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可以撒欢儿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看看上面写了什么……”乐弦有些等不及了,自己虽然不是身在其中的人,但是怎么着,也是牵扯到自己的小师妹和太子殿下,希望千万不要有事啊。

莫潇潇深深的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纸条展开……

随着将信上的字看完,莫潇潇的脸上由忧愁转向了喜悦:“姐姐!师兄!你们猜怎么着!皇上他不去聚福宫了!”

“真的吗?!”惠贵人激动地要哭起来,自己摊上这种事儿的话还好说,皇上说什么自己受着就好了,就是自己的爹和哥哥们就遭殃了,自己并不想牵连他们,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而使他们也跟着不幸……

“那咱们回去吧!”乐弦转过头对后面的惠贵人说:“成小姐,咱们回去吧。”

乐弦的脸距离惠贵人很近,但是两个人都在兴奋的尽头上,丝毫没察觉什么不妥。

“你今后还是跟潇潇他们一样,叫我英惠好了!”惠贵人一高兴也来了兴致,不管什么害羞不害羞的了。

“什么?”乐弦好像听到了,但是还是想再问一遍。

“没什么……”原来没听见啊,惠贵人想,没听见就没听见吧。

“英惠,扶稳了,咱们回去了!”惠贵人听得心头一软,好一句“咱们回去了。”这句话,就像那些普通的乡野中的夫妻,做完一天的劳作,男人跟女人一挥手:“咱们回去了……”

天哪,我在想什么!

惠贵人想到自己脑海中的画面,瞬间羞红了脸。

“姐姐,你脸红什么呀?”莫潇潇紧紧的跟在她们身旁,不怕事儿大的问道。

“没什么……”惠贵人低下头……

前面的乐弦抿嘴一笑,英惠为什么脸红,自己好像知道……

山谷前院儿里,秀秀和小月还坐在原地手足无措的等着。

“小月姐姐,你说,小姐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儿吧!”秀秀手扶着小月的胳膊问道。

“秀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太子妃殿下惠贵人和三师兄都神色匆忙的?”呆在一旁的马叔见大家都着副模样,问道。

马叔是跟随在太子殿下身旁的一个贴身侍卫,苏钰清为了掩人耳目,在莫潇潇出门用马车的时候,通常都会让马叔假扮成马车车夫的模样跟着他们,一方面为了驾驶马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莫潇潇他们的安全,占领虽然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但是毕竟有一段距离,为了保险起见,自莫潇潇进东宫开始,马车都是由马叔来准备着了。

“马叔,刚刚太子殿下来信说,皇上去了聚福宫,惠贵人他们是偷偷跑出来的,皇上并不知道,所以太子殿下给他们通风报信,让他们赶紧回去呢。”秀秀满是担心的说。

“原来是这样,秀秀,小月,你们不用太担心,惠贵人是跟着咱们太子妃殿下出来的,而他们出来太子殿下是知道的,况且他们来的是山谷,是来找咱们李无常师傅的,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去。更何况,李无常师傅对咱们太子殿下和他的娘亲都有恩,皇上不会怪罪他们的,就算是龙颜震怒,也顶多是关几天禁足什么的罢了,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马叔,你说的有道理,太子殿下现在替皇上分忧,代理听政,那太子殿下知道我们惠贵人出宫的事儿,那我们惠贵人这也不算擅自出宫。”小月紧跟着马叔说道。

“是,小月姐姐,凡事儿咱们得往好处想。”秀秀替小月擦擦眼泪。

“恩……”小月说。

“咱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用,不如这样,咱们先进屋去,收拾收拾东西,太子妃殿下临行前不是说了,过几天会回来的吗,那咱们就好好的等着他们,好不好?”秀秀怕小月担心,就给她找点事儿做。

“恩,咱们进去吧。”

“马叔,你也一起来吧。”

“好。”

三个人进了前屋,秀秀拿起布,将房子上上下下的开始打扫起来,小月也要帮忙,秀秀将布递给她。

马叔干坐着不好意思,就帮他们搬搬大的物件什么的,屋内三个人正干得热火朝天,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马的嘶鸣声。

马叔赶紧出门看看,只见太子妃殿下,惠贵人和乐弦勒住马的缰绳,正要下马来。

马叔看他们的神情,觉得应该是没事儿了,朝屋内招呼道:“小月,秀秀,你们看,他们回来了!”

小月和秀秀一听,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往屋外跑来。

果然是他们回来了,小月和秀秀急急忙忙的迎上去。

他们三个人下马,莫潇潇说:“刚刚着急,忘记喝水,可渴死我了,走走走,先进去再说。”

秀秀和小月见他们回来很高兴,太子妃殿下什么多不提,先说喝水,想必宫里的那事儿已经解决完了吧!

“快进屋吧。”秀秀说。

莫潇潇将手上的白鸽放到秀秀的手上,转身进了屋。

秀秀将白鸽小心的接过来,放到门檐下的一个精致的鸟笼子里。

一群人到了屋里,莫潇潇拿起茶杯就往肚子里灌起来,从拿到信件开始,就一直行色匆匆的,都没来得及喝上点水。

“你慢点喝……”乐弦提醒她道。

“小姐,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秀秀着急地问道,虽然大概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还是要等小姐他们亲口说出来,才好让人放心。

惠贵人说:“我们在半路上,又遇见天子殿下传来的信件,上面说,皇上今晚不去聚福宫了,让我们不必着急……”

“谢谢观音菩萨,谢谢如来佛祖……”小月双手合十,在那里感谢起来,把一屋人都逗笑了。

惠贵人接着说:“按照皇上的秉性,这一个月也就来后宫这一次两次的,今天既然已经去了后宫,想必近一个月左右,都不会再去了,咱们可以在这里尽情的玩儿了!”说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刚刚太紧张,不过幸好事情已经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