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又一只白鸽/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李?你和师傅去后面的时候,小月给我放到房间里了。”惠贵人在莫潇潇跟着李无常出去了之后,就问了乐弦自己的房间,让小月将自己的行李都放了过去。

“快去取来!”莫潇潇大声的说道。

“哦哦,好。”惠贵人瞬间知道莫潇潇想干嘛了。

就算是擅自出宫,也是讲究时间的,如果自己出宫的时间很短,再加上什么正当的理由,皇上便不会多加怪罪了,现在回宫应该还来得及。

“师妹,你们现在打算回宫吗?”乐弦见两个人匆匆忙忙的样子说。

“是,师兄,来不及了,这可不是别人,是皇上啊,他一开口,我们的小命儿说不定就没了!”莫潇潇有些惊恐的说,自己还好说,最近苏钰清的弟弟有些不安分,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自己不想连累钰清登基。

“那这样吧,现在让马叔去取马车来太浪费时间了,不如这样,你自小就会骑马,惠贵人也有底子,这样,你们一起骑马回去,我护送你们。”乐弦说。

莫潇潇想了想,也好,战令是贴身侍卫,不适合近身照看我们,只能远远的守护,让三师兄护送也好,反正他又不是朝堂之人。

“三师兄,那就这样定下来好了,我自己可以骑一匹马,你和惠贵人骑一匹马。小月和秀秀不会骑马,就先让她们在山谷里听消息好了。”莫潇潇一到关键的时候总会特别的冷静。

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方案了。

“好。”乐弦一口答应,惠贵人没说什么,也算是默许了。

小月急匆匆的将行李拿了过来:“贵人,您可路上一定要小心啊!”小月眼睛上都挂上泪珠了。

惠贵人替小月擦擦眼泪说:“没事儿,皇上不会怪我的,我只是出来玩一玩而已,又不是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小月,你和秀秀好好照顾师傅,我……太子妃殿下马上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再和她一起回宫去,你也照顾好自己,知道吗?”惠贵人淡淡的说。

惠贵人她知道,自己的情绪如果崩溃了的话,小月恐怕非要随自己回去不可了,这种事情,还是越少的人参与越好。

“小姐放心,小月一定会照顾好师傅照顾好自己,不让小姐担心的……”小月强忍住泪水说道。

“秀秀!”莫潇潇唤来秀秀到跟前,说:“我过几天就会回来,我的东西就先放在这里,你也先暂时在这里,我改日来接你,还有就是,等我们走后,你去跟师傅说一下事情的原委,但是让师傅他不要担心知道吗?”莫潇潇交代说。

“是,秀秀知道。”秀秀也算是跟着莫潇潇见过很多大场面的丫头了,但是一到这种时候还是特别担心自家小姐,毕竟是个女孩子啊。

“姐姐,三师兄,咱们走吧!”莫潇潇朝二人严肃的一点头说。

“好,”乐弦走到里面将自己的剑带上,说:“走。”

说着,三人急急地往外走去。

“马叔,将马拿来!”乐弦喊道。

“是。”马叔此时正在马圈中喂马,一听乐弦这么说,放下手中的草,开始快速的解马的缰绳。

三个人站在前屋前面的空地上等着。

不一会儿,马叔牵着两匹马就走了过来:“小姐,少爷,贵人,你们路上一定要万般小心啊。”

“放心马叔,我们去去就回。”乐弦说。

莫潇潇衣服巾帼不让须眉的潇洒姿态利落的翻身上马,惠贵人也是骑过马的,小心的上马,因为刚刚骑过了,所以虽然这么多年没有骑过了,总算是找到一些感觉了。

乐弦见惠贵人安全的上了马,说:“成小姐,坐稳了,我上来了。”

“恩。”惠贵人有些羞涩的点点头说。

“路上小心!”秀秀和小月喊道。

上了马,莫潇潇也很久没骑了,此刻正在前面小心的适应着。

“师妹,就按平时咱们走的小道儿走,我在前面吧!”乐弦冲着在前面的莫潇潇说。“我在前面给你引路!”

“好!”莫潇潇答应。

在小树林里行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出了森林,乐弦问惠贵人:“成小姐,这样你撑得住吗?”

在后面,手里攥着乐弦衣襟的惠贵人说:“我可以。”

“好,成小姐,你可抓稳了!咱们走了。”乐弦扬起马鞭来。

“三师兄且慢!”莫潇潇忽然喊道。

“三师兄你看,远处那正朝我们飞来的是什么?”莫潇潇问乐弦,自己在这深山老林中住的日子并不是很多,所以这些飞禽走兽的,三师兄比她了解的要多的多。

乐弦抬起头来,只见一团白色的影子正在朝他们所在的方向飞来,看上去有些熟悉。

乐弦仔细的看着……信鸽!

“是信鸽!师妹!是太子殿下的信鸽!”乐弦想了想,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万一,对了,这不会是说,皇上让他们速速回宫的信件吧!

“信鸽……”莫潇潇小声的念叨着。

不知这信件里写的是什么内容呢?

信鸽不一会儿就飞到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飞下来,落到了莫潇潇的肩头上。

“这小小鸽子竟会认主人,下次见到太子殿下,非要讨几只不可。”乐弦说。

莫潇潇一时有些犹豫,刚刚来了一只信鸽,是钰清向他们通风报信,说皇上马上就要道聚福宫中见惠贵人了,这紧接着又来了一封,难道是皇上龙颜震怒,让钰清将他们速速的召回皇宫中吗?

如果那样的话,说明皇上非常生气了吧,皇上知道自己和惠贵人交好,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钰清今后的路啊……

“师妹,你愣着干什么,快拆开看看啊。”乐弦和惠贵人眼巴巴的看着莫潇潇。

莫潇潇看看乐弦,又看看惠贵人,惠贵人正皱着眉看着自己肩上的信鸽。

莫潇潇小心的将新歌从自己的肩上拿下来,放到马上,取下信件来,又看了一眼惠贵人和乐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