是故意想拿到兵权,甚至还怀疑他和突厥勾结……”

“我明白了,潇潇,你现在赶紧和太子殿下回宫去吧。”

“是,姨娘,改日我便来看你。”

“好。”

送潇潇走了之后,安清清久久不能平静,思考了半晌,她起身,来到梁公子住的地方,如实的告诉了他,自己要在临国侯府中住上一段日子。

梁公子当即就表示,愿意和她留在京城,保护她的安全。

安清清听了,心中感动。

安清清回到府中,无聊之时经常在府中的荷花池旁湖畔那些地方唱曲儿,安清清全是个名角儿,也是名声在外。

每次她唱曲儿的时候,府中不当班的下人们都会一个不落的跟着她出现在府中的某个地方,和下人们混的很熟悉了。

一日,她又在湖畔的地方唱曲儿,底下坐着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下人,在主子面前当班形象不太好,就被安排进厨房后院那些地方了。

安清清唱完了之后,自称是近来胖子不太好,每天得少唱一点儿了。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但是意见都很一致,就是让安清清妥善的保护好嗓子,今后等嗓子好些了,再给大家伙儿唱。

安清清趁机和他们聊起家常来。

“奶奶,”安清清喊了一声下人们里面年纪最长的。

“使不得啊,安小姐,您是侯爷的贵客,怎么可以这样称呼小的,使不得使不得!”

“什么贵客,我也就是暂时在府中住一段时间罢了,我又和临国侯他们没有什么血缘,您啊,就把我当成您的孙女儿来看就好了!”

“安小姐真是待人友善,前几天,我们几个老东西还说,您啊,跟我们府中的先夫人特别像。”

安清清抑制住自己的好奇,没有问出口来,依旧是等着那个老奶奶主动说出来。

她一个外人,如果此时主动问起他们府中的事情,恐怕会让人起戒心。

“哦?有那么像吗?”安清清试探性的问。

“可不是,老身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呢,呵呵”

“那真对不住了啊,奶奶”安清清也跟着笑。

“不过,你们真的不是什么姐姐妹妹分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两个如此相像的人呢!”安清清看那个奶奶说话的语气,虽然有感叹的成分,但是大部分还是开玩笑的语气。

“我哪有那个福分,和人人尊敬的先夫人是姐妹呢。”安清清笑笑。

“哎,我看小姐您的善心,和先夫人不相上下,说来也是奇怪,李妈妈,你还记得,先夫人是哪一年走的吗?”一个年纪比她们小一点的人说。

“怎么不记得,我还记得啊,先夫人走的仓促呦,说句不好听的,当时如果不是方姨娘她们照顾的好,恐怕先夫人早就走了。”

“哎!什么方姨娘照顾的好,我看啊,就是因为那个方姨娘,先夫人的病情才加重的,当时我就在床前伺候着,我能不知道?!”一个老太太撇撇嘴。

安清清记住了那个老太太的模样,等聊完天,大家散了的时候,安清清叫住了她,暗地里给了她一袋银子,说,自己其实是先夫人的远房亲戚,此次前来,就是来打听先夫人生前的状况的,让老太太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将当时的情况说一说。

那个知道情况的人看安清清也不是坏人,又是来打听亲戚下落的,还给了自己银子,考虑了半天,便说:“好吧,那我就给你讲讲,但是,方姨娘并不知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你说让我出来作证什么的,我是不会出去的,你知道的,我老了,经不起什么风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