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钰清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信鸽。

苏钰清伸手将它接了过来,说:“这是山谷的方向飞来的信鸽吗?”苏钰清养的这些信鸽都是通体雪白,有时候自己也分不清,哪只是哪只。

“回太子殿下,是从山谷的方向飞过来的。”侍卫回答说。

“好,你们退下吧。”侍卫拱了拱手,转身退了出去。

苏钰清看了会儿眼前的鸽子,从它的爪子那儿将信件取了出来。

一个眼疾手快的小公公赶忙将苏钰清手中的白鸽接了过来。

苏钰清慢慢的将信件展开,一点一点的看了起来。

只见苏钰清的表情慢慢转喜,下人们都猜测,大概是太子妃殿下的信件,要不然没见过太子殿下看哪个信件能笑成这样的。

下人们也都跟着苏钰清笑,苏钰清将信看完,又慢慢的看了一遍,用手摸了摸上面写字的痕迹,将它慢慢的折了起来。

苏钰清抬头,就见屋里的下人们一个一个都面带微笑。

苏钰清好奇,问道:“你们都笑什么?”

下人们抿抿嘴,一个距离苏钰清最近的公公说:“奴才们是替太子殿下高兴。”

“替我高兴?”苏钰清有些被说的摸不着头脑,想了想,认真的问道:“……有这么明显吗?”

一向成熟不苟言笑的太子殿下居然也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下人们都憋着笑,互相看了看,低下头来又笑。

“是,太子殿下,您该用膳了。”小公公提醒苏钰清说。

苏钰清看着眼前的食物,很是有食欲,这是从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之前一直觉得用膳不过是生活日常罢了,没想到,在看了潇潇的信件之后,连用膳这类小事儿,做起来都会这么开心。

下人们也都很替太子殿下高兴。

可是此时的临国侯府中,可就没这么好的气氛了。

临国侯府中,莫音儿在前厅中痛哭道:“爹,你说,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为什么这么偏心莫潇潇那个丫头!您为什么为了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就因为她,您还休了娘!”

临国侯一改之前对女儿心软的模样,说:“音儿,爹并不是因为潇潇才休掉你娘,也并不是我偏心潇潇,而是他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你看看你,年纪比潇潇差不了多少,你看你有对黎明百姓做过什么善事吗?只知道一味地依偎在自己的娘亲怀里,啊?现在你娘亲没了,我看你还依靠谁!既然你最近不会将军府,那就跟着我出去施舍粥米,来弥补你娘亲所犯下的罪孽!”

“什么!我不要,爹!我不要出去面对那些难民!我要回将军府!爹啊!您怎么这么偏心!李远成将军对娘在天牢的事情漠不关心,您是娘亲的夫君,您怎么也漠不关心呢!您怎么能这个样子!”

“音儿,你听我说,你娘亲已经被我休掉了,已经和我,和咱们临国侯府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你今后也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他带坏!”临国侯一想起来方姨娘,就想到安清清说的,方姨娘她狠心杀害潇潇娘亲的事情。

别的事情,自己都可以原谅方姨娘,但是唯有这件事情,自己怎么着都不会原谅,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爹,你会后悔的!”莫音儿看着临国候,咬着牙,说道。

“音儿,你不能这样,你这样的话,跟你那个娘有什么区别,爹知道,你娘做的那些事情,你肯定也脱不了关系,但是,爹之所以没在皇上说你做的那些事情,是觉得,你虽然已经成亲了,但是还小,还有改过的机会……”

“爹,我不要什么改过的机会,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娘回来!”莫潇潇恨恨的看着临国候。

“音儿,你听爹说,爹最近在朝堂上听皇上最后的意思,是让太子殿下和李远成将军一起去平反突厥,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太子殿下和李远成角落已然成了对立的两个派别,太子殿下深明大义,你这时候要做的,是再仔细的审查李远成这个人的人品,要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就是你自己!爹也帮不了你!”

莫音儿站起身来,说:“好啊。爹,你现在已经完全让太子殿下和莫潇潇蒙住双眼了,你现在居然还想分离我和远成哥哥,爹,您怎么能这么对您的亲生女儿呢!”莫音儿此时说的声泪俱下。

临国侯见此时也劝不了音儿,就将话语声软了下来说:“音儿,不是我要离间你们夫妻,而是当初你娘和你决定你们这个婚事的时候,我就是持反对意见的,但是你娘和你当时一意孤行,根本不听我的劝,哼,现在你看看,后悔了吧!音儿你听我说,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你听爹的话,跟李远成谈一谈,结束你们这门亲事……”

“爹,您还在说您没有离间我们?哼,爹,我算是看透了,您就是一心偏袒莫潇潇,她什么都是好的,就因为她嫁的是当朝的太子爷,而我嫁的只是个将军,您就不满意了是吗?!”

“音儿,该怎么跟你说呢,李远成这个人不简单,你跟着他,今后还不一定会遭什么罪呢…”

“我不听!本来我没打算这么早回去的,现在,我马上就要回将军府!您不救我娘,我自己来救!”

“傻孩子……翠儿,你快跟上小姐,让她别意气用事,如果她要回将军府,就马上派马车送送她!”临国侯说。

音儿从小就跟有自己的主见,但是,在很多错的事情上,也很固执,自己做爹的,不指望着女儿能够嫁给什么英雄,只要自己幸福就好。

但是,自己在前朝和李远成的交涉,觉得李远成绝对不是什么对朝廷忠心耿耿的臣子,反而让人觉得其野心勃勃,尤其是最近,其心思昭然若揭,音儿跟着他,恐怕要吃苦头,但是自己暂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音儿才好,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