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英雄救美/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月看着惠贵人开心的样子,很是欣慰,自从惠贵人和太子妃殿下结交了之后,就时常露出这种满足笑容来,这是在认识太子妃殿下之前没有过的事情。

小道两旁的花草很茂盛,茂盛的一丝风都没有,此刻,惠贵人蹲在地上摆弄着眼前的这些花草。

旁边有棵小柳树,从上面垂下来一根根细细的柳枝,惠贵人抬头看了看,站起身来,伸手勾着最下面的一根柳枝,小月看着,急忙说:“惠贵人,让奴婢来吧。”

“别别别,你别动手,出来玩最难得的就是自己动手,我自己弄就好,你不用帮我。”惠贵人拒绝了,终于,将那条柳枝够着,一用力,柳枝很轻易地被弄了下来,惠贵人笑了几声,小月见没出什么意外,这才放下心来。

此次惠贵人是偷偷出来的,如果回去的时候身上有什么伤的话,皇上再问起来,那就不得了了,所以,小月尽量不让惠贵人亲自动手做什么,生怕再弄出点显眼的伤出来。

惠贵人继续蹲下身来,摆弄着手中的柳条,想将它折成圆圈的样子,做成一个戴在头上的花环。

小月看着好奇:“惠贵人,您这是在做什么呀?”小岳不知,这柳条除了在树上生长,还有什么别的用处。

惠贵人笑了笑:“小月,你见过民间的女子春天出去游玩的时候,头上戴的那些东西吗?”

小越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认真地回答说:“回惠贵人,小月自小在宫中长大,宫外的女子带的东西,小月不知。”小月说。

“那这个做好了就给你!”惠贵人笑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小时候可就不完整了!”

“贵人,您自己玩儿就好,小月我何德何能让您给我做东西呢。”小月赶紧摆摆手说道。

“小月,出了宫,这么复杂的环境,你就别叫我惠贵人了,你就像秀秀和喜儿他们叫潇潇一样,叫我小姐吧。”

“这样可以吗?”小月犹犹豫豫的说道。

“当然可以,现在是在宫外,你叫我惠贵人,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还有就是,万一被有心的人听了去,惠贵人私自跑到宫外,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肯定是怎么龌龊怎么想我啊,所以,你就听我的,不用管那些礼教什么的,从今天开始,就只有小姐,没有惠贵人,知道吗,小月?”惠贵人说。

“是,小月明白了,惠贵……小姐。”小月觉得惠贵人考虑的周全,是自己想的不周到了。

“这就对了,来,这个花环做好了,给你,你带到头上去。”惠贵人递给小月刚刚做好的花环。又站起身来弄柳条,要给自己再做一个。

忽然,小月觉得惠贵人身旁的草里仿佛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样,小月提醒惠贵人说:“贵人,小心虫子什么。”

惠贵人转过头来对着小月笑:“小月,你多虑了,我看这里干净得很,叶子上都没有意思灰尘,那会有什么虫子之类的呢!”

这时,

“啊,贵人小心,那里有蛇!”

惠贵人听了心中一惊,自己虽然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从小胆子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大,但是她此生最怕的东西,就是蛇,因为小时候被蛇差点咬到,受过惊吓,从此就留下阴影了。

一听小月说旁边有蛇,惠贵人猛地起身想往小月这边走,心中害怕走路不太稳当,昨日又刚刚下过一场雨,路有些泥泞,惠贵人脚下一滑,身体失了重心。

眼看就要摔倒了,只听一声惊天的马鸣,惠贵人紧紧地闭着眼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马鸣的声音,忽然,惠贵人觉得腰上一一股力量将自己往上一提,转眼,自己就到了一个马背上,惠贵人觉得身后的人身强体壮,像是个男人。

“我送你家小姐去大路,你也跟来。”惠贵人听到自己的耳后传来一声英朗的男子的声音。

竟然是个男人的声音!

惠贵人不禁羞红了脸,自打自己进了宫以后,除了皇上自己鲜少与男子接触。

原来是莫潇潇的三师兄,今天午后收到莫潇潇的来信,说今天和惠贵人进山谷,三师兄觉得新鲜,这么大的一个山谷,除了潇潇和她的侍女,从来没来过别的女子,这次来的还是宫中的贵人,还和自己通过书信的,乐弦一看到消息,就开始准备,换了身衣裳骑上马就赶过来迎接他们了。

在平时走的小路上骑着马,乐弦听到前面似乎有女孩子的说话声和欢笑声,乐弦觉得稀奇,放慢速度慢慢的靠近,看到一个侍女模样的人,在跟蹲在地上的一个女子说话,蹲在地上的那个女子正认真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花,待到看到那女子的正脸,乐弦觉得心头上受了重重的一击。

自己长这么大,见过的女子也不少,身边还有个长相倾国倾城的小师妹,对别的女子的相貌自然是没有能入的了自己的眼睛的,但是自看到那女子第一眼,感叹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出尘绝世的人,就算是和自己的小师妹想比,也是轻易地比不出胜负的。

乐弦觉得世间仿佛空无一物,只剩此时眼前的一人了,正在出着神,忽闻那个侍女惊呼一声有蛇,完全是条件反射,乐弦骑着马窜了过去,一把将那女子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此时,两个人一同骑在马背上,身体紧紧地挨着,这要是自己的夫君,两个人同乘一匹马算是夫妻间的情趣,但是这是个陌生的男子……

惠贵人好奇将自己救了的人的长相,但是又不敢看。但是两人离得这么近,自己一回头的话,恐怕会有失大体,便只好紧紧地闭着眼睛,等到大路上,好让这位英雄将自己放下来。

虽然自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但是自己从小就进了宫,在宫里没机会骑马,这样算算,自己也已经很久没碰过马了,这样忽然的一上来,竟然还有些生疏了,一紧张,惠贵人情不自禁的握上了后面这位英雄拿着缰绳的胳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