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朕先走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写完了,苏钰清将纸迅速的卷成一个小桶儿,大声的说了:“小李子,将外面的那只鸽子拿过来。”

“是!”外面一个声音应着说。

不一会儿,小德子他们就见一个小公公捧着一只白鸽一路小跑走了进来。

“太子殿下,您要的鸽子。”小公公将太子殿下要的白鸽小心的放到书桌上。

那白鸽像是通人性一般,也不乱飞乱跑,就在桌子上老老实实的待着。

苏钰清将鸽子接了过来,将卷成筒的纸放进鸽子爪子上的竹筒里,起身走到外面,小德子他们也跟着走到了外面,看着苏钰清将自己手中的白鸽抛向空中。

“快点啊快点啊……”小德子双手合十对着白鸽说道。

白鸽扑棱扑棱翅膀,仿佛能听到人的意思是的,飞快的往远处飞去。

“太子殿下,您真是帮了我们惠贵人大忙了,等惠贵人回宫之后,奴才一定告诉她,让惠贵人亲自登门道谢。”小德子和一起来的那个小公公跪在地上向苏钰清道谢。

“你们家贵人是跟太子妃殿下一起出去的,这也算是东宫的事儿,不必谢,你们回去之后,一定得保密,惠贵人和太子妃殿下一起出宫的事儿,万万不可以让旁人知道,知道吗?”苏钰清嘱咐道。

“是,奴才谨记。”小德子说道。

“小的明白,我们贵人临走前也已经吩咐好了。”小萧子说道,这是他来宫中之后第一次见到太子殿下,想亲自跟传说中的太子殿下说上句话。

“好了,平身出去吧。”苏钰清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来翻翻,对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说道。

“是,太子殿下。”小德子和小萧子退了出去。

两人出了东宫,往回走着。

小萧子问小德子:“这两只信鸽放出去的时间也就半个时辰吧?”

小德子想了想说:“不,怎么着也得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还少点吧。”小萧子仔细地想了想,感觉了感觉两只信鸽放出去的时间说。

“这个也不好说啊,总之,希望后面这只飞的一定要比前面的那只要快啊。”小德子双手合十,对着天空说道。

“是啊,希望贵人他们最好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一下,两封信一起看才好……”

“好了好了,咱们快快回宫去吧,他们还都在等着呢。”

“好。”

两人一路小跑着往聚福宫中跑去,此刻的聚福宫里,下人们全都聚在一起沉默不语,等着小德子他们回来。

“哼,平时就是这个夏答应作怪,不让皇上来咱们宫里。之前有好几次皇上都是想来咱们聚福宫的,就那样硬生生的被夏答应给劫去了。”一个小公公为惠贵人抱不平。

“是啊,都怪这个夏答应,品阶没咱们贵人高,还整天装腔作势的,让人见了就心烦。”另一个小宫女附和道。

“你们都少说几句吧,贵人不喜欢咱们背后说别人坏话的。”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也是多亏了这个讨人厌的夏答应,咱们宫里才躲过去这么一劫,要不然啊,咱们全都得掉脑袋!”

“是是……”

初春时节,夏答应宫里姹紫千红,院子中好不热闹。屋内像院子里一般热闹。

夏答应站起身来,一脸殷勤的拿起茶壶给皇上倒水:“皇上,这是您上次赐给臣妾的西湖龙井,臣妾一直没舍得喝呢,就盼着皇上您什么时候来臣妾这宫里,臣妾亲手沏给您喝。”说着,夏答应还不忘用手摸摸皇上的胳膊,意味深长的看了皇上一眼。

“爱妃有心了。”皇上不动声色的无视掉夏答应的那只手,自顾自的喝着茶杯里的茶说道。

夏答应见皇上说自己有心了,心里想这八成皇上是高兴呢,赶忙坐下来,接着说:“哼,皇上,今儿个要不是臣妾将您半路截下来,您指不定要去哪里呢。”说完,将自己头上的几支发簪稳固了稳固。

撒娇是夏答应一向擅长的绝活儿,皇上见夏答应的动作,自然是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是装作没看见。

“爱妃,朕听说,你今早在皇后的宫中砸了一个花瓶儿?”皇上淡淡的说着,仿佛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皇上,呵呵,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您的法眼。”夏答应用手绢遮了嗻嘴巴轻轻地笑了笑,心想,皇上是怎么知道的?!哼,是哪个小贱皮子多嘴,这种事儿竟然都传到皇上那里去了。

“皇上您不知道,是皇后宫里打扫的那些下人们也太不上心了,竟然将那个花瓶直愣愣的摆在过道儿那里,皇上您又不是不知道,臣妾一向大大咧咧的,走路都不看路的,皇上您还夸过臣妾洒脱呢,您忘了吗……”

这夏答应也太没脑子了些,皇上说他洒脱,是在讽刺她呢,她竟然是将这讽刺当成夸奖了,真是笑话。

“你也太不小心了些,在皇后宫中今后就矜持些。”皇上语气中带着抱怨的成分,但是说的风轻云淡一般又不像是生气了。

夏答应揣测不出来皇上此刻的心思,只得答应着:“臣妾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夏答应的声音尖锐,皇上高兴和兴致高的时候,很是喜欢她的声音,很能让人打起精神来,但是在自己想静静的时候,就听上去有些刺耳了。

皇上喝完手中茶杯中的茶,将它放在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

“爱妃今日就先自己用膳吧,朕忽然想起来,乾清宫中还有些奏章没来得及看,朕要回去看看了。”皇上说了句,没打算征求夏答应的意见,说完,不顾夏答应的脸色,就要往外走了。

“什么?皇上,现在才是下午,等皇上用完晚膳再走吧!”夏答应不知道自己这是哪里又惹到皇上不高兴了,怎么刚喝了几杯茶就要走,刚刚进来的时候,看着皇上那清闲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喝一杯茶就要走的样子啊,难道说,自己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