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这是我三师兄乐弦/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当然知道,夏答应的意思,留下用完完善,一定会用各种理由来阻拦他回寝殿去。到最后,非得在这里过夜不可了,往常的时候,还可以,但是今日,皇上没由来的有些心烦,这样的院子和寝室,自然是待不了的。

皇上他后宫佳丽三千,什么女子没见过,但是就因为见过的女子多,所以更清楚的知道,他自己心中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样子的,世间女子,论温婉舒和,能比得上钰清娘亲的,也就只有临国候的先夫人,莫潇潇他她娘亲了……

但是自己的心思,恐怕连潇潇娘亲都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吧……

皇上摆了摆手没上轿撵,让公公们在后面走着,自己像是在想着什么一样,在前面慢慢的往自己的寝殿中走去……

话说山谷外的丛林之中,惠贵人坐在飞驰着的马上,身后是健壮的年轻男子驾着马,惠贵人许久不曾骑马了,刚刚又差点看到蛇,有些恐惧,又不能侧过头去,只好紧紧地闭着眼睛。

所幸,惠贵人和月儿她们往树林里走的不是很远,骑着马,不一会儿,惠贵人和年轻男子二人就骑出了树林,来到大路上。

来到大路上之后,身后的男子往路两旁望了望,见没有过往的马车什么的,很安全,就在路中央,将马勒住了。

惠贵人见马停了下来,没理由再二人同乘一马,不说话又有些尴尬,便翻身下马来。

那个年轻的男子也跟着下了马来,将马的缰绳好好的攥在手中,对惠贵人说:“姑娘好身手,可是之前也会骑马的吗?”

惠贵人这才抬起头来,看看救了自己一命的年轻男子的长相。好一副意气风发的俊俏模样,惠贵人心想。

惠贵人抬起头,只见男子比自己高处一个头来,浓眉杏眼,鼻梁高挺嘴唇纤薄,脸颊上随着说话,隐隐的还有一对儿酒窝,正是古书上所说的那种三庭五眼的正派长相,这长相,就算是拿到京城中,恐怕都能跟被封为京城三大美男子之一的太子殿下苏钰清一较高下了。

惠贵人见男子夸赞自己会骑马,看了一眼去,就低下头去说:“之前,是曾骑过。”

牵着马的年轻男子被刚刚眼前女子的一抬头给弄的懵懵的。

自己常年跟在师父的身边修行,所以一向是对男女之事不太上心,跟着师傅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一心修行剑术医术,从不曾对女子多看半眼,整的师傅对自己的婚事十分操心。

今日一见眼前的女子,心上似乎像是投进了一颗石子一般荡起涟漪来,古书上讲究女子温婉多姿,静慧秀敏,年轻男子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对这八个字来说,一丁点也不欠缺,一颦一笑都自带风采,就这样竟看得有些着迷。

一阵风吹来,年轻男子定了定神说:“姑娘今日和丫鬟来山谷,所为何事呢?”想起自己刚刚直直的望着姑娘,也不知将没将这姑娘给吓坏。

惠贵人微微抬了抬头,实话实说道:“我们今日,是前来山谷之中寻人的。”

“哦?寻人?据我所知,这儿附近只有一户人家,还是在这山谷深处之中,不知姑娘要寻的人,姓甚名谁呢?”乐弦觉得奇怪,寻人?要寻得如果是他们,那还说得过去,要知道这方圆五里之内,除了过路人,可就没什么人了。

“公子是要做什么事情吗?”惠贵人见年轻男子问自己的目的了,也大起胆子来反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就是来接人的。”乐弦摸摸后脑勺说,自己是掐着指头算着时间来接小师妹的,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一耽搁,能不能接上了呢。

“小姐!”小月从树林中跑了出来,说:“小姐您没受伤吧!”

小月忙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惠贵人来,生怕惠贵人出什么意外。

“小月,你不用担心,我一点儿也没事儿,你看,多亏了这位少侠相救。”惠贵人指指面前的年轻男子。

“没什么没什么,我也是顺便路过而已,不值得一提的。”年轻男子越被人夸越不好意思了,低下头笑笑说。

“姑娘你们是要去哪了?往哪个方向走?”乐弦忽然岔开话题说。

惠贵人指了指身后的路,说:“我们是要往这边走,刚刚我们就是从这里来的,那边还有人在等我们的。”

“原来是这样,正巧,我也是要往那边去,那就让我护送姑娘一程好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惠贵人点点头说。

就这样,惠贵人,小月。年轻男子牵着马,三人一马慢慢的往来时的路走去。

“你们怎么一同来了?!”莫潇潇看着从远处一起走过来的二人,说道。

待二人走近了,莫潇潇惊呼道。

“什么你们?小师妹?”乐弦问莫潇潇。

“英惠,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三师兄乐弦。三师兄,这是惠贵人,你可以叫她英惠,成英惠。”莫潇潇介绍道。

“原来是三师兄,谢三师兄救命之恩。”惠贵人不是很惊讶,自己其实一早见到乐弦的时候就猜到了一些什么,潇潇跟自己说过的,他的三师兄会前来接她们。

原来,她是宫里的惠贵人!乐弦心想,对啊,潇潇的信里提过的,自己居然给忘了!

自己刚刚与她同骑一匹马,岂不是冒犯了,乐弦赶紧双手作揖道:“乐弦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姑娘竟是皇上的宠妃惠贵人,乐弦该死。”惠贵人虽然知道这人大概就是莫潇潇的三师兄,但是乐弦在这种事儿上向来少根脑筋,自然是有些吃惊了。

看到乐弦的反应,惠贵人的脸色瞬间僵住了,自己的身份,在宫中是荣誉,来到宫外,竟是认识朋友,和朋友公平相处的阻碍。

惠贵人出了宫,心情愉悦忘乎所以,一时竟忘记自己是皇上的贵人这一身份了,看来刚刚的行为真是有欠妥当。

于是,也是给乐弦回了个礼说:“三师兄言重了,自今日起,在这山谷之中,只有英惠,没有惠贵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