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方姨娘又入天牢/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走在街上都能被人认出来,方姨娘害怕极了,没想到自己从前最骄傲的方姨娘这三个字,竟然差点害了自己。

根据刚才小姑娘说的,拐过前面的那个拐角,果然来到临国侯府前面的那条大街。

后面的人并没有追过来,方姨娘看到临国侯府的大门,终于放心的笑了笑。

哼,败坏我和音儿名声的人,等我方姨娘回了府,再找你们算账!哼!

方姨娘来到临国侯府的大门前,见府门大白天的竟然闭着,有些生气,大声喊了几声:“来人呢,开门呢!我在外面呢!让我进去!”

门内的阿福听着,将门栓用力的紧了紧,不做声,任凭她方姨娘在外面怎么喊,都没有应声。

临国侯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不让方姨娘进来。刚刚侯爷派人将休书去给方姨娘送去,阿福给半路截下来了,对那个送休书的家丁说:“你放心,方姨娘待会肯定会回来,你把这个给我,我亲自给她好了。”

小家丁本来就觉得这件事情棘手,现在阿福愿意主动点的揽过去,自然是再欢喜不过了。

门外,方姨娘还在喊着话,因为她在府门外面叫喊,还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群。这时候,几个人开始带头说:“方姨娘,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被侯爷他老人家给休了,啊?”

周围围观的人的人都开始嘲笑起方姨娘来。

方姨娘的脸一阵儿青一阵儿红的,但是碍于情面,自己又不能点头承认他们说的是真的。

方姨娘恨恨的转过身来,开始和围观的那些人理论,争辩说事情并不是这样。

府门外面的情景,在里面的阿福听的清清楚楚,趁着方姨娘转过身在和围观的人理论,阿福将府门打开一点点,见方姨娘没发觉,飞快的伸手将临国侯亲笔写的休书扔了出来。

方姨娘在气头上,一点也没察觉门被打开了,这时候,一个眼尖的围观人说:“哎,你们看,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哎,是啊,刚刚我好像也看到有人扔出来一张纸来。”

这时候,一个年轻点的,在方姨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上前一步,将纸捡了起来。

围观的群众说:“德山啊,我们不识字,你给我们大家伙儿念念,是不是老爷有什么指示啊?”

年轻人看了看,说:“这不是临国侯爷的指示,这是一封休书啊,是临国侯写给方姨娘的休书啊!”

“拿给我看看!”一个人说,叫德山的年轻人将休书递给那个人,那个人拿过来,仔仔细细的看,说:“里面说了什么我虽然不知道,但是休书这两个字我认识,是休了,是休了,临国候爷终于将方姨娘这个害人精给休了,可喜可贺啊真是!”

“什么,临国侯将方姨娘休了?天呢,苍天有眼,侯爷终于将这个女人给休了!”周围围观的都附和道。

“是啊是啊,方姨娘,你现在已经不是临国侯府的人了,还不赶紧离得远远的,不要现在府门前,碍我们侯爷的眼!”一个人朝方姨娘大声喊道。

“是啊是啊,快滚!方姨娘快滚!”周围围观的都一起喊起来。

“快滚快滚!”周围起哄的人越来越多。

方姨娘气的脸色铁青,但是方姨娘知道,自己斗不过他们,他们人多势众,只好忍气吞声,拿过围观的人递给他的休书,剥开人群走了出去。

方姨娘恨得牙痒痒,拿下来戴在手上的手镯,雇佣了一辆车,往自己的娘家——敏王府中赶去。

一到了家,家中有自己年迈的老爹,一进家门,方姨娘就哭诉了起来,说自己被临国侯爷那个忘恩负义的人给休了,还写了封休书,当众侮辱自己。

敏王爷听自己的女儿这么说,很是生气,说:“既然临国侯府这么不给你留脸面了,那你也就不用再有什么顾虑了,刚刚皇太后也在这里说这件事情来着,走,咱们现在就进宫找皇上讲理去去!”

方姨娘赶忙说:“是!爹!”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赶到皇宫中,一进大殿,就看到临国侯他们端端正正的站在大殿中。还在跟皇上说着什么。

原来安清清和梁公子从临国侯府前殿出来之后,直接找到临国侯,说,今天休了方姨娘,以她的个性,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方姨娘说不定会气急败坏的到宫中大闹一场,提议说,不如他们先去,跟皇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下,这样的话,之后的方姨娘再说什么,也都没有理了。

临国侯觉得有道理,便和安清清梁公子进了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很皇上很坦诚的讲明白了,皇上听了,正在气头上,就听见公公通报说敏王爷和方姨娘求见。

敏王爷和方姨娘刚跨进大殿,脸上就一白,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临国侯安清清他们也会在这里。

“方姨,你们的事情,朕都听说了,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皇太后当时赐婚,是看你聪明伶俐,想让你去辅佐临国侯,没想到,你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闹出这样一出,还残害了临国侯的先夫人,你该当何罪!”皇上一口气将这些说完。

敏王爷赶紧上前跪了下来:“皇上息怒,您请听老臣说两句……”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是你女儿的事情,她自己犯下的罪,让她自己来承担!”皇上说话的语气极重。

“皇上……皇上,臣妇是冤枉的……”方姨娘颤巍巍的狡辩说。

“事情朕都要知道了,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种话来!来人呐,将这个罪妇压入天牢,择日受审!”皇上有些动怒,整天都是这个方姨娘在坏事。

“皇上,臣妇冤枉啊,您不要轻信这个女人的一派胡言!”方姨娘指着安清清说。

“好了!别的不必再说了!快快将她给朕押出去!”皇上怒吼道。

“是。”门外进来几个侍卫,将方姨娘架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