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尴尬的相聚/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清清表示理解,说:“我不会让您做什么证,我只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可以了,我听完了之后,保证不会再纠缠您,就当不认识。”安清清向她保证。

老太太见她很是诚恳,就把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全部都说给她听了。

皇宫,皇上的寝殿内。

“钰清,最近突厥暴起,朕很是为这件事情担忧。”皇上坐在龙椅上,但是一副忧愁不已的模样。

“父皇,儿臣愿为父皇排忧解难。”苏钰清在下面跪下,拜了拜,没有起身。

“钰清,快快平身。清儿,我知道你懂事,朕也是跟你,才能说说真心话,朝堂下的那些人,以为朕不知道,哼,朕当然知道他们的如意算盘!”

苏钰清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问皇上:“父皇,知道他们的心思?”

皇上毫不犹豫的说:“他们辅佐朕多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心中想的什么,朕当然知道。”

“父皇,那你可知李远成将军……”

“钰清,朕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这么事朕一直没下定决心的原因啊。”

“父皇,您全都知道吗,包括……”苏钰清没有直说出来,因为毕竟,他们觉得李远成勾结突厥,还只是推测而已。

“朕都知道,一清二楚,临国侯的奏本上写的清清楚楚。”

“临国侯也向您说过此事?”苏钰清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嗯,每天早朝,只要李远成提及带兵的事情,第二天临国侯的奏章上就必会谈及此事。”

“临国侯虽有些年迈,但是对朝廷倒是忠心耿耿。”苏钰清说。

“确实,老臣们的心,离朕更近啊。”皇上感叹道。

苏钰清瞬间就明白皇上话中的意思了。

赶紧趁热打铁道:“父皇,如若父皇在此事上烦忧,那身为儿臣的我就该给父皇排忧解难,父皇,儿臣请命,同意让李远成将军前去平反突厥!”

听苏钰清这么说,皇上不免有些震惊,皇上是知道苏钰清的立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请求让自己同意让李远成带兵呢。

“钰清,你这是何意?”皇上问,不知苏钰清为什么这么做。

“父皇,儿臣首先,请您准了李远成将军前去平反突厥,第二,儿臣觉得,自己在沙场上比不上李远成将军,但是儿臣有谋略,所以,儿臣请的第二个命,就是,将兵符交与儿臣,并且,儿臣请命去押运粮草。求父皇,让儿臣也和李远成将军,一同前往突厥!”

皇上颇是欣慰。

皇上也明白了苏钰清的意思,李远成野心勃勃,去过把兵符交给他,恐怕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而将兵符交给钰清,他们左右互相牵制着,并且,就算李远成不听,起兵造反,钰清的手中还控制着粮草,李远成他们不得不听他们的。

好办法!只是,要让钰清涉险了。

“钰清,你能这么想,朕很高兴,只是,朕不想置你于危难之中啊!

“父皇,儿臣身为太子,为了国家兴邦,百姓安康的事情,依然是身先士卒,万死不辞的。请父皇恩准!”

皇上思忱了片刻,说:“钰清,那朕就准了,只是你身为一国太子,就这样上沙场总是不太平,这样,朕赐你尚方宝剑,如果有什么变故,你就对他们说,见此剑如见朕。”

“是,儿臣谢父皇隆恩!”苏钰清跪地拜了拜。

“呵呵,这下遂了临国侯的意了。”皇上说道。

苏钰清也抿抿嘴。

苏钰清在朝堂上慷慨激昂,但是出了朝堂,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自己昨天晚上就做好决定,今天向皇上请命,和李远成一起带兵去突厥,但是,昨天晚上潇潇早早的就睡了。于是就决定今天早上跟她说。

谁知今天早上,用膳的时候,光顾着同潇潇开玩笑,把正事儿给忘了,潇潇用完膳就回临国侯府找她的姨娘去了,三差两差,皇上都准了这件事情了,自己居然还没有告诉潇潇,恐怕潇潇知道了,要生气!

想到这儿,苏钰清忽然让轿撵停下,去最近的地方换了马车,往临国侯府赶去。

临国侯府内,一群人正在用午膳。

从左到右,依次是,临国侯,莫潇潇,安清清,莫音儿,进远程,方姨娘。

桌子上谁都没有说话,彼此各怀鬼胎,莫潇潇也安安静静的吃饭,眼神一直盯在菜上,仿佛别的事情都跟自己无关。

不一会儿,终于外面传来通报声。

“太子殿下驾到!”声音还未落下,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上的筷子。

全桌的人都起身,这倒是全桌人最默契的时候。

没等大家走出去,苏钰清就大步走了进来。

刚要礼拜,苏钰清就说,免礼平身。

搞得大家都有些小小的紧张。

只有莫潇潇最高兴。

苏钰清环顾桌上的众人,在莫音儿和李远成的身上停顿了一下。

“侯爷,今日来的仓促,耽误你们大家用膳了。”苏钰清客气道。

“太子殿下您这是哪里的话,您能来,大家高兴还来不及呢。”临国侯点头称是。

“是吗,明天早朝的时候,恐怕又会有人高兴了。”苏钰清故意讲的阴阳怪调的。

“此话怎讲?”临国侯的确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钰清用余光看到,李远成朝自己看了一眼。

苏钰清在心中冷笑,看你还嘚瑟几天。

用完了膳,莫音儿和李远成就告辞回府了。

等他们走远了,方姨娘也默默的回房自己的房间里去了,苏钰清和莫潇潇回他们在临国侯府的寝殿。

路上,苏钰清问莫潇潇。

“他们怎么来了?”

莫潇潇在看着荷塘里的荷花,没用心听苏钰清刚刚讲了些什么,就问:“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李远成和莫音儿怎么今天也来了!”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临国侯府外了。”莫潇潇顿了顿“当时我已经下轿撵,他们也下了马车,他们看见我了,我也看见他们了,就觉得不得不进去,于是,就一起进来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