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只白鸽/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师傅成全!”莫潇潇重重的点了点头,辞别李无常,抬起腿就往前厅跑去一定得快点告诉惠贵人才行。

一边跑着,莫潇潇在心里一边庆幸着——幸好这次拖着惠贵人一起来了,师傅说的虽然是个劫难,但是提前知道了提前做做准备,相比就会有可能躲过去吧?人家古书上不也经常这么说的吗。

一进前厅,莫潇潇就看到三师兄和惠贵人在一起讲话,惠贵人还时不时的捂住口鼻笑出声儿来。

“潇潇,你来了,快过来快过来,我问问你,你小时候可是真的做过这些事情吗?”看来是三师兄再说自己小时候做过的丑事儿,这要是平时,自己一定得跟三师兄没完不可,但是今儿情况特殊,就不去计较了。

莫潇潇一脸严肃,走到惠贵人的身边说:“姐姐,我告诉你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害怕。”

惠贵人听莫潇潇这么说,将脸上的笑意都收敛了去,认真地看着莫潇潇说:“怎么,潇潇,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你让我不要害怕?”惠贵人自己心里有数,潇潇是认真的,八成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姐姐,刚刚我和师傅在那里聊天,说到你,师傅说,在不久的将来,你可能会有一场劫难。”

莫潇潇说的时候,语气很沉重,师傅算的命格一向准确无误,就连小时候,自己会被一条疯狗追都能算得出来,惠贵人这个八成也差不了,况且师傅在说的时候,表情并不怎么好看,看来事情很严重……

“劫难?什么劫难?”惠贵人认真起来,自己将有一场劫难?

“什么劫难?”乐弦刚刚和惠贵人聊得很开心,谁知潇潇一过来就把刚刚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给破坏掉了。

“刚刚师傅他亲口告诉我的,我们俩谈论惠贵人的时候,师傅给算出来的。”莫潇潇黯然地说。

惠贵人有些愣住,但是还是强打起精神来安慰莫潇潇说:“没事儿的潇潇,你不用担心我,什么劫难啊,师傅他虽然算得准,但是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命大的很,我小时候有一次啊,路上遇见一个巫师,那人说我两天之后必经一次大难,恐怕九死一生,你猜后来怎么着?”

“怎么着?”莫潇潇也好奇起来,但愿惠贵人说的是真的,这些预言都是假的吧。

“不会真的发生了吧!”乐弦刚想喝一口茶,听惠贵人说的这么玄乎,赶紧问道,难道这世间还有人比自己的师父算命格还准确?

“我两天之后果真是出了一场意外。”惠贵人风轻云淡的说。

“果真?”莫潇潇皱起眉头来。

“是啊,那个巫师说的还挺准的,我爹那天听了巫师的话之后,就把我关在了家里不让我出来,怕我有什么意外,但是那天,我还是偷偷的溜了出来,和我朋友骑马,但是不慎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摔得严重吗?”乐弦问。

“当时摔得很严重,我爹着急,当时的太上皇也知道这件事,派了御医去我们府上,我爹听那个巫师说的,很害怕,生怕我有什么意外,御医看过之后,你猜怎么着,只是看起来很严重,其实什么事儿都没有。”

“这样啊……但是,师傅可是那小小巫师能相提并论吗,当然是师傅说的比较准了。姐姐,我还是担心你……”

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儿什么东西扑棱翅膀的声音,莫潇潇闭上嘴巴,眼睛直直的盯着窗外。

惠贵人也听到刚刚的声音了,也随着莫潇潇往窗外看去。

乐弦起身来到门口,小心的看着窗外,“我当是什么呢……”乐弦看清了来者是何物,笑了笑说道。

“是什么?”莫潇潇问。

“一只信鸽,潇潇,你这夫君倒是看你看的挺紧的啊。”乐弦打趣道,走到外面将信鸽拿了进来。

果真是钰清养的信鸽,莫潇潇仔细一眼,将这只信鸽认了出来。

乐弦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将信鸽放到桌子上,莫潇潇等不及,将信鸽爪子上绑的小纸条取了下来,打开一看,开头上书惠贵人亲启。

“姐姐,找你的。”莫潇潇没接着看,将信递给了惠贵人。

“给我的?”惠贵人疑惑,太子殿下千里传信找自己,究竟是所为何事,这么急?

拿过信,惠贵人认真地看了起来,乐弦也凑了过来,“呦,太子殿下这字写的不错啊……”

但是等乐弦看完苏钰清信上写的内容,乐弦就闭上嘴,再也没心情开玩笑了。

看到三师兄和惠贵人渐渐转变的脸色,莫潇潇觉得哪里不对,问道:“怎么,钰清信上究竟写了什么,你们怎么这种脸色?”

惠贵人面色沉重,慢慢的抬起头来,说:“潇潇,坏了,皇上今日去我聚福宫了……”

“什么?!……”莫潇潇差点叫出声儿来,他们这才出宫半日而已,难道皇上听到什么她们出宫的小道消息了?

“皇上不是很久都没有去你的宫中了吗?!”莫潇潇不敢相信。

“是啊,皇上已经很久都没去过了,不知今日为何,皇上又忽然去了,我觉得皇上不回去,临走前只是稍微的嘱咐了几句,并没有什么计划好的说辞,这可如何是好,此刻我宫中的人,说不定正在被严刑拷打呢。”惠贵人急得团团转。

完了,师傅说的话灵验了,惠贵人果然有一场劫难在前。

无论是什么人,没经过皇上的许可出宫,就是欺君之罪,后宫之中的妃子擅自出宫更是大罪,就算出宫的原因不是什么有伤大雅的事情,在混乱的后宫之中,整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以讹传讹最后的名声都不是怎么好听,这如果再让有心之人盯上,再稍微使些什么手段,惠贵人不光名节不保,就连性命都很难说啊!

“英惠,没办法了,你的行李呢?”莫潇潇连姐姐都不叫了,直接喊了惠贵人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