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好兆头?/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待什么的时候,时间就会似乎过的特别漫长。

莫潇潇搂住小月,秀秀在岸上焦急的走来走去,一边还往这边张望着。

终于经过了难挨的一段时间,莫潇潇见水面上开始涌现出来很多大的泡泡。

莫潇潇和小月指着睡眠上的那些泡泡,说不出话来。

“他们就快出来了!”莫潇潇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出来。

“是啊,太子妃殿下,希望贵人和师兄能没事儿……我小月赌上我的性命,希望老天爷一定要让我们贵人平安无事啊……”小月双手合十,开始祈祷起来,口中念念有词的,仍旧目不转睛的看着水面。

莫潇傲侧头看了看小月认真的模样,打心眼儿里替姐姐惠贵人感到高兴——有这么一个一心为自己的下人在身边。

终于,水面上似乎有什么衣物浮出水面,紧接着,又是一个巨大的水花,乐弦师兄抱着此时紧闭双眼的惠贵人,浮出水面来。

“小姐!”小月像疯了一样,快步的准备冲过去,这时候,乐弦气喘吁吁的说:“小月站住!我,我可没有力气再救一个人了!”乐弦累的不行了。

小月听了乐弦师兄的话,愣在当场,“人都救回来了,小月你不用担心了!”莫潇潇也在后面说道。

“是,太子妃殿下。”小月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乐弦怀中的惠贵人。

“师兄,怎么样,惠贵人怎么闭着眼睛啊!”莫潇潇安慰完小月,自己担心起来。

“先到岸上再说。”乐弦刚刚在水下将身上的力气都用光了,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好好好。”莫潇潇赶紧答应着,也帮着乐弦抬着惠贵人,四个人往岸上走去。

这水潭子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在深水处的下面简直像漩涡一样,乐弦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将惠贵人给硬生生的拖到水面上来。

“小姐,惠贵人怎么样?”一上岸,秀秀就问,乐弦没有功夫回答,莫潇潇也不知道惠贵人此时怎么样,只摇摇头。

乐弦将惠贵人放了下来,脱下自己的外衣铺在草上,将惠贵人轻轻的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外衣上。

让惠贵人平躺了下来,莫潇潇让乐弦到一边休息去,自己两只手叠放,有规律的按压着惠贵人的胸口。

“不行,你力气太小了。”乐弦让莫潇潇让开,自己大力的按压了起来,按压之后,乐弦双手扶上惠贵人的脸庞。

莫潇潇知道师兄想干什么,就说:“师兄,现在救人要紧!”

乐弦得到潇潇的鼓励,毫不犹豫的吻上惠贵人的嘴……

“啊……”小月捂住了眼睛,天哪,小月的心中开始激荡了起来,自己家贵人擅自出宫也就算了,今日竟然还让旁的男子给亲了,这,这如果让皇上知道了,这恐怕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啊,说不好,还要掉脑袋的……

莫潇潇只顾着看乐弦救惠贵人,没注意旁边小月就在看着呢,

“小月,你不要误会,这,这是为了救姐姐不得不这么做的,如果我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这里面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你知道吗……”莫潇潇赶紧跟小月解释说。

“回太子妃殿下,刚刚……我就是没适应……只要我们家贵人能醒过来,怎么样都行的……”小月看着惠贵人紧紧的闭着的双眼,擦着眼泪说道。

“不用担心。”莫潇潇安慰小月说,虽然在安慰着小月,莫潇潇自己也很担心。

乐弦师兄给按压了一段时间之后,惠贵人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惠贵人眉头一皱,口中忽然喷出一口水来。

“这就有救了。”乐弦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姐姐!”莫潇潇凑上前去。

“小姐!”小月也扑倒惠贵人的身边,眼泪大把大把的往下掉,“小姐,你可吓死小月了。”

惠贵人喷出一口水之后,眼睛慢慢的睁开了,“英惠,感觉怎么样?”乐弦见她睁开眼睛,也问道。

大家都在等着惠贵人的回答,没想到,惠贵人只是睁开眼睛,看了面前的乐弦一眼,猝不及防的,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醒醒啊!”小月吓坏了,小姐这不会是……不会是……

莫潇潇眉头一皱,手飞快的搭上惠贵人的手腕儿。

“怎么样,潇潇!”乐弦满眼都是着急,刚刚明明睁开眼睛了,怎么会这样?!

莫潇潇面上严肃,仔细的试探着惠贵人的脉象。

“怎么样,太子妃殿下,我们家贵人这是怎么了?”小月也一脸着急的问。

莫潇潇一把掀开惠贵人的脚腕。

果然,有一道深深地勒痕,仔细一看,上面仿佛还有两个小孔。

“她好像是中了蛇毒。但是我也不确定,她的脉象只是有些不稳,我也不知道,现在咱们快回去,让师傅救姐姐!”

一回到山谷,莫潇潇就去后院见师傅来,李无常一听惠贵人落水,赶忙过来医治。

乐弦听了,一把将惠贵人背上,飞快的往山谷里跑去,其他的人紧紧的跟在后面。

李无常试了试惠贵人的脉象,又看了看惠贵人此时的面相,并没有立即说什么,而是手指掐着,微微的皱着眉头。

“师傅,您别吓我,惠贵人他怎么样了?来的路上我试过她的脉象,没有什么异常啊。”莫潇潇差点要哭了。

李无常只是点了点头,还是没有搭话,仍旧在自顾自的想着什么。

“师傅……”这次轮到乐弦问了:“师傅,英惠她……没事儿吧……”

李无常还是没说话。

终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无常终于松了一口气是的,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说:“好兆头,是个好兆头啊!”

乐弦和莫潇潇看着李无常开始活动,他们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但是面对李无常忽然说出口的“好兆头”,实在是不解。

“师傅,您是说,惠贵人她落水,是个好兆头?!”莫潇潇一头雾水。

乐弦也不解的看着师傅李无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